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你!”刘振海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大哥的孙子,又是刘悦的未婚夫,所以你不去谁去?而且据我的了解,你貌似身怀异能吧?你不要告诉我你不会,你三年前怎么从我哪里跑出来的我会不知道?”

    “呃……这个,那我考虑一下吧。”我心里其实都乐坏了,我正为报名参加的事情发愁,没想到刘镇海居然叫我去参赛!不过我还是拿了一下把。

    “考虑什么阿,到时候没准儿司徒亮那小子也会参加,你不想借机扁他么?”刘振海诱惑我道。

    “那好吧,我就勉强同意了。”我说道。

    “好的,我会给你报名的,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拿个第一回来啊?”刘振海问道。

    “靠,我拿第一就是玩儿!”我不屑的说道。

    “真的假的。”刘振海问道:“你三年前好像没有这么厉害吧?”

    “不信?”我一挥手,茶几上那瓶红酒瓶立刻爆裂成了无数小碎玻璃。

    “我的红酒啊!”刘振海有点儿欲哭无泪了。

    “不好意思哈,其实我是故意的。”我说道。

    “靠!”刘振海彻底无语了。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刘镇海说道。

    房门打开。刘悦穿着一身连衣裙走了进来。我很奇怪,刘悦原来都是成熟地职业装,怎么忽然变成了青春小女孩儿的装扮了。

    “爷爷,您来了……咦?”刘悦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我惊讶地说道:“老公……刘磊,你怎么在这里?”

    刘悦长期以来养成的叫我老公的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怎么不叫老公了?”我笑道。

    “啊!”刘悦一愣,本来我在这里出现已经够奇怪的了,她没想到我居然当着她爷爷的面这么说。

    “就是啊。爷爷都认了这个孙女婿,你又不承认了?难道你对司徒家那个小子念念不忘?如果是这样,那爷爷给他家打个电话……”刘振海笑道。

    “爷爷!”刘悦一跺脚:“别闹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刘悦有些莫名其妙。

    “没怎么回事儿啊,爷爷知道你这一阵子不开心,就想办法来给你排忧解难来了。”刘振海说道。

    “我……”刘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还是没弄明白爷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和刘磊地事情,我非常的赞同,他是大哥的孙子,也是我们刘家的人,你嫁给了他,说白了我们刘家还是自己的刘家,我很放心。”刘振海说道。

    “可是爷爷,我和他……”刘悦犹豫了一下说道。

    “他是我大哥的孙子没错,可是你们俩可是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你这傻丫头,也不会来问问我。自己一个人儿整天地哀声叹气的!要不是我有所察觉,你们两个可能要遗憾终生了!”刘振海叹了口气说道。

    “没有血缘关系?爷爷。您不是说他是大爷爷的孙子么?怎么会没有关系?”刘悦奇怪的说道。

    “他是你大爷爷的孙子没有错,可是你大爷爷。也就是我大哥,是刘家的一个养子!”刘振海把日记本递给了刘悦说道:“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你自己看吧!”

    刘悦有些惊喜地接过那个日记本,看着看着,泪水就流了下来,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感情,扑在了我怀里,哽咽着说道:“老公……我以为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呵呵。一切都过去了。好了,别哭了。看你最近都瘦了!一会儿跟我一块回家吧!”我拍着刘悦的后背说道。

    “嗯!”刘悦点了点头,然后忽然又抬起头来说道:“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再做梦吧?老公……你掐我一下……”

    “这当然是真的了,掐你就不用了,你想啊,谁在梦里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阿,你有此疑问,就证明你不是在做梦!”我笑道:“就算是做梦,你就忍心让这个梦快点儿醒来?”

    刘悦赶紧摇头,靠在了我地怀里。

    “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在我面前亲亲我我了,虽然都是我的孙子孙女,可是也要注意以下影响啊!”刘振海笑道:“你们晚上回去随便亲热,现在要陪我这个老头子吃点儿东西!”

    我和刘悦均是不好意思地一笑,看得出来,刘悦现在已经高兴得不得了了,蹦蹦跳跳的就像个初恋地少女一样,脸上写满了甜蜜。

    刘振海打了个电话,叫下面送来了些饭菜,然后有点儿可惜的看着桌上的那瓶报废了的红酒。

    “好了,爷爷!”我这时候,也不得不改口了。人家孙女都给你了,再叫他老头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你叫我什么?”刘振海不可思议的问道。

    “爷爷啊!”我重复道。

    “哈!好好。乖孙子!”刘振海开心的大笑道。

    “爷爷,我想跟你说,曙光集团的合作伙伴遍布全世界,你如果喜欢,我可以给你弄来几瓶六十年代的红酒!”我说道。

    “真地?”刘振海一听两眼放光。

    “这个自然!”我点头道。

    “太好了!我可是等着呢!”刘振海兴奋的说道。

    不一会儿,饭菜就松了上来。几样很普通地小菜被弄得有模有样,不愧是国际饭店!

    “对了,我准备让你和刘磊一起去参加这一届的华夏武林大赛!”刘振海对刘悦说道。

    “嗯,我不去也可以。”刘悦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我身上,对其他的东西自然失去了兴趣。

    “呵呵,咱们刘家不像别的世家,人多,你们这一代,就你们两个了。”刘振海笑道。

    “那好吧,我会尽力的。”刘悦说道。

    又聊了些其他的事情,一顿饭吃完,我和刘悦又陪刘振海呆到了晚上,才一起离开了国际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