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的事儿,许芸上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全和我说了!本来我是不赞成的,但是我听她说,她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对你芳心暗许了,而且这么多年了都没能把你给忘记,而且这辈子不可能再喜欢其他的男人了,我才勉强没有说什么。”许金德继续说道:“你也知道,芸这孩子从小性格就倔强,我如果强加干涉,甚至会适得其反。刚才你一来找我,其实我就猜到是什么事情了,我就想听你怎么说!如果你是满嘴瞎话,我就是拼着老命也不能把芸托付给你,但是你能勇敢的承认,让我很惊讶!我原本还以为你会编出什么天花乱坠的理由来搪塞我,推说你们没有关系,但是你没有让我失望!事情能发展成这样我很欣慰,起码许芸不是给人当二奶去,你未婚,她未嫁,我老了,年轻人的事儿我也不想掺和,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论你将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许伤害了芸,你也知道,她从小就缺少父母的爱,在感情上已经很残缺了,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许老师……啊,不,爷爷,您放心,我决不会辜负许芸对我的一片心意!就算我将来不能给她明媒正娶,也一定会给她个儿孙满堂!”我有些激动地说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们地事儿我不管了。只要许自己开心,我也就不过问,但是她要是伤心了,我可不饶你!”许金德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对我说道:“小刘阿,我喝多了,有点儿困,岁数大了,撑不住了。回家睡觉去了,有空和芸会来看我!”

    “爷爷,我送你吧!”我说道。

    “不用,我家就在前面儿,一拐弯就到了。”许金德摆了摆手说道。然后快步离开了。

    我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此刻已经是快到夏日了,但我的身上仍旧出了一层冷汗!真是有惊无险啊,亏了我当时我的破釜沉舟,不然还换不来今天的幸福生活!

    又搞定一个!谁说老婆多了好?光是和老婆娘家的人谈判就是一项苦差事!

    我把桌上剩下的水煮鱼吃了个干净,看来这种路边摊也是特色十足啊!摸摸只剩下几张银行卡地瘪瘪的衣兜,看来坐车是不可能了,只能步行回家了。

    离开路边的大排档,没走多远,就看见五个大汉拿着酒瓶子叫骂着追赶着几个小子,我定睛一看?哈!这不是那三个小屁孩儿么?不知道这回是跟谁装b被人

    其中一个小屁孩儿的脑袋已经被打出血了。另外两个也是满身的狼藉,正在拼命的向我地方向跑过来。

    “啪”一个酒瓶子飞了过来。砸中了其中一个小屁孩儿的后脑勺,直接把他拍到了地上。

    “王伟!”另外两个小屁孩儿对那个趴下的小屁孩儿惊叫道。就在他们两个一迟疑的刹那。后面的大汉赶了过来,把他们三个摁住就一顿爆踢。

    “住手!”我走了过去。虽然我很想让这三个小孩儿受点儿教训,让他们知道社会的复杂,但是也没必要让他们成为残疾。

    “咦?”打人的四个大汉抬起头来看着我,道:“你是干什么的?最好别多管闲事儿!”

    可能是因为我穿着西装,这些人有些顾及,所以说话也客气了几分。

    “四位,这三个都是小孩儿。差不多就行了,出手没必要那么黑吧?”我指着躺在地上的三个小屁孩儿说道。

    “他们在迪巴里摸我家小姐的屁股!”其中一个大汉说道:“你说是不是应该教训他们一顿?”

    我靠。这仨人真是自作自受了,不过我看见了就不能不管,于是说道:“你们教训也教训过了,就饶了他们吧!”

    了,指着我骂道:“你***再这么墨迹,我连你也一起揍!”

    本来我见第一个与我说话地人还算和气,也就心平气和的与他们讲道理,而这个家伙据然骂我,我一股火起,上去就给了那个大汉一个嘴巴子冷笑道:“不用你揍我,我先教训你了!”

    顿时,那个大汉地腮帮子就高高地肿了起来,像个大馒头一样。

    “兄弟们,弄他!”被打了的大汉气急败坏的大叫道。说着,就提起拳头向我砸了过来,我一个闪避然后顺手一拳过去,这家伙就只有倒在地上呻吟的份儿了。

    其他三人见我会功夫,纷纷操起了手上的酒瓶等凶器向我逼来,可是他们这种程度的攻击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在我飞快地躲闪之下,一个大汉成功的将酒瓶子砸在了另一个大汉的脑袋上。

    剩下地两个大汉,一个被我踢倒了地上,另一个掏出了手机,哇啦哇啦的说了半天,然后对我说道:“小子,你有种不要跑!”

    我根本也没想跑,我要是走了,倒霉地就是这三个小孩儿了。

    过了一会儿,一辆大金杯面包车吱嘎一下停在了我们面前,从里面跳出了几个拿着砍刀的大汉,后面还有一个什么也没拿但是和我一样穿着西装派头十足的家伙。

    “老板!”那个大汉赶紧跑了过去,然后指着我说道:“老板,就是他,我们正给小姐出头,就是这个家伙横插了一杠!”

    被称作老板的家伙看了看我,然后对那个大汉点了点头,向我走了过来。

    “这位兄弟是做什么的?”那老板问道。

    “无业游民。”我随口答道。

    老板听我这么说,脸色一变,又在我身上扫视了半天,估计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于是说道:“鄙人张天海,我的手下正在给我女儿出气,请问兄弟为什么加以阻拦,还打伤我的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