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怎讲?”雷福柏问道。

    “雷先生,现在想来,当时那些人很可能是明显的给少爷下套,引少爷入局,然后逼迫少爷签订了那份协议……”斌叔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他们的最终目的——如果说今天这件事儿真的是他们做的,那么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他们的目的就是夏!”

    “夏?!”雷福柏惊道:“原来这些人为的也是夏!”雷福柏仔细想了想,似乎正是这样,这些人不是单纯的来破坏婚礼的,今天为首的那个人的目标就是夏!

    “爸,你一定帮我把夏抢回来啊!我太喜欢她了,你别和夏家解除婚约!”雷小龙插嘴道。

    “你妈的!你妈怎么生出你这个混蛋来!”雷福柏一拍桌子,大怒!

    雷小龙心里不以为然,心想,你要是不我妈,哪来的我啊!

    “夏!你还敢提她,有没有脑子啊你,那帮人就是冲着夏来的!这种女人,还是别弄回家来,我可不想家破人亡!”雷福柏不耐烦的说道。

    雷小龙不敢再说话了,他可不想继续被骂。

    “小龙,你想一想,平时,在夏身边有没有什么追求者,就是你的情敌什么的?”斌叔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好像没有啊。她身边地人都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畏于咱们家的势力,根本不敢造次啊!”雷小龙摇头道。

    “那就怪了,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不成?是我猜错了?”斌叔也摇了摇头。

    “对了,斌叔!要说情敌和仇人,你记不记得那年夏偷跑去新江市,住在一个小逼崽子的家里,夏走的时候还对那个小逼崽子念念不忘!”雷小龙突然说道。

    “新江!对了1我想起来了!不错。就是他不会错了!没想到啊,当时一个不起眼的人物,现在居然这样厉害了!”斌叔恍然大悟道:“我说怎么看他眼熟,小龙,那天晚上,那个赌桌上地刘老板就是他!”

    “刘老板?是那个小逼崽子?怎么可能?”雷小龙反问道。

    “什么小逼崽子!你他妈才是小逼崽子。永远不要轻视自己的敌人!我怎么教你的!可以藐视你的敌人,但是就是不要轻视他!小逼崽子?人家现在是大老板,牛逼人物了,你可以说他阴损、毒辣,但是你要是看轻了他,吃亏的永远会是你!”雷福柏对儿子教训道。

    “哦!”雷小龙不以为然的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好像叫刘磊!确实姓刘!”

    “那就不会错了!”斌叔点了点头道:“就是他,就是这个人了!唉!当年应该下了狠心,将他打废了!”

    “好了。后悔地话就不要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去应对!”雷福柏算是雷家的佼佼者了,遇事能够冷静的对待。

    “好的。雷先生,我一切都听你的。”斌叔说道。

    “阿斌。找一些私家侦探的朋友,调查一下这个刘磊的背景!务必详尽!”雷福柏说道:“不要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我知道了,雷先生,我这就去做!”斌叔说道。

    斌叔动用了为一切可调查的力量,居然把我的事情摸出了个大概来。

    刘磊,男,18岁,新江市人。父亲是新江市曙光电子厂地总经理兼厂长。母亲是厂里的会计。家里生活条件算是优异。

    目前有五个女朋友。学习成绩优异。

    坐驾为捷达、奔驰s600路虎、宾利红章加长。目前为桑塔纳2000。

    新江市地车牌照为新a00077,a88888:00为普通牌照。

    高中时的好友郭庆。目前为亚洲最大地帮派组织三石帮的大哥。刘磊为三石集团的挂名董事长。

    虽然资料不多,但是已经看得雷福柏胆战心惊了。

    那些车子倒没什么,家里有钱就可以买!

    关键是这一条,好友郭庆的身份!如果仅仅是朋友关系,那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这两人名显是非常亲近的朋友!

    连三石集团的董事长都挂着刘磊的名字,足见二人的友情。

    现在看来,这次地劫婚事件,很可能就是刘磊借助郭庆的力量搞出来地!

    如果真是这样,雷家虽然也是历史悠久的六大世家之一,但是也无法和人家那种航母级的帮派组织抗衡!

    “阿斌,你怎么看?”雷福柏看着手中的资料问道。

    “那个……雷先生,恕我直言,如果他真和郭庆有关系,那么我们动不过人家。”斌叔说道。

    “帮派怎么样啊!和我们家交好的司徒世家就是经营黑社会的,我看不如找他们帮忙吧,搞死他们!”雷小龙建议道。

    “又***提出这种**建议!人家凭什么帮你!”雷福柏已经对儿子没有好气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们家族的面子吗!就这么认输了,别的世家怎么看我们啊!”雷小龙有些委屈的说道。

    “别人怎么看!难道因为别人怎么看,你就要赔掉我们雷家吗!”雷福柏生气地说道。

    “雷先生,我们不如这样,派人去和这个刘磊接触一下,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再作定夺。”斌叔说道:“当然,我们可以在谈判的时候适当的威胁他一下,看看他的反应,如果很强硬,我们就服软,如果他示弱,我们再做打算!”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雷福柏点了点头,然后对雷小龙说道:“你他妈最近给我老实点儿!”

    “知道了,爸爸!”雷小龙听话的点了点头。

    但是他真的听话吗?

    当雷小龙离开父亲雷福柏的办公室,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了自己的最佳损友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