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换车了?”刘悦一脸奇怪的表情指着我那辆桑塔纳2000:看来,我不应该会买这种低价车。而且居然从宾利换成了桑塔纳。越换越回去了。

    “换了。原来那辆宾利出了点儿事儿。”我说道:“这车也不错,挺舒服的。”

    “出事故了?”刘悦紧张地问道。

    “没有,就是被人给砸了。”我摇了摇头:“我不是好好的,没有事儿吗!好了,不说这些了,赵颜妍她们可能等着急了。不过,家里又多了一个人……”

    “你不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又拐来一个姐妹吧?”刘悦眨了眨眼睛笑道。

    “貌似你猜对了。”我说道。

    “我认识吗?”刘悦问道。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应该认识,原来也是新江四中的。”我说道。

    “你该不会是告诉我,当年的新江四中的四大校花让你给凑齐了吧?”刘悦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貌似你又猜对了。”我点了点头。

    “唉!想当年我也是眼高于顶的女生……我想她们也都是吧,没想到几年下来,全部成了你一个人的小妾了。”刘悦叹了口气笑道。

    “什么小妾啊,那么难听,你们都是我的好老婆,不分大小。”我说道。

    刘悦听后展颜一笑。看来。她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在乎地。

    “这次,你那车行不开,也没有事情了。”我说道。

    “那可不行,万一你以后不要我了,我和孩子还有口饭吃。”刘悦说道。

    “可是你是刘家的财产还不够你用吗?”我问道。

    “逗你玩的,我就是不想闲着,把自己摆家里当个花瓶。”刘悦笑道。

    “谁敢说你是花瓶啊。我的老婆中,你是最睿智的一个,有时候真搞不明白,你在外面像个女强人一样,在我面前,却像个小女孩儿。”我说道。

    “这样不好吗?”刘悦反问道。

    “我喜欢。”我说着。就吻了过去。

    “哎呀!不要呀!”刘悦红着脸说道:“车里还有人!”

    “他看不见。小威,你看见什么吗?”我问道。

    “没有,刘哥,我眼神儿不好。”杜小威答道。

    “眼神儿不好他还开车?想杀死我们两个啊!”刘悦不相信。

    “我这眼神儿就能看见车和红绿灯。”杜小威答道。

    “你手下都是牛人!”刘悦服了。

    回到别墅,赵颜妍几个正在忙活着准备着晚餐,许芸也加入了其中,几女兴致勃勃地洗菜端盘子。

    “老公,你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四女均放下手中的活儿跑了过来,许芸虽然和我还没有那层关系。但是也开始叫我老公。

    “姐妹们好。”刘悦笑着跟大家挥了挥手。

    这里面只有许芸没见过刘悦,其他三女和刘悦已经在一张床上睡过多次了。对她自然亲密至极,都纷纷惊讶的跑过来询问是怎么回事儿。

    “你说还是我说?”刘悦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问道。

    “还是你说吧!”我对刘悦说道。

    “你们两个搞什么地下工作么!推来推去地!刘悦妹妹。还是你和我们说吧!”赵颜妍拉过刘悦说道。

    许芸业好奇的凑了过去,五个女孩子一起去了厨房,剩我一个人在客厅里。无聊的打开了电视。

    “各位观众,这里是xx卫视经济频道。美籍华人商业大亨雷福柏的独子雷小龙今天在纽约订婚……其未婚妻夏……”

    夏!我靠,是小美女。

    夏的身影出现在了电视荧屏上,小美女长大了,变得更美了,浑身上下带着一种天然的贵气。比在我家那时候显得更加地成熟妩媚。

    雷小龙不就是那个当时要制我于死地的小王八蛋吗!仗着父亲是全球超级财团雷氏集团的掌舵人。居然想派人来打死我!

    那时候我没你牛逼,没把你玩死。现在可不一样了。找不着你就算了,既然又看见你了,我不好好地去找你算算旧账,我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

    “雷小龙在订婚的仪式上表示,他与未婚妻将于下个月五号,在纽约圣派垂克大教堂举行婚礼……”电视上的声音继续响着……

    劫婚!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靠,这回我不玩死你!

    虽然我不确定夏现在的心里是否还有我,但是我去把你的婚礼搅黄,还是可以的吧?

    “嘟嘟嘟……”我地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我家里面打来的。

    “喂,儿子啊,你看电视了么?”电话那边传来了我妈地声音。

    “正在看,怎么了!”我问道。

    “夏,那个夏你还记得吗?”我妈在电话那边有些奇怪的说道。

    “嗯,怎么了?”难道我妈也看到刚才地新闻了?

    “电视里说她要结婚了……”我妈犹豫了一下说道:“唉,当时我最喜欢这个孩子了,原本以为她能成为我的儿媳妇,可是没想到居然……唉,儿子阿,说是在的,你现在肯定不比那个什么雷福柏差……”

    我听到这里,我就知道我妈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于是赶紧说到:“妈,你不是不喜欢我找那么多女朋友么?”

    “唉,夏不是我干女儿么!我也挺喜欢她的,再说了,我反对你,只是给你那些媳妇装装样子,难道要我公然你在外面胡搞不成?”我妈怒道。

    “呃……那我去找找看吧……”我敷衍道。

    说实话,夏在我的心中,始终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到我与夏小美女的那年那月那些事儿……

    不过,现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夏,还是当年那个缠着我叫哥地小丫头了么?

    我真的一点儿信心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