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里,我还是忍住了最终没把夏吃掉。毕竟现在夏的身份比较特殊,怎么也要把雷小龙这件事儿搞定了再说,不然对夏似乎有些不负责任。

    不过我们又玩起了三年前的游戏,弄了一夜还不亦乐乎。我的精神比较好,夏却支持不住了,早上起来就哈欠连天,害得我妈用奇怪的眼神儿看着我们,最终夏熬不过去,跑我床上睡回笼觉去了。

    我利用好不容易回新江这段时间,准备去拜访一下刘振海。这个人怎么说也是我的二爷爷,回新江不去看望他也有点儿说不过去。

    我给许二打了个电话,让他半个小时后在我家别墅门口等我。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许二就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到了。

    我让许二先到赵叔家里去了一趟,搜刮了一盒大红袍茶叶。弄得赵叔直寒心,指责我道:“平时也不来看看老丈人,好不容易来一次还是来打劫的。”

    而我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也是中午了,于是就留在了赵叔家曾了一顿中午饭。我对赵叔说道:“好长时间没吃到惠姨烧得饭了。”

    惠姨听后,兴高彩烈的去下厨了,整得赵叔直夸我有面子,很久都不下厨的老婆今天居然主动下厨了!

    我嘿嘿笑而不答,丈母娘对女婿好那是正常地。

    “小刘。前一阵子b市高层那件事儿对我们的~趁着这当口,说起了这件事儿:“曙光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民营企业了,而是一家在世界各国都有分公司的跨国集团,虽然只是一家企业,但社会能量已经不可小觑,每个分公司的负责人都有着广阔的人脉关系,人手中有了权力,难免滋生以权谋私的现象啊!”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b市那件事儿我也想来只能起到很局限地作用。”我点头说道。

    “是的,这就像是犯罪一样,无论法律多么严厉,还是有人铤而走险。”赵叔说道:“目前曙光集团的分公司权力太大,经手的资金也十分巨大。难免不会引发人的贪欲,这么下去,我怕曙光的内部会滋生**。”

    “总公司可以定期地下去抽查。”我建议道。

    “这个想法我也考虑过,但是下面的人一样可以用金钱贿赂,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更多的**人员产产生。”赵叔叹气道。

    我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我前世所在的公司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我当年想弄钱,有很多的漏洞可以去钻!

    “有没有考虑过人员轮岗制?”我提出了一个后世企业比较流行的做法,岗位轮换制。

    “这个我也考虑了,有利也有弊。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政策和客户,人员频繁地调动。不利于业务熟练展开。如果不是很频繁,那就失去了这么做的目地!”赵叔忧虑道。

    对了!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可以让杜小威的人成立一个类似“监事会”地监察机构。这就好比明朝的锦衣卫和东厂制度,和曙光集团分属两个机构,只对自己地最高负责人负责!而且杜小威的手下已经被杜小威加了精神烙印,是绝对忠心的,根本不担心他们会徇私舞弊!

    “赵叔,我手下还有一批秘密的人,对我绝对的忠心,我们可以另外成立一个监察机构。不定期不定向的对曙光各分公司进行突击检查,这样一来。就会人人自危。”我说道。

    “你还有人?如果真的是非常忠心的那真是太好了!”赵叔也知道我经常地弄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来,所以对我地话丝毫不怀疑。

    “不错,既然这样,等过几天我就让我的人来联系你,具体的工作安排我就不参与了,你定就可以了。”我说道。

    “好的。”赵叔高兴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惠姨已经开始把菜往桌上端了,我和赵叔看到后,连忙过去帮忙。

    “你和小刘有事情商议,就不用管我了!”惠姨说道。

    “不碍事儿,我们说完了。”赵叔说道。

    “赵叔,你现在好像很清闲啊?”我忽然发现赵叔最近气色好了很多,不像曙光刚成立那时候那么憔悴了。

    “是啊,曙光集团现在走上正轨了,就像一个庞大的机器在运转,其实现在真正需要我这个总裁去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了。”赵叔点头道。

    “呵呵,那还不好,有时间陪着惠姨在一起!”我笑道。

    “再清闲也没有你闲啊,躲在幕后坐享其成!”赵叔说道。

    “咳!我这不是还得上学吗,您也不希望您的女婿将来是个文盲吧?”我苦笑道。

    “你还是文盲?文盲也能设计出cpu吗?”赵叔鄙视道。

    “好了,你们两个怎么都跟小孩子似的,还斗嘴,来吃饭了!”惠姨说道:“小刘,这道火爆腰花是特意给你炒的,年轻人,多补补,要不岁数大了就有得受了。”

    我汗,看来惠姨完全不把我当外人了。不过貌似听惠姨那有些幽怨的口气,不会是赵叔不行了吧?我转头看见一脸苦瓜色的赵叔,不禁有些好笑,看来赵叔还真有点儿问题啊!

    “赵叔,你是不是不行了?”我趁着惠姨又到厨房端菜的空当,小声地对赵叔问道。

    “咳刻!我都这岁数了,再加上公司忙……”赵叔有点儿尴尬:“哪像你小年轻的有资本阿,那么多媳妇,不过赵叔可告诉你,你得悠着点儿,你惠姨要不是和我感情好,早就和我离婚了,我可不希望颜妍到时候为你守活寡!”

    “哈,赵叔,果然是这样啊!”我笑道:“不过你放心,你女婿就算到七老八十了,也照样……嘿嘿,我告诉您……”我小声的对赵叔附耳说道。

    “哦?真有这等好事儿?”赵叔有些兴奋的问道。

    “当然了,你没见我爸我妈都容光焕发么?”我笑道。

    “怪不得,上次我去你家就觉得你妈怎么像回到了二十多岁呢!”赵叔恍然大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