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宫的橱窗里,还有我和赵颜妍还有许芸得的奖状复印件,以及我们几个的头像大照片。只不过我当时选了一张普普通通的照的书呆子一样的照片交给了许老头,那时候我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我。

    “这位先生,这几个人曾经都是我们少年宫计算机班的学生,请问你家里面有人想来这里学习吗?”虽然多年没见,但是听声音,我就可以判断出来这是许金德的声音。

    “许老师。”我转过头去,微笑的对许金德道。

    “你是……”许金德看了我半天,才恍然道:“你是刘磊!”

    “是啊,许老师,我来看您了。”我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你还能记得老师,真是太好了!”许金德看见我也很高兴,毕竟我当年是他最得意的学生,给少年宫争了光。

    “我怎么会忘记许老师呢,这里可是我梦想发源的地方。”我说的丝毫不夸张,我的第一个作品曙光输入法就是在少年宫的电脑上开发出来的,说这里是我梦想的发迹之地一点儿也不为过!

    “呵呵,老师听了很高兴啊!你现在应该上大学呢吧,怎么突然回来找我了?”许金德有些奇怪的问道。

    “是在这样的,我家里面有些事情。我回来处理了一下。顺道来看望一下您老人家!”我说道。

    “是这样啊!”许金德点了点头。

    “对了,许老师,您下课了么?我正好没吃晚饭,我请您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聊。”我说道。

    “你是我地学生,怎么能让你请我呢?”许金德摇了摇头道:“我刚下课,芸这孩子也不在家,我正好也不想在家里开火。走吧,我请你!”

    “呵呵,那怎么行!您别忘了,学生我也是个小富人了!”我笑道。

    “哦,对了,我都忘记了。你那时候就已经自己写软件卖钱了!曙光的赵总裁也来看过我几次,他的公司是越做越大了!”许金德感慨道。

    “是啊,当年我卖他软件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公司。”我点了点头。

    “嗯,我听说了,你那个输入法可是没少卖钱啊,芸和我说过的。当时可是把那丫头眼馋得不得了啊!成天在我面前提你,我那时候都想,你们要是年纪大点儿,芸没准儿会喜欢上你呢。”许金德开玩笑道。

    但是在我听来。这根本就一点儿都不好笑。当时的事情,也只有我心里清楚。我和许之间的辗转艰难。不是可以说得出来的。

    我强自笑了笑说道:“是啊,许芸可是个小美女。当时还是我们学校地校花呢,要是她愿意,我还真想找她做女朋友。”

    我和许金德在少年宫附近,找了一家大排档,许金德执意要在这里,我也没有反对。偶尔享受一下这里那种热闹的情景也是不错的。

    “老板,来一条水煮鱼,一盘油炸花生米。半斤鸡汁干豆腐,外加两杯扎啤!”我对大排档的老板说道。

    “好咧!马上来!一共二十八元!”老板说道。

    许金德抢先把钱付了。我也没有推让。要是去大酒店还好说,可以刷卡,在这里吃,只能付现金了,而现金我刚才都给了那三个小屁孩儿。

    “他家的水煮鱼做得很地道,我下课之后没什么事儿的时候总来吃,很麻辣地!”许金德指着上来的水煮鱼说道。

    “好的,我能吃辣的!”我吃了一口鱼肉,貌似还不错!再吃第二口,就有些不想放下筷子了!

    “这几年怎么样?还和你那个小女朋友在一起呢吗?”许金德几大口啤酒下肚,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这些年还不错吧,开发了些产品,赚了点儿钱。”我笑道:“我和她还在一起呢,对了,许老师,您可能不知道,我和她当年,还有一段故事呢!”

    “哦?什么故事?”许金德来了兴趣。

    于是,我就把我到赵叔的公司卖软件,然后突然被赵叔喝问认不认识赵颜妍那件事儿讲给了许金德听。

    “你说那小丫头是赵军生的女儿?”许金德的也很惊讶:“太巧了啊!真是太巧了。你们两个啊,真是很有缘份啊!”

    “呵呵,谢谢许老师。”我也笑道。

    “对了,小刘,你在b市上学吧?”许金德喝完了手中的扎啤,又叫了一杯。脸也有些红了,显是醉了。

    “是啊,我在华夏大学。”我点头道。

    “你这一阵子,是不是见过许芸那丫头?”许金德面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我心中一惊,难道许金德知道些什么了?

    “许老师,为什么这么问?”我没有正面回答。

    “芸已经好几年没和我说起你了,可是就在前些日子,每次和我打电话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提到你的名字。小刘,你们是不是见过面了?”许金德又喝了一口扎啤说道。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也不用骗我,;老头子我也是过来人了,从那丫头地语气听来,她八成是已经喜欢上你了!”许金德说道。

    “这……许老师,不瞒您说,不错!我和许芸见过面了,而且,我们两个不但确定了恋爱关系而且已经住在一起了!我这次来找您,就是想和您说这件事儿的!”我一咬牙,硬着头皮把事情地真相说了出来。

    许金德抬起头来,眯缝着眼睛看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让我浑身的不舒服。

    过了半天,许金德突然哈哈一笑道:“果然不错!许芸这丫头没有看错人!小伙子,出了事情敢于面对那是非常了不起的!”

    我汗一个!原来这老头根本就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