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雷小龙把底牌亮了出来,然后做了一个电影里面赌神的牛逼动作,道:“同花顺!”

    我淡淡的笑着,呵呵,雷小龙,你完蛋了。

    “你笑什么!我赢了,你输不起么?”雷小龙得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如果咱俩不换牌,你还真赢了,不过现在,唉!”我一声叹息,将手中的底牌翻了过来。

    雷小龙绝望的看着我桌上的牌!居然同时出现了两副同花顺!这是多么渺小的几率啊!

    “这不可能!你一定是作弊了!”雷小龙大叫着,站起身来,指着我的鼻子叫道。

    “我作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作弊了?再说了,你说换牌就换牌,你输不起了,居然说我作弊?”我冷笑道。

    “收赌注了!”我对杜小威说道。

    “慢!住手!六个亿,我会打电话让人送来,请你不要动少爷!”斌叔护在了雷小龙的身前。

    “就是阿!我爹有的是钱,我可以让他给我送来!”雷小龙此刻也害怕了!他当时说赌命只是一时的气话,根本没考虑到事情的后果和严重性,此刻见对方好像真的要履行赌注了,才不由得紧张起来。

    “钱?你爹能拿出多少钱来?愿赌服输,欠债还钱欠命偿命!你看我缺钱吗?哈哈。我市听说你要和我赌命,才勉为其难地陪你多玩了一局,你拿钱来换命?做梦呢吧!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动手!”我站起身来,走到了雷小龙的身边。

    “不要啊,你们要多少钱……我给,我都给!”雷小龙尖叫道。因为他看见汉克已经掏出手枪指着他了!

    斌叔此刻也动了,他的目标是汉克,但是。还没等他冲到汉克身边,就被杜小威轻易的制住了。斌叔的功夫,在保镖中也属于佼佼者了,但是杜小威深得我的亲传,已经不单纯的是功夫厉害了,而是异能和内力地融合。所以斌叔在他面前就显得捉襟见肘,根本不堪一击。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你也死。”杜小威装起酷来真是一流。面无表情,就像个黑社会的打手一样。就连斌叔这种久经沙场的老手听了也有些凛然。

    “你们不能杀他!他是雷氏集团的少爷!”斌叔说出了雷小龙的身份。

    我当然知道雷小龙是雷氏集团的少爷,也正是因为他是雷家少爷,我才来找他地麻烦。用句比较时尚的话来说,一般人我还不找他呢!

    “雷氏集团?”我故意装作很莫名的样子,对汉克问道:“很有名气吗?”

    “在华夏国内和美国都有不小的名气,是个很有实力的财团。”汉克解释道。

    “哦!不就是有钱么?不过,你认为老子在这里赌钱。会在乎钱么?”我有些嘲弄的对雷小龙和斌叔说道:“呵呵,我出手就是几亿美金。你以为我很在乎钱么?我告诉你,钱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堆数字而已!”

    “那你要什么!”雷小龙吓得身下已经一片潮湿。显是小便失禁了。

    “我要什么?你不会是健忘吧?不是说好赌命吗?你当初要赌命,我才陪你赌的,不然你以为你拿什么和我赌?好了,别废话了,老子要收堵注了!汉克,动手吧!”我装作不耐烦地样子说道。

    “不,你不能乱杀人!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雷小龙惊呼道。

    “不会放过我们?呵呵!雷少爷,你太天真了吧?小威。你告诉雷少爷,我们的本行是干什么的?”我随意地说道。

    “杀手。雇佣兵集团。”杜小威简练的说道。

    “听见了吧,雷少爷!我们地职业就是杀人!六亿,就当买你条命了!”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要!”雷小龙彻底绝望了。

    斌叔此刻也明白了,对方地人实力很强,而且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就凭刚才制住自己那人的身手,连雷家的老一辈人,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你们杀了我们,对你们一点儿好处都没有,我们何不谈谈条件呢?”斌叔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哦,貌似你说的对,别人都是付给我们钱才杀人,而杀你我好像什么都得不到。”我故作沉吟着说道。

    “对,你只要放过我们,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谈!”雷小龙似乎看到了希望,立刻又积极起来。

    “嗯,可是你能给我什么呢?钱我好像不缺啊,是不是啊小威,我们的钱实在是太多了!男人除了钱还有什么追求呢?”我沉思着说到。

    “嗯,男人的追求无非就是金钱、地位和美女了。老板,前两样你好像都不缺了啊……”杜小威答道。

    “美女……我有的是美女,我可以给你大量地极品美女,只要你放过我!”雷小龙还没等杜小威说完,就赶紧大声嚷道。

    “靠!你***叫唤什么!”汉克用枪托砸了雷小龙地脑袋一下说道:“你以为我们老板是什么人?你的女人?二手货我们老板可不要!”

    “不是,不是二手的!有好的,有好的!”雷小龙解释道。

    “好的?有多好?”汉克不耐烦地说道。

    “这个……只要你有要求,我尽量满足!”雷小龙说道。

    “对了,老板,我前两天看电视,看见了雷小龙这小犊子的未婚妻,长得那叫一个美貌如花啊!”杜小威突然说道。

    “哦?有多美啊?不过未婚妻,肯定早就跟这小子有一腿了,我看还是算了,赶紧把这小子做掉,我还要回去睡觉呢!”我挥了挥手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说道。

    “没有,没有!我和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没碰过她!你只要放过我,我……我可以把她送给你!”雷小龙刚看见希望,哪能轻易的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