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妈是哪颗葱,居然敢管哥几个的好事儿。”瓜皮青年指着周宇道。

    “你们放开她,敢在北辰里面闹事儿!”周宇一副超人出场正气凛然的样子说道。

    “我们在这里闹事儿怎么了?关你屁事儿?”杂毛一翻眼睛说道。

    “哼哼,我警告你们,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惹我发火!”周宇牛逼哄哄的说道。

    “忍耐?限度?哥几个,这傻逼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啊?”绿毛阴阳怪气的说道。

    “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周宇一个秋风扫落叶的造型,蹦蹦跳跳的来到绿毛身前,抬手就打了过去。

    绿毛轻巧的将周宇的手拨了过去,然后对其他人说道:“哥几个,这逼人找死,整他!”

    说完,瓜皮青年和杂毛也围了上去,照着周宇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别打阿……”周宇嚎叫着。

    “就你这熊样也敢出来的色?学人家英雄救美?!”瓜皮青年一顿爆踹。

    “你们打错了……快停手啊!不是我……”周宇不得已,开始求饶了:“王迪那小子没和你们说清楚么,让你们修理那个小子,我是出来救美的英雄……啊,别打了……”

    “老公。他说什么呢?”许也看明白眼前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这三个小流氓都是周宇找来地人。

    “他们演戏的。”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明白周宇为什么找人来打他自己,不过这和她都没关系,周宇爱怎么地怎么地。

    “操!兄弟们都爽了么?”杂毛问道。

    “爽阿!打得真爽!咱们走吧!”绿毛说道。

    三人扔下猪头一样的周宇,离开了案发现场。

    远远的,我看见这三人走到了杜小威那辆道奇公羊边上,杜小威随手扔给他们一个信封。三人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我会心的一笑。杜小威这事儿办得不错。不然我可能还要亲自动手。如今却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哎呀,这不是周同学么?您又怎么了?”我装作好心的样子问道。

    “我……我……不可能!!!!”周宇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三个人怎么临时倒戈了?

    “哎呀,真可怜。”我摇了摇头对许芸道:“走吧,我们去吃饭吧,看来周同学是起不来了。”

    我牵着许芸地小手。一起上了杜小威那辆道奇公羊。

    “小威,事儿办得不错啊!”我笑道。

    “小事儿,呵呵。”杜小威笑道。

    “你怎么发现他们的阴谋的?”我好奇地问道。

    “我趴在车里没事儿干,忽然看见这三个小子鬼鬼樂樂的在那儿转来转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去把这几个家伙给整车里来了,稍微用了点儿手段,这几个小子就全招了,所以我又给了他们一倍的工钱,他们就倒戈相向了。”杜小威解释道。

    “哈哈哈!这个周宇也够倒霉的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地脚。”我笑道。

    “何止啊。这小子是拿起砖头砸车结果拍了自己的脸,对着你的车撒尿把小**给烤了!”杜小威也乐了。刚才周宇砸车那一幕正好被他他看见了。

    许芸听到杜小威说那个词语,脸一红。但是却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我看到了许芸的样子,咳嗽了两声对杜小威说道:“注意点儿影响,别什么词儿都说。”毕竟许现在还是黄花丫头,脸皮有些薄。

    不过,这个周宇也太***搞笑了吧?!砸车?!尿尿?!

    周宇被姗姗来迟的王迪给送到了医院,一顿包扎,还好没有什么内伤,都是些皮外伤。不过,就算是这些。也让周宇痛苦的够呛。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好了吗,我打他们,他们假装不敌,为什么往死里打我!”周宇生气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他们答应得好好的,怎么临时变卦了呢?”王迪也想不明白。

    “这帮小王八犊子,真他妈不可靠。”周宇气道:“对了,下午那个什么募捐大会你去么?”

    “当然去了!这种出名儿的机会咱旋风二人组怎么能不去呢,没准儿还能得到美女的青睐!”王迪说道。

    “对!有了!”周宇忽然兴奋得说道:“你说下午咱们邀请许芸和她身边那个男地一起参加募捐大会,到时候看他没钱吃瘪的样子,岂不是……嘿嘿!”

    “他很穷么?”王迪问道。

    “开个桑塔纳2000能有多少钱!”

    “也对。估计就是个稍微有点儿钱就不知道怎么好了地主儿。”王迪点头道。

    “那就说定了,到时候咱们用钱挤兑他,让他知难而退!凭咱俩的家世,累死他也比不过阿!”周宇得意地说道。

    “好的,我去准备点儿钱,这回一定用钱砸死他,给你出气!”王迪说道。

    “嗯,这次多准备点儿,以防万一。那小子看起来虽然不像什么有钱人,但是就怕他死要面子拼个你死我活。”周宇说道。

    “你放心,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了!”王迪说道:“我一会儿就回家,把这几年家里给我的压岁钱都拿来!”

    “好的,我也去准备一下。”周宇点头道。

    ……………………

    “老公,你说下午我们捐多少钱?”许芸问道。

    “你说呢?你想捐多少我都同意。”我无所谓的说道。

    “那捐5000可以么?”许芸询问

    “捐10000,就算为灾区人民做点儿好事儿了。”我笑道。

    “好老公!就知道你最好了!”许芸“叭”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看你高兴的,捐多了有什么好处啊?”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