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你说送就送?你凭什么?”我抬了抬眉毛问道。

    “我……我先和她解除婚约,然后找人把她抓来送给您!”雷小龙说道。

    “哦?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不错,我这个人就喜欢有意思的东西,这件事儿好像比杀你还有意思!”我点了点头说道。

    “对!对!杀我多没意思,你搞女人多爽啊!”雷小龙附和着说道。

    “是吗?那我怎么能相信你啊?你今天就这么走了,明天不承认了,我就算把你告上法庭你也不会认啊!”我想了想说道。

    “不会的!我肯定说话算话!你放过我!我立刻和我爸说,和她解除婚约!”雷小龙说道。

    “这样吧,我相信你,不过空口无凭,你先给我写一张字据,证明你与她已经解除婚约了,这样我以后也有个证据。”我说道。

    “好!好!我写!”雷小龙见我同意了,生怕我再反悔,赶紧点头答应。

    斌叔叹了口气,在旁边摇了摇头,感觉事情好像并不是很简单,似乎有一种钻进了别人的圈套的感觉。但是却又不知道对方的人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给他纸和笔!”我对汉克说道。

    汉克也不怕雷小龙跑了,此刻雷小龙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也起不了什么风浪了。

    找到纸笔。递给了雷小龙。

    雷小龙战战兢兢地开始写了起来。

    “本人……休妻……**!你他妈会不会写啊,她现在是你老婆么?你他妈有没有文化啊!”杜小威瞥了一眼雷小龙写的,直接给了他一脚骂道。

    “我……我也没写过阿!”雷小龙哆哆嗦嗦的说道。

    “这样,我说,你写!”我摇了摇头说道,看来雷小龙的文化程度也不高。

    “好!好!这样最好!”雷小龙点头答应道。

    “甲方雷小龙,乙方夏。甲方因与乙方性格差异,故甲方提出与乙方解除婚约。并退还乙方所有礼金……”我说道。

    “我家没有收礼金阿……”雷小龙插嘴道。

    “你妈!没有就赔款!”杜小威又踢了雷小龙一脚。

    “我赔,我赔!”雷小龙赶紧点头。

    “好吧,那就写上,赔偿乙方十亿美金……”我继续说道。

    “十亿?这么多啊……”雷小龙心痛道。

    “妈的,你嫌多!”杜小威再次踢了雷小龙一脚。

    “等等,我突然觉得这事儿没什么意思了。还是杀人好玩儿!”我摆了摆手说道。

    “别的,别的,我赔!我赔!不多,十亿不多!太少了!”雷小龙忙不迭的改口道。

    “哦,你也觉得十亿很少,是吗?”我问道。

    “是地,太少了简直!”雷小龙哪里敢说不少啊!

    “既然这样,那就二十亿美金吧!”我说道。

    “啊……好的。”雷小龙不敢再反对了。

    “以后甲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再骚扰乙方,特立此书。”我说完,提醒道:“然后签字。按手印!”

    雷小龙一一照做了。

    “你去把赌场的公证人员找来,把这张协议书公证一下!”过后雷小龙要是反咬一口说我逼迫他写的。岂不是麻烦了。

    汉克让服务生找来了公证员,对协议书的有效性进行了公证。雷小龙也是极其的配合。

    “行了。你可以走了。”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过,我要是发现夏不是原装的话,你就死了。我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了。”

    “不会,不会!”雷小龙连忙点头,然后和斌叔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老板?这就搞定了?”杜小威不可置信的说道,原以为还会有一翻恶斗。

    “嗯,这只是个开始。这张协议书。只不过是我以后留给夏她们家的一个台阶而已。不然我如果公然把夏抢来,雷家肯定会不愿意。甚至与夏家闹翻。夏家在国内虽然也很有根基,但是比起雷家来就差远了。而有了这张协议书,一切都好办了,到时候雷家如果有什么怨言,直接把这东西公布出去。”我说道。

    “那上面那二十亿美金?”汉克问道。

    “呵呵,你认为老板会在乎那点儿小钱么?”杜小威反问道。

    “也是啊!”汉克点了点头,每个月从他手上流过的资金都远不止这个数目了。

    “但是万一到时候雷家狗急跳墙怎么办?”杜小威有些担心。

    “你认为他狗急跳墙了又能怎么样?”我笑道:“无论从哪个方面,我们都能玩死他。”

    “那老板,你还劫婚干什么,直接把这协议公布出去不就行了?”汉克不解的问道。

    “你真***笨!出去别说是我的学生!”杜小威怒道:“英雄救美,白马王子把公主从怪兽身边抢来的故事没听说过么!”

    “我……”汉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

    “少爷,我们把这件事儿通知老爷么?”斌叔问道。

    “通知?通知什么!你想要我挨揍么!”雷小龙不耐烦的说道。

    “可是,解除婚约这事儿这么大……”斌叔犹豫道。

    “哼,婚礼如期举行,到时候多派点儿人手就是!再说了,以我爹地能量,肯定能摆平这些事儿!大不了结完婚就回国,国内的枪支监管地比较严,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嚣张!”雷小龙说道。

    “可是,少爷,那些人很厉害……”斌叔想想都可怕,自己淫浸在武功中几十年,居然一招就让人给制住了。

    “怕什么,我们雷家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雷小龙不屑道。浑然忘了自己刚才的裱样。

    斌叔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