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把这该死的灯光关掉!”雷福柏大声叫道,可是却没有人理他。

    “灯光师!”雷福柏继续叫道,依然没有人回答。

    这时候,殿堂的天窗被人一排排的打开,直升机那特有的螺旋桨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什么?”宾客纷纷的抬起了头。

    “哇!难道是婚礼的安排?”

    “太帅了!直升飞机!”

    “这婚礼简直太牛了,老公,以后你也会用直升飞机接我吗?”

    “雷先生,这直升飞机是您安排的吗?”工作人员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能给我解释一下!”雷福柏怒道。

    “我们还以为这是雷先生您安排的……”工作人员委屈的说道。

    “我不管!你赶紧用喊话筒同志上面的人,就说我雷福柏在这里给儿子举行婚礼呢,让他们别来捣乱,否则我就不客气了!”雷福柏对工作人员命令道:“电视台都在现场直播,搞什么啊!”

    雷福柏心中怒极,这简直就是在打字机的脸啊,自己的儿子结婚,居然被不知道什么人给破坏了!让自己知道是谁的话,一定不放过他!

    最担心的是雷小龙了,这时候,雷小龙第一反应就是,坏事儿了!

    别人不清楚。他自己哪能不清楚!

    自己答应了那伙人,要把未婚妻送给人家,但是自己现在却举行婚礼了!原以为,对方不会再找麻烦了,没想到,麻烦还是来了!

    雷小龙也想不到对方地人居然如此的大胆,敢开着直升飞机来闹事儿!

    “下面的人听好了!都站在原地不要动!我们的狙击手已经锁定了你们的位置,不要妄图制造混乱。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但是如果有人不听劝告,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一个机械而冰冷的声音从直升飞机上传来。之后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

    “这是怎么回事儿?雷先生?”宾客们纷纷问道。

    “雷先生,这难道不是您安排的吗?”

    “您别吓唬我们!上帝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到底怎么回事儿?”

    “雷先生。不要开玩笑了!”

    “大家听我说!”雷福柏极力地镇定着自己,但是声音却已经变得有些焦躁了:“这是意外!这不是我们安排的,这时意外!大家冷静,听听对方要干什么!”

    “见鬼!我怎么会来参加这该死的婚礼!”一个白人企业家骂道。

    “就是阿,真是的,简直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另一个人也抱怨道。这些抱怨的人,都是真正来参加婚礼地宾客,而那些有身份的人,都好端端的坐在那里。

    一个红点出现在了雷福柏的身上,雷福柏一惊。这是被瞄准器锁定的标志!紧接着,雷小龙的身上也出现了一个红点……

    “听着。告诉他们,不要乱动。我的枪,可是会走火的。”直升机上面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大家不要动!我被瞄准了,请大家别乱动!”雷福柏忙不迭的说道。

    “妈地!这是什么逻辑啊!你被瞄准了就让我们大家留下来?”

    “就是,你这是拿我们大家的生命开玩笑!”

    “这个人怎么这么自私!我们可是来参加他家公子地婚礼,他居然想拿我们做人质?”

    “真是太可恶了!这种人一点儿信誉都没有,我们大家以后不要再和他做生意了!”

    “对!坚决和他们雷氏断绝关系!”

    宾客不愿意了,纷纷抱怨道。

    “我……”雷福柏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死的,怎么偏偏有人和他作对呢?雷福柏回忆了一下自己地商场敌人。也没有几个人能有如此大的实力啊!

    “好了,大家都站好!下面——好戏开始了!”直升机上面的声音继续说道:“下一个节目——世纪惊天大劫婚!”

    直升机下面的舱门打开。一条天梯从上面放了下来。数十个头戴黑色尼龙套,身上全副服装,手拿微冲的人从天梯上鱼贯跳了下来。

    进入大厅后,迅速的占领了有利的地形。严阵以待。

    最后一个跳下来的是一个头戴面具,身穿休闲服地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我了!由于我还不想让自己的身份曝光在电视荧屏,所以戴了一个面具,但是身上穿地这件衣服,却是我第一次与夏相见时穿的那身……

    我牛逼闪闪的踏上了婚礼的红毯,杜小威戴着大号墨镜,抗着火箭筒就像黑社会的保镖一般拿着火箭筒左右环视。

    雷小龙此刻已经吓屁了,被人拿着冲锋枪从后面指着,浑身不停的发抖,嘴里唠唠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上前,一把抓住夏的手低声说道:“夏,我来了。”

    夏惊慌的看着我想努力的挣脱:“你是谁……”

    “我是刘磊啊!你不认识我这件衣服了吗?”我小声说道。

    “刘磊?刘磊是谁?”夏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忘了我了?不可能!”我急急的说道。

    “我真的不认识你啊!”夏摇了摇头。

    我看着夏的眼神,努力的想扑捉到点儿什么,可是我却失望了。夏的眼神很坚决,虽然慌乱,但是却不带有一丝那种以前熟悉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难道……夏彻底的把我给忘了?

    瞬间,我有些不知所措。失望、痛苦还是别的什么?

    难道我只是她生命中一个过客?她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我是谁了?

    三年了,三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忘掉一切,或许,她真的忘了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我还能做什么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她居然对我说——刘磊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