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我爸知道我今天回来,厨房里的菜大都是半成品,做起来也方便,再加上我妈的帮忙,不一会儿工夫,一桌热气腾腾的美宴上了桌。

    由于今天特别高兴,我妈特意让我爸开了瓶茅台,自己也开了瓶红酒。一般时候,我妈都不让我爸喝酒,我劝说了几次,说练习了我给他俩的功法之后,喝酒并不会伤身,但是我妈还是不许。

    “儿子,你也来一杯?”我爸举起了手中的茅台就要给我的杯子里面倒满。

    我妈看见后立刻阻止道:“老刘,你干什么,儿子怎么能喝酒呢?”

    “儿子已经是成年人了,你怎么还把他当小孩儿看啊,事业有了,老婆也有了。喝点儿酒算什么!”我爸说道。

    我妈一听,脸一红,心想也是,自己都快当***人了,还以为自己儿子是小孩子呢。于是也不再阻拦,只是嘴上说道:“少倒点儿吧!”

    我爸也没听进去,咕嘟嘟的给我倒了个满。夏和我妈每个人都倒了些红酒。

    “干杯,庆祝儿媳妇回到家里来!”我妈举起酒杯说道。

    夏听后,满脸的羞涩,不过仍然举起了酒杯,显是默认了我妈的说法。

    我和我爸相视一笑,我看出我爸有些嫉妒我,不过这种事情我作为儿子怎么能纵容老爸有这种找小老婆地念头呢。于是递过去一个无奈的眼神。

    我爸也是摇头笑了笑。我们两个的动作并没有引起我妈的注意,不然我爸估计今天晚上又是别想睡床上了。

    “干杯!”我举起酒杯,在夏的酒杯上碰了碰。

    “大哥哥……”夏细声说道“干爸,干妈……”

    “这回该把那个干字去掉了吧!”我妈笑道。

    “呃……爸、妈!”夏有些扭捏,但还是叫道。

    “哎~乖媳妇!”我妈从口袋里取出一gt;是早准备好了的阿!

    “……婆婆!”夏乖巧的接过红包,放进口袋里说道。

    “呵呵,好!叫了婆婆,婆婆就要去你家里提亲去了!”我妈笑道。

    “啊!”夏只得喝掉杯中的酒来掩饰内心地羞涩。小脸儿红扑扑的,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酒精的作用,可爱极了。

    我也是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看得我爸目瞪口呆。

    “儿子,这可是白酒啊!”我爸惊呼道。

    “爸,你儿子可比你能喝多了!”我笑道:“当年这种杯的白酒。十多杯都不成问题!”

    “儿子,喝酒可对身体不好啊!”我妈提醒道。

    “妈,你忘了,我教给您和爸的那套心法了?呵呵,那套心法练到后面,可是能把酒从毛孔中排出啊!”我说道。

    “大哥哥,什么心法啊?”夏奇怪地问道。

    “呃……这个就像是古代的武林高手他们的心法口诀一样……”我解释道。

    “哦,我知道了,雷小龙他们家好像也有一套祖传的这种东西!”夏点头道。

    雷小龙?他家也有?难道他们家也是个武术世家?雷家也是六大世家中的一个吗?看来我应该找刘悦仔细问问关于六大世家的事情,现在我怎么也算是六大世家的人了。也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啊!

    “对,差不多吧。不过我这套心法可以让男人……呃强身健体,女人青春永驻!”我说道。

    “大哥哥。我也要学!”夏听说可以青春永驻,立刻就想学来。其实她刚到我家的时候就看到我妈非但没有变老,似乎更加年轻了,和她就像是姐妹一样,出于礼貌,也没好意思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

    “呵呵,你不用练习的!”我笑道。

    “为什么啊?”夏奇道:“大哥哥不想让我永远都漂亮吗?”

    “当然不是。只是我的身体比较特殊,只要……只要咱俩成为了夫妻。你就会自然地改变你自己的体质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想说“上床”来地,但是我爸妈就在跟前,我也不能说得太露骨不是!

    “成了夫妻?啊……我知道了,大哥哥你好坏啊!爸妈就在这里,你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夏低着头说道。

    “我只不过失说事实而已啊!”我苦笑道。

    “好了,都别说了,赶紧吃菜吧!菜已经凉了!”我爸给我解围道。

    “对了,夏,你给没给你妈妈打个电话?你偷偷跑出来,他们该着急了吧?”我问道。

    “还没有啊……我怕我妈找我回去和雷小龙结婚……”夏摇了摇头。

    “应该不会了!目前看来,你妈妈已经和雷福柏闹翻了,不会再让你嫁给他了!关键是你妈妈同不同意我们的事情!”我有些担心地说道。

    “我也怕她会不同意……”夏点头道。

    “唉,看来只能和她透露一些我地身分了,不然你的家庭绝对不会让你嫁给我的,何况,我还不止你一个……”我有些自责地说道。

    “我知道,是那个赵颜妍吗?”夏问道。

    “嗯,不过还有几个……”我苦笑道。

    “我不在乎这些,我早就说了,能和大哥哥在一起就行了。”夏摇头:“不知道我妈妈会不会同意呢,所以我一直没敢给她打电话。”

    “算了,这么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等过几天我陪你一起去你家里拜访一下伯父伯母,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我说道。

    “嗯,谢谢你,大哥哥!”夏温柔的看着我说道。

    “一会儿吃晚饭,先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报各平安,不要让她们担心,这是你第二次离家出走了吧?”我问道。

    “大哥哥又取笑人家了!”夏不好意思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