刘振海的话让我更晕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头,你既然不允许,当初怎么不阻止?”我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难道说这老头老糊涂了?思维混乱不清了?

    “我都说了,我为什么要阻止啊?”刘振海一口把红酒喝完说道。

    “老头,你不是什么敌对组织派来故意耍我的吧?你老糊涂了还是怎么的了!”我终于忍不住大怒道。把我叫来开涮的吧?

    “不是,当然不是。我耍你干什么。你当我是闲得没事儿干,特意跑b市来耍你玩儿.=.天郁郁寡欢的!”

    “你能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吗?”我现在已经有点儿晕忽忽的感觉了。

    “表着急嘛!年轻人就是性情急躁。”刘振海说道。

    我狂汗!刘振海,他居然整出来一句网络新潮词语来!

    “我看你这个娃娃不错,最重要的是你是大哥的孙子,所以刘家的家业以后落到了你的身上,我也不心疼,你和刘悦将来给我生了曾孙子,还是姓刘嘛!”刘振海呵呵笑道。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急躁,你就不会用脑袋想想?你这么聪明不会想不明白吧?”刘振海摆了摆手说道。

    用脑袋想想?刘振海为了他曾孙子地优秀健康。不允许家族内部的人结婚,但是听他的意思,应该是不反对我和刘悦在一起,难道……我一惊,想明白了大概。

    “刘悦不是亲生的?”我问道。

    “是,亲得很。”刘振海摇了摇头。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亲生的?”我记着我上辈子也没听说过我不是亲生的啊!

    “你也是!”刘振海又摇了摇头。

    “刘悦的父亲不是亲生地?”我问道。

    “是,亲得不能再亲了。”刘振海还是摇了摇头。

    “那我爸不是亲生的?”我开始怀疑刘振海是不是继续在耍我。

    “没听过他不是。”刘振海继续摇头。

    “我靠,老头。你是纯心玩儿我的吧?”我气得差点而蹦起来。

    “我都说了让你不要急躁!”刘振海稳稳的坐在那里。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捡来的吧?”我没好气儿的说道。

    “我不是,不过差不多了。”刘振海从身旁拿出一个小黑皮本儿,递给了我:“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一愣,接过了那个小本儿。本子已经很古旧了,封皮上面地黑羊皮已经有些破损了。

    “放着书签那页……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答案都在上面。”刘振海说完,就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在一旁品尝起来。

    我好奇地翻开了那个本子,翻到了有书签的那一页……

    “1938年6月24日。

    大儿振江,拒不与孟家小姐成婚。终日与张氏女子厮混,余一怒之下将其逐出家门。

    振江虽不是己出,但胜似己出,为人稳重,才高八斗。本想让他继承家业,但其不从父母之命实乃大逆不道。

    余虽心痛,但家规不可废。

    幸还有小儿振海,但其还小。望其成为可造之材……”

    之后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了。但是我心中的兴奋心情难以抑制,张氏就是我的奶奶。如此说来,爷爷并非是刘家亲生的。而是一名养子!

    如此说来,我和刘悦可以算是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

    “刘悦知道么?”我有些兴奋的问道。

    “我也是今早刚到b市,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刘振海笑呵呵的说道。

    “这本日记先借我一下,我现在就去找刘悦。”我说道。

    “怎么,这么着急?”刘振海继续说道:“刘悦上午和一家厂商的代表谈生意,大概中午才有空,我已经告诉她我来了,她中午就会过来。”

    “哦。那我在这里等她吧!”这段时间来得阴霾心情一扫而空。

    “现在,你和我说说你地事情吧!”刘振海说道:“我们两个寓情于理都是一家人了。你既是我的孙子,也是我地孙女婿。也没有什么隐瞒我的了吧?”

    “其实您可能不知道,说句实话,刘家现在这点儿家业,我还看不上眼。”我说道。

    “怎么?看不上我现在地家产?虽然刘家不比从前,但是几亿还是有的!”刘振海有些不悦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曙光集团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我平静的说道。

    “曙光集团!你就是那个幕后的老板?”连刘振海这么稳重的人也忍不住大惊道。

    “是的,这个刘悦也知道,所以说,我和刘悦在一起,我是真心喜欢她这个人,而并非地想图什么!”我说道。

    “看来是我小气了,当初我还在心中计较了半天,最后考虑到你是大哥的孙子,才没有阻止你和刘悦接触……”刘振海叹了口气:“你也知道,为了刘家地家业,想接近刘悦的人不少……”

    “这个我自然知道!司徒亮不就是嘛,不过,老头,你这点做的优点而过分了,怎么能拿刘悦的感情当筹码!”想到这里,我就有些不悦。

    “在你看来,刘家这点儿家业可能真算不了什么,但是,这也是我的父辈们辛苦攒下的,我不希望它在我手中衰落,不得已,我才想到这个办法的。”刘振海摇了摇头道:“你不会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想法。”

    “家族利益?”我问道。

    刘镇海点了点头。

    他这么做其实也无可厚非,这种情况自古有之,古时候很多皇帝或者藩王通过家族联姻来提高自己的实力。只是,当事人是刘悦,才让我有这么大的反应。

    “好了,我明白了,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说了,起码结局是好的。”我点了点头。

    “是啊!对了,这次我找你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儿,五年一度的华夏武林大赛马上就要举行了,我希望你代表刘家出赛!”刘镇海郑重地说道。

    “我?”我代表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