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没想到你还是在意我的……”电话那边换成了夏小美女:“原本我以为自己这么贸然的来新江找你,还有些唐突了,怕你已经把我忘记了……你果然还记得我……”夏小美女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夏,大哥哥当然记得你了,怎么能忘记呢……大哥哥现在在美国,等回国了就回去找你,你家里那边没什么事儿吧?”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呵呵,那还真要谢谢大哥哥呢,刚才看到婚礼的直播,被大哥哥去一搅和,妈妈和雷叔叔都闹僵了……估计我妈妈这回说什么也不会让我再嫁给雷小龙了……”夏有些高兴地说道。

    “哈!我还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个结果!原来那个中年女人是你的妈妈……”我暗叹,真是阴错阳差啊!我这么一闹,夏家和雷家居然鬼使神差的闹僵了!

    “只是难为小玉了……唉!”夏叹气道:“不过这样最好,如若大哥哥你不出现,没准儿小玉就会被雷小龙那家伙给糟蹋了……”

    “小玉……不会受到什么责罚吧?”我对小玉还是有些歉意地。毕竟那张面具是我撕下来的。

    “应该没关系,小玉是我家收养的孩子,从小和我在一起,妈妈应该不会为难她……”夏说道。

    “那就好了。不然我还真是害了她,这样也好,省得雷小龙那家伙把她当成你,再闹出什么事儿来!”我赞同道。

    “嗯,大哥哥。你快点儿回来呀,我在爸妈这儿等你……!”夏说道。

    在爸妈这儿等我,哈!说话的口气就像是我的小媳妇一样……

    “好的,大哥哥尽快回去……嘿嘿,大哥哥等着和你真正的xxoo等了三年了呢!”我的说道。

    “哎呀!大哥哥……你说什么呢……人家不来了……”夏娇羞地说道。

    “不好……我这面开的是免提……”夏突然惊呼道。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你满脑子里面成天都想些什么啊!和你爸一样恶心!看你回来我不收拾你……”老妈的声音……我赶紧挂断了电话,不然可有得受了!

    善后工作。戴维果然做得很完美。就连现场的电视台记者,也都认为是在拍电视剧。

    事后,戴维也主动的把那些枪支交了出来供警方检查,结果发现,这些仅仅是不能使用的道具枪……这件事情也被彻底地定性为误会了。

    美国的人民群众完全没有把这件事儿当真,只是当成了一个闹剧,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当然,真相只有几个当事人才知道……

    夏家碍于女儿逃婚,不愿意去继续追究这件事情的始末,而雷家。因为颜面尽失,也不想重新去丢人……所以整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雷福柏坐在雷氏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中,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雷小龙咆哮道。

    “爸……我以为那些人只是说着玩儿的……”雷小龙委屈道。

    “说着玩儿?你仔细和我说说。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是怎么回事儿!算了!不用你说了,阿斌,你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雷福柏一挥手,对站在一旁的斌叔说道。

    “好的,雷先生。那天在赌场,为首地是一个自称刘老板的年轻人,年纪和少爷差不多大。但是语气、神态、动作都很老成,不像是少爷这般……”斌叔想说轻浮。但是想了想还是改口道:“不像少爷这般年纪地人!这个人看着很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或许可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不过这些倒不重要,重要地是,他的手下很厉害,居然一招就可以将我制住,而且让我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那简直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差距!他的身手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了……在气质上就让我感到压抑不堪……”

    “这么厉害?阿斌,你的武功可是我们这一辈中的佼佼者,当年老爷子可是把你当成了关门弟子!”类福柏惊讶道。

    “不错!雷先生,说句不敬的话,我师傅也就是老太爷可能都不是他地对手!”斌叔摇头道。

    “什么!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雷福柏惊道:“看来,小龙惹上地这个人可是够强大啊!”雷福柏有些忧虑的说道。

    “是的,这些人自称是南非的雇佣公司的,如果真的和他们结了仇,恐怕会后患无穷……”斌叔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爸,雇佣兵又怎么样!咱们雷家就怕了他们么!今天的宾客里面来的都是社会顶层的人,这说明父亲你多么的有面子,有实力,到时候和他们联合起来,实在不行联名请求世界警察剿灭这些人!”雷小龙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的面子?我的实力?狗屁!人家来是看我们笑话的!”雷福柏有些愤恨的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雷家怎么出了这么个无能的东西呢!

    “请世界警察?你他妈傻逼啊!”雷福柏忍不住说了脏话:“世界警察为什么会帮我们剿灭他们?他们是恐怖分子还是什么别的?剿灭他们对美国有什么好处?说话的时候要经过大脑思考!不要说一些白吃的建议出来!”

    “雷先生,先不要骂少爷了,出了事情,我们也要想把法解决阿,光骂少爷也无济于事啊!”斌叔虽然也愤怒雷小龙德不争气,但是他看着雷小龙从小长大的,也有些疼爱……

    “是我气糊涂了,阿斌,你认为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还回来找小龙的麻烦么?”雷福柏问道。

    “雷先生,那天晚上我回来以后就在思考这件事儿,当时不觉得什么不对,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可谓是精心算计、步步为营啊!”斌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