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周一,我和赵颜妍、陈薇儿、刘悦、于婷都是华夏的学生,但是许芸却在北辰上学。

    “芸,你也转到华夏来吧!”我对许芸说道。

    “不要!距离产生美嘛!”许芸说道。

    “其实我也不怎么上学,你转到华夏来只不过方便一些。”我说道。

    “嗯,那好吧,下个学期吧,这个学期上完再说吧。”许芸点了点头。

    “芸,我陪你去上学怎么样?”我忽然突发奇想的说道。

    “……这个,还是不要了吧。”许芸听我这么说,立刻红了脸。

    “为什么啊?难道说你在学校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该不会还有个情人吧?”我故意说道。

    “人家哪有阿!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高中的时候,心里就剩下你了!你还对人家不理不睬的,要不是这件事情,你还要我等多久阿!”许抱怨的说道。

    “所以我现在就要补偿你啊!就这么说定了,小芸芸。一会儿咱们吃完饭我和你一道!”我不由分说地说道。

    我们一行人,极其壮观的来到了路边的一家早餐店,杜小威的那辆道奇公羊被我征用,不然这些人还真坐不下!

    “芸,你吃什么?”我把菜单递给了许芸。

    “老公偏向……”于婷笑嘻嘻地说道。

    “人家芸妹妹是新来的。老公自然特殊关照了!”赵颜妍也笑着说道:“你放心吧,老公,我们不吃醋的!”

    “我……我不点了……”许芸被几女说得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不敢看我,小脸儿都要埋到桌子下面去了。

    “她们逗你呢。好了,你要是不点,那我可就自作主张了阿!”我拿过菜单说道。

    “六份皮蛋瘦肉粥。外加这几样小菜,一样来一碟。”我对旁边早已是目瞪口呆的服务员说道。

    等服务员走后,我才对许芸说道:“你怎么变得这么害羞了,当时是谁天天给我和赵颜妍当灯泡来着……”

    “人家哪里是给你们当灯泡啊!人家当时也喜欢你嘛!”许芸不好意思地说道:“谁知道你这个大傻瓜当时居然看不出来!”

    “他哪里是看不出来,他那时候是假正经!装君子!现在反正已经这么多老婆了,破罐子破摔。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感受了!”赵颜妍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

    “我……”我真服了,赵颜妍德样子好像还真那么回事儿一样,我这么多老婆,还不是当初你纵容的!

    “好了,老公,我和你开玩笑的!”赵颜妍见我尴尬,于是也不开玩笑了。

    “对了,芸妹妹,你记不记得那次咱们一起吃海鲜,碰上那个李博亮了。想要装绅士,给咱们付账。老公当时点了一道大龙虾,就把他给吓跑了!”赵颜妍笑道。

    “是啊。不过那个李博亮还真可恶!居然总和老公作对!”许芸点头说道。

    我心想,他也喜欢你,身为他地情敌,他不和我作对都怪了!只不过成王败寇,现在输得要是我,李博亮没准儿也像我一样坐在饭店里数落我的不是呢!

    “对了,那李博亮后来哪儿去了?”赵颜妍突然问道。许芸回去之后也没说清楚李博亮到底哪儿去了。

    我一听,一拍脑袋!惊呼道:“这家伙让我给丢到南极洲去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我得赶紧抽空去看看他!

    “南极洲?”五女同时怪异的问道。

    “南极洲有生物么?”赵颜妍不知道为什么问了这么个问题。

    “好像有企鹅。”陈薇儿想了想说道。

    “有没有什么凶猛的生物”赵颜妍问道。

    “好像没有,要是有的话就可以吃了他了。”许芸现在恨透了李博亮了。

    “我觉得也是。”赵颜妍失望的摇了摇头。

    “你们应该考虑一下。他有没有取暖地方法,不然现在早就冻成尸体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女人啊,恨起一个人来,比男人还要凶狠。

    “最好是冻死了。”就连一向温顺的于婷这时候也说道。

    “老公,你随便杀人好像不太好吧?”陈薇儿还是比较善良的。

    “我没杀他,我只是让他自生自灭了。对了,还有他研究出来的四个生化人陪他玩儿,他应改不会寂寞。”我笑道。

    “那倒也是!”陈薇儿点了点头。

    吃过饭,我们一行人分别向两个方向离去。赵颜妍她们乘坐杜小威驾驶的道奇公羊,而我和许芸则开着桑塔纳2000了北辰的方向。

    学校的门卫根本就没怎么询问,就把我的车给放了进去,想来这里开车来上学的学生肯定不少。许只是象征性地把学生证亮了亮,那保安就回去了。

    “芸,你是不是经常做别人的车来学校阿,不然怎么那么熟练,人家保安大哥看见你问都不问就放我们进来了?”我笑着问道。本来我就是开玩笑地,也没当真。没想到许芸居然红着脸承认了!

    “哪有经常啊!学校的保安一般见到了学生证都放行地。老公,其实我就坐过一次别人的车……后来知道他喜欢我,我就疏远他了。”许还挺诚实。

    “哦?”我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于是继续说道:“我的小芸这么漂亮,到哪里都是万人瞩目的焦点,和老公说说,这个追你的人是谁啊?现在还在追求你么?”

    “他是我们学校大二年级的一个学长,家里面好像挺有钱的。我们是在一个同学联谊会上认识的,之后他就缠着我不放,前两天司徒亮还恐吓他了一次。不过他好像也没当回事儿……”许芸解释道:“就是那次同学联谊会回来地时候,我坐了一次他的车,不过他这个人似乎挺霸道地,在学校里面到处宣扬我是他的女朋友,整得现在学校里面的同学都以为这件事儿是真的了。”

    “所以你就不想让我来陪你上学,怕我听到了这些会误会你?”我问道。

    “嗯,我怕你会以为我是那种不好的女孩子。”许芸点了点头,道:“老公,你不会生气吧?”

    “傻丫头!这也不怪你!以后有事儿因该告诉老公,老公帮你出头!”我拍了拍许芸的小脑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