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片是手写体印刷的,就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一般人我不会轻易给。知道我手机号码的一般都是我比较亲近和熟悉的人。

    “是刘磊。”我说道。

    “刘磊?”雪莉丝又读了一遍,然后道:“我记住了,我的男人叫刘磊。”

    “好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想我就给我打电话。”我说完就穿上衣服,走出了套间。

    关好房门,发现杜小威和汉克早已坐在沙发上面等我。

    “老板,你真厉害!”汉克伸出大拇指赞扬道:“两个小时!”

    我苦笑,我和雪莉丝在屋内交流感情来着!被他给当成……

    “汉克,替我照顾雪莉丝,她是我的女人了。”我很平淡的说道。

    “好的,老板。”汉克也没有寻问为什么。

    “我答应了戴维,军火优先供应他们家族吧。”我对汉克说道。

    “我知道了。”汉克依然没有多余的话。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戴维这家伙!

    “喂,刘!我的手下刚和我说,在我开的一家赌场里,看见雷小龙了!”戴维兴奋的说道,他觉得办成了这件事儿。是非常荣幸地。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我挂断了电话,邪恶的一笑。

    “老板,有消息了?”杜小威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准备干活吧。”

    汉克和杜小威兴奋的摩拳擦掌,准备车子去了。

    十分钟后,我们三人出现在了戴维手下的那间赌场。我现在的身份是某富商,杜小威和汉克是我的保镖和翻译。

    雷小龙在我的印象中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他身边的那个人。我却记忆犹新!斌叔!是那个斌叔!

    看来事情不太好办啊,那个斌叔是个人物,不知道呆一会儿办事儿地时候,这个斌叔会不会出面干涉?

    不过,旋即我又笑了,斌叔当年比我厉害。但是现在,他只不过尔尔,我想就算杜小威都能轻易搞定他!

    通过斌叔,我断定他身边的那个青年公子就是雷小龙,雷小龙此刻正在玩着梭哈,看着他身前的筹码,貌似这小子目前正在人品爆发,赢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早有在赌场里等候我们的戴维的小弟,对赌桌上其中一个客人使了一个眼色。这个客人立刻站起身来,说道:“哎呀。今天财运不佳,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不然家里的母老虎又要发威了!”

    雷小龙正赌得尽兴,原本四人地梭哈只剩下了三人,玩起来就不是很爽了,于是一脸的不高兴道:“怎么,输了这么点儿钱就要走?”

    “没办法啊,必须得走了,我是靠我家那母老虎吃饭的。不走不行啊!”那个客人摆了摆手离开了座位。

    这时候,我出场了。

    赌场的小弟。连忙笑脸相迎道:“哎呀!这不是刘老板么,今天玩点儿什么?”

    “梭哈吧!不知道有没有玩得大点儿的桌?”我很随意的问道。

    雷小龙在一旁把我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而我此时到来,正好满足了他继续玩下去的要求,于是大喊道:“waiter,这里!这里=位!”

    于是,我就在很巧合的情况下,坐到了雷小龙那桌上。

    “不知道各位玩多大的?”我很牛逼地装作暴发户一样的问道。

    “最低一万,最高十万。”雷小龙解释道。

    “太少了,玩起来没有什么激情!”我摇了摇头,道:“最低十万,不封顶,各位觉得如何?”

    雷小龙刚才就觉得玩地不过瘾,此刻听了我的话,是举双手双脚地赞成。而其他的人,都是戴维安排过来的“托”,根本没有什么意见。

    我见雷小龙同意,于是拿出一张卡来对赌场的工作人员说道:“兑一个亿的筹码。”

    “一个亿!”身边的人都哗然,在大厅玩,哪见过有人兑这么多的筹码!

    雷小龙似乎不甘别人那些崇拜和惊讶的目光,于是也扔出了一张卡道:“我也兑一个亿!”

    “少爷……”斌叔在旁边想制止,结果雷小龙一挥手道:“没你地事儿!”

    于是,我和雷小龙还有桌上的人都被请进了贵宾厅。出乎雷小龙意料地是,赌桌上原来的那两个赌客居然也每个人兑了五千万的筹码!

    开始发牌,第一把我得到的是一张小3,8,看牌。再用异能透视了一下雷小龙的牌,这厮果然鸿运当头,居然是一对o

    我直接把牌盖死了。雷小龙也没说什么。第一局另外两个人每人输给了雷小龙一百多万。

    第二把,我依然是手烂牌,不过雷小龙的牌也不怎么好,我是一对4他是一对3,而那两个“托”中,其中一人居然是一对a!

    既然雷小龙赢不了,我也索性陪着他们把这把牌玩完,结果是,我们每人都输给了那个“托”三百多万。

    第三把,我的底牌是8,10.龙的牌,雷小龙的底牌是a,牌面上还有两张a,,了。

    其他两个“托”的牌最大的是三条7,另一个一手无规律的乱牌。

    “一千万!”雷小龙得意的说道。

    两个“托”p|始发牌。

    我得第五张牌是k,牌面上形成了同花顺,而雷小龙泽是一张2

    “五千万!”我一把将筹码推了出去。

    雷小龙开始犹豫了。手在筹码的边上来回晃动了几次,终于咬牙盖上了自己的牌。

    “呵呵。不好意思,其实我不是同花顺,甚至连同花都不是!”我翻开了底牌8,

    雷小龙一瞬间,脸都要绿了。要知道,三条a这种牌很难遇到了,如果没放弃,桌面的筹码都是他的了!

    “你……你偷鸡!”雷小龙气得指着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