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刘振海,你给我们安排场地,我们去比划比划!”孟如松说道。

    “好,你等着!”刘振海抓起了电话说道:“刘副官,你看看把练功房里面收拾一下,腾出一个大点儿的场地来,我们马上过去!”

    挂断了电话,刘振海带着我和孟如松来到了练功房,此时刘副官已经把练功房整理好了。本来练功房的场地就大,整理起来也容易,只是把不用的一些健身器械堆到了一旁。

    “小娃子,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内随你打我,我不还手!”孟如松看了看我的身材说道。

    “不必了,我们还是不要谦让了。既然是比试,那就要公平,就要像正规的比赛一样!”我摆了摆手,开玩乐,我别说打你三下了,就是认真打你一下,你就得下去陪我的阎王老哥聊天去了。

    “那怎么行!这样传出去说我一个老辈欺负一个小辈,我这老脸可挂不住!”孟如松摇头道。

    我靠了,我怕伤了你,你还在这儿跟我装xx人,居然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面子!顿时一股怒气冲上我的心头,我冷冷的说道:“我也怕别人说我一个年轻人欺负一个老人家,不要说了,出手吧,孟老爷子!”我对他的称呼也从孟爷爷变成了孟老爷子。

    “好心当成驴肝肺了。既然你讨打,那我也不客气了!”说着孟如松一个抓手就像我攻了过来。

    没想到这老头说出手就出手,速度还挺快,如果我不是反应能力异于常人,没准儿还真着了他地道了,可是他的动作,在我眼中,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

    我快速的闪开了孟如松这一击,孟如松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口中“咦”了一声道:“小娃娃还有些门道!”

    听了这话,一旁的刘振海得意地笑道:“嘿嘿,我说你不行。你还不服,你连我孙子都打不过了,还要当我的师傅,笑话啊,笑话!老孟头,你就准备着把家业都送给我孙子吧!”

    “老刘头,你别在那儿放屁了,等我收拾了他,再来收拾你!”孟如松叫骂道,手上却没有闲着。化爪为拳向我的面门打来。

    我此时就像身处拍电影里面的打斗戏中一样,慢慢地配合着孟如松的动作。我也想过了。如果我一招就将孟如松制住,以这老头的爆脾气。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儿来,所以我干脆就和他打起了太极,也不着急分出输赢,但是孟如松却急了,自己生平得意的招事一一使将出来,却不能对对方构成丝毫的威胁!

    如此打下来,孟如松是越来越心急,越打越心惊!自己不论使出什么招事。对方都能轻巧的化解,而且最可怖地是。到了后来,自己用什么招式,他也用相同的招式攻来,这架根本就法打了!

    我其实也是玩心大起,看他打什么招式,我就模仿个**不离十的回敬过去,这样虽然取胜难,但是求败也难!就像一个人在自己打自己一样,很难分出胜负。

    我这么做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毕竟这孟如松是位老人了,如果我轻易的剩了他,对他的打击会很大,但是我已经答应了刘振海,我又不能轻易认输,只得和孟如松磨起了洋工。

    “难道真有传说中的姑苏慕容?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孟如松惊奇道。

    “有个屁啊!我孙子和你玩呢!”刘振海比较了解我,也知道我伸手敏捷。

    “啊!”孟如松惊叫道,自己回想一下,确实好像是这么回事儿,自己有好几招分明是胡乱打出来的,可以说毫无招式可言,而对方还是照样依葫芦画瓢的打了回来,这摆名了就是你干什么我干什么!

    此刻孟如松哪里还能不明白,对方是在给他留了面子,既然对方这样都能游刃有余的把比武当成做游戏,想要取胜简直是轻而易举!

    既然失去了再比下去地意义,孟如松也松了口气,跳出了场外,刚想开口说话,却见对方也跳出了场外!

    我当然是学着他的样子,不过我看他面色惭愧,决定还是给他留点儿面子,于是说道:“孟爷爷武功高强,我勉强与您打了个平手!多谢承让了!”

    孟如松听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个娃娃啊,好好好!”孟如松连说了三个好字,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随后又听他说道:“你地功夫比我厉害,还给我留了面子,孟爷爷很高兴!不过这里就我们三个人,究竟怎么回事儿,你知我知,以老刘头的眼力也不会看不出来。所以,我输了就是输了!”

    “哈,老孟头,这回无话可说了吧?你该遵守诺言叫我师傅了吧?”刘振海大笑道。

    “放屁!谁和你说好了?我什么时候说要叫你师傅了?”孟如松反问道。

    “你刚才自己说地,我们输了,我要叫你师傅,那现在是你输了!”刘振海说道。

    “是我输了没错,可是我说的是我输了就把孟家赔给你们,而不是叫你师傅!”孟如松筋鼻子瞪眼的说道。

    “哈,是了,老孟你说话可算数?”刘振海没想到这老孟头居然拿家业当赌注,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自然算数啊,不过,这事儿吗,嘿嘿,咱们得从长计议了,老刘头,你这孙子不错啊?”孟如松看着我直发毛,天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

    “自然不错!我们老刘家的人能差了吗!”刘振海得意道。

    “我当然知道不差,要不当年我妹子也不能死心塌地的爱上你大哥啊!”孟如松眼珠一转说道:“不知道你孙子有没有成家呢?”

    “成家?”刘振海顿时警惕起来,反问道:“成家……好像没有,但是他和我孙女已经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