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二,你怎么了?”回来的路上,我看到许二脸色很是不好,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没什么,刘总……”许二勉强笑了笑说道。

    “有什么困难么?”我奇怪的问道,按理说许二家已经奔小康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生活问题了。

    “没有……谢谢刘总关心,我现在已经很好了。”许二说道。

    我点了点头,既然人家不说,我也不好追问什么。谁人没有一些自己的**呢!

    又过了一会儿,车子下了高速公路,在一个红绿灯的交通岗,许二将车停下了,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刘总,我……想请个假……”

    “请假?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我问道。

    “其实……是我家里面的事情。我妹妹出了点儿事儿……”许二有点儿尴尬的说道。

    “哦,是这么回事儿!既然这样,那当然可以了,你要请几天假?”我问道。

    “嗯……这个我也说不好……对不起,刘总。”许二说道。

    “好吧,你有事儿的话尽管去办吧,我和丁总打个招呼就是了,我自己也能开车,没关系的。”我点头道。

    “谢谢您了,刘总。”许二感激道:“如果不是事情很麻烦,我也不用这么着急了!”

    “呵呵。谁家没有点儿事儿呢。你尽快去吧,这样吧,现在已经进了市区了,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快去办事儿吧!”我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啊,刘总您……”许二拒绝道。

    “怎么不好意思,我又不着急,你快停车!”我对许二说道。

    “可是……”许二还想说什么。

    “停车。”我说道。

    许二没办法。只得把车停靠在了路边地公交车站台处。

    “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的电话的。”我下了车,对许二说道。

    “谢谢您,刘总。”许二点了点头。

    下了车,我一抬头,哈!居然是少年宫那一站!我不禁想起了若干时间以前。我和赵颜妍在这个车站等车去看电影时的情景,一晃,真快啊!

    不知道许金德那老头,噢不,应该是我的岳爷爷了,现在怎么样了呢?既然来了,顺道就去拜访一下吧,倒不如趁着几天有时间,把我的亲家拜访个遍。

    我信步来到了市少年宫,这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来这里上晚课的学生刚刚下课,正三三两两地从里面跑出来。

    看着一张张天真纯朴的笑脸。曾几何时,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个。只不过。这笑脸之下,还有多少的纯真呢?

    我认为我和赵颜妍已经属于早恋的行列了,但是看着从少年宫离出来的一对对拉着手地初中生情侣,我不禁感叹,真是时代在发展,我都快落伍了。

    “大叔,借我们几个点儿钱花花!”我正看着眼前的情景浮想联翩,听到声音一回头。看见三个染着头发的年轻人——应该是小孩儿!

    大叔?我靠了,我怎么都成大叔了?因为今天出门拜访刘振海。所以我特意穿得正式了一些,西服领带,看着自己这一身行头,似乎是成熟了一点儿,可是也没有必要叫我大叔啊?!

    我绕有兴趣的看着这三个小屁孩儿,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小混混级别的角色了。每天应付着司徒亮、雷小龙那种硬角色,看到这三个小孩儿,觉得有些好笑。

    “你们要钱干什么?”我也不急着出手教训他们,毕竟这三个小孩儿虽然穿戴打扮都很社会,但是脸庞的稚嫩却真实地告诉了人们他们的年纪。

    真正的黑社会,没有人会整得这么花里胡哨,又是染头发又是破牛仔裤。什么时候见到郭庆这种打扮了?但是却依然很牛。

    “要钱?哈哈,大叔,你是哪个朝代穿越过来的啊?要钱当然是花了!”一个小混混说道。

    “哦,你们现在应该是上学的年纪吧?花什么钱啊?”我问道。

    “靠!”另一个混混鄙夷地说道:“吃饭喝酒泡妞啊!哪样儿不需要钱?”

    “就是,你快点儿把钱拿出来,爽气点儿,看你穿得人五人刘的,也不像是个穷光蛋!”第三个混混说道。

    我摇了摇头,听着三个孩子那稚嫩地声音,其中一个还没有变声,我不禁茫然:“我给你们钱可以,但是你们得回答我,你们为什么这么小会出来混?”

    “大叔,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啊!赶紧麻利点儿把钱拍出来,不然哥几个硝你啊!”第一个小混混威胁道。

    “呵呵,我就是好奇,说吧,要多少钱?”我笑道。

    “最起码也得给我们三百……不,五百!”第二个混混说道。

    我摇了摇头,不想和这几个小孩子计较,伸手在裤兜里摸了摸,掏出来,只有三百多块钱。因为今天是去拜访刘振海的,而且又有车接我,所以今天早上出门我也没带什么钱,就带了点儿零钱,剩下地就是银行卡了。

    “就三百多了,你们要不要?”我摇了摇头问道。

    “要!怎么不要!”第一个混混伸手就要来抢。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出来当混混?”我问道。

    “好吧,那我们就告诉你,出来混多风光,还有小妹妹青睐,我们要像当年的新江黑道传奇人物郭庆老大那样,横扫新江黑道!”第三个混混骄傲的说道。

    “你也说了,新江的黑道老大是郭庆,你们怎么横扫?”我问道。

    “大叔,你落伍了,郭庆早就离开新江了!”第一个混混鄙视道。

    我摇了摇头,走了?他走了,三猴子可没走。不过这群小孩儿,思想实在是太简单了。让他们去碰点儿壁也好,省得成天不学好。

    “那祝你们梦想成真。”说完,我就走进了少年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