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传给我爸妈的那套心法教给了赵叔,离开赵叔家的时候,赵叔笑容满面,都要开花了。

    我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桃花满面,那个什么人面桃花相映红。

    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刘振海的别墅在市郊,我只去过一次,但是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毕竟差点在那里交待了。估计刘振海也是没能想到,当年的人居然是他的堂孙。

    路上,我给刘振海打了电话,告诉了他我要来拜访的事情,并且把车牌号告诉了他。所以我们的车很顺利的进入了别墅,一路上也没有人阻拦。停好车后,早已等候在此的刘家的人就迎了过来。

    而这次,来迎接我的居然还是上次那个刘管家,也就是刘振海口中的刘副官。

    刘管家对我笑了笑,道:“少爷,请这边来。老爷子正在书房等候。”

    少爷,我居然成为了少爷!看来刘振海已经把我的身分告诉了这些下面的人。

    刘管家引着我来到了书房,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刘振海那爽朗的笑声,还有一位老人的说话声。

    难道还有其他的客人吗?我刚想开口询问,刘管家已经敲了敲门说道:“老太爷,少爷来了。”

    “进来吧!”刘振海的声音响了起来:“刘副官。你去叫厨房弄一桌好菜,晚上庆祝一下。”

    “是地,老太爷。”刘管家应道,然后对我说道:“我去忙了,少爷你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好的。”我点了点头,推开了书房的门。就看到刘振海正在和一个与他年级差不多的老人聊天。看样子两人相谈正欢。

    “二爷爷。”我对刘振海点了点头问候道。

    “好,刘磊来了。快坐,这位是你孟爷爷。是我们家的世交。”刘振海指着对面的老人说道。

    “孟爷爷好。”我对孟爷爷微笑着说道。

    “好,老刘头啊,这就是你刚找回来的孙子?哈哈,果然和刘振江那小子年轻时差不多!”孟爷爷笑呵呵的说道/。

    刘振江那小子?也就他才能这么叫爷爷吧,看来这位孟爷爷肯定也认识我地爷爷,当年他们没准儿彼此都很熟悉。而我和我爷爷年轻时差不多?汗一个。我可是比我爷爷帅多了。

    “怎么样,老孟头,不差吧?这回我也可以安心的养老去了,我们刘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刘振海得意无比的说道。

    “本来我还认为咱俩是同病相怜,第三代都是一个女孩子,没想到你居然弄出一个孙子来!太阴险了,太阴险了!怪不得你这些年都不紧不慢也不着急,敢情是早有后招了啊!”孟爷爷一瞪眼说道。

    “我说老孟头,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头些年我也不知道这些事儿。你也知道,我大哥自从那件事儿之后。就不与我们来往了,我也不好意思腆着脸去打扰人家。我这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要不是他与我那孙女搞上了对象,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呢!”刘振海摆手道。

    “嘿!我说你最近怎么容光焕发的,你倒真会算计了,本来他是你大哥的孙子,继承你们刘家地家业已经无可厚非了,你还让你的孙女跟了他,那他俩生得孩子。不就是纯正宗的刘家正统了么!你个老奸巨猾的东西,连你死去的大哥你也算计上了!”老孟头一拍大腿说道。

    “这怎么叫算计呢。他们两个自由恋爱,再说了,我大哥与我也不是亲的,他们在一起很正常!”刘振海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说道。

    “你!我算是服了你了,看来我也得尽快给我那孙女寻个好夫家来。”孟爷爷摇头晃脑的说道。

    “那你怀不抓紧,哈哈,只不过你们孟家女子那暴脾气阿,几个男人受得了!当年我大哥就是受不了你妹子的脾气……”刘振海忽然发现孟老头的脸色越来越差,简直都变绿了,才赶紧住了口。

    “刘振海!我们孟家地女孩子怎么了,相貌那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你敢这么说我妹子!我妹子为了你大哥终身未嫁,你居然在这里说风凉话!我……我要和你决斗!”孟老头看来是怒极了。

    “孟如松,你当我怕你啊,当年华夏武林大赛你就是我地手下败将,再打一万遍,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刘振海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不在乎地说道。

    “手下败将,哼哼,我这些年可是坚持不懈的练习功夫,你当年能打过我,现在可就未必了!”孟如松冷哼道。

    “哈!你别说天天练功了,你就把一天当成两天使也不是我的对手!别说我了,你连我孙子都打不过!”刘振海挖苦道。

    “你放屁!连一个小辈都打不过我还混个屁了,我看你这个便宜孙子也没学过你家的功夫,你也不用拿他来气我,我今天还就把话放在这儿了,他要是打得过我,我就把我孟家的产业都送给他了!”孟如松紧鼻子瞪眼的说道:“如果打不过我,你就恭恭敬敬的叫我师傅,以后当我徒弟!”

    “哈,谁怕你啊,刘磊,你帮我教训这个老不死的!”刘振海指着我说道。

    这两人……哪里像是老人阿,简直是为老不尊阿,跟老顽童有得一拼了。不过说实话我对那什么孟家产业倒是没什么兴趣,我手下地任何一个公司都比这大多了。可是现在,我要是不上的话,刘振海地脸面肯定挂不住了。

    唉,早知道今天就不来了,现在简直就是进退两难!

    “刘磊,你不用怕他,打得他满地找牙!”刘振海叫道。

    “小娃子,你别怕,我不伤你就是!”孟如松也叫道。

    没办法,我只得硬着头皮站起身来,对孟如松拱了拱手说道:“孟爷爷,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