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几个手下不依不饶,已经教训过人了,还纠缠着不放,这几个还都是小孩子,教训一下就算了!”我指着地上躺着的几个小屁孩儿说道。

    张天海微微一皱眉,道:“我的人不依不饶固然不对,可是这位小兄弟你未免下手也太重了吧?你看我这四个手下,除了一个还能站起来,另外三个一个骨折,一个脑瓜子开瓢。”

    “脑瓜子开瓢的不是我干的,是他们自相残杀。”我指着那个脑袋已经变成了血葫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大汉笑道。

    张天海听我这么说,顿时脸色铁青,看了一眼身边那个唯一站着的大汉问道:“真的么?”

    那大汉也不敢隐瞒,当下点了点头。

    “哼!就算这个不是,那这两个人呢!”张天海心里开始盘算,看这眼前的人,似乎是个有钱人,穿得还不错,如果揍他一顿,自己也得不到什么,倒不如诈他一笔钱出来。于是当下说道:“你把我的人给打了,而且都是重伤,是不是要给我点儿说法啊?”

    “那你说怎么办?”我看着张天海问道。

    “这样吧,你赔给我二十万的医药费,这事儿就算了,要不我的手下可不客气了。”张天海沉吟了一下说道。

    “二十万?你看我身上像能装下二十万地样子吗?”我摊了摊手说道。

    “你可以打电话叫人给你送!”张天海提醒道。

    这时候。那三个小孩儿已经爬了起来,惊恐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这三人也没有受什么重击,虽然外表看着挺吓人,其实都是些皮外伤,不像被我打趴下的那几个,不是骨头折了就是内伤。

    “打电话?好主意。不过我要是不打呢?”我准备逗逗这几个人。

    “不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张天海是什么人!你不是新江市本地人吧?”张天海问道。

    “我刚回来没多长时间。”我说道:“不过三年前也没听说过你啊?”

    “哼,现在新江市。严一同倒台后,就是我们张总的天下了!马道口的李子原来也挺牛逼,前几天和我们张总装,被整医院去了!”张天海的手下说道。

    等等?那个严一同我倒是知道,就是前一阵子被我搞掉的那家伙。可是什么李子什么地都是谁啊?

    “李子是谁?”我莫名的问道。

    “李子就是弘发娱乐城的老板!”张天海的手下说道。

    “那你们张总呢?”我又继续问道。

    “我们张总是兴凯夜总会的老板,道上的朋友多着呢。小子,你识相点儿,把钱送过来,不然我保准儿你明天就躺医院里去!”张天海地手下威胁道。

    我晕,我说我怎么没听说过,我还以为新江又冒出什么新的黑社会组织了,原来都是夜总会的老板!很多夜总会的老板一般都和黑道有点儿联系,为人也比较嚣张,但是那是对普通人来讲,但是他们如果面对真正的黑道上的人。就会变得卑躬屈膝起来。

    这种行走于黑道边缘的人,往往才是最嚣张的。

    原本我还以为这个张天海是个新的帮派的黑道大哥。正准备出手给灭了,没想到只是一家夜总会地老板。看来不必我出手了。

    “大叔。你给他钱吧,我们认识他,他和狼哥很有交情……”其中一个小屁孩儿对我说道。

    “狼哥是哪个?”我又开始莫名奇妙。难道真的是我离开太久了?还我已经过时了?

    “啊!你连狼哥都不知道!郭老大走后就把帮里地事情交给了下面的小弟,咱们这条街就是地狼哥罩的!”小孩儿解释道。

    “喂!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张天海的手下呵斥道:“想好了没有?”

    “好吧,不过我得打个电话叫人把钱送来。”我对张天海说道。

    “可以,但是你最好别和我玩儿什么花样儿!”张天海说道。

    我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三猴子啊。我是你老板!我现在少年宫旁边那条街……对,就是大排档前面儿。你给我送……你等等,要多少钱来着?”我抬头对张天海问道。

    “二十万!”张天海说道。

    “哦,二十万,对,你再对带点儿吧,我没钱打车了,什么?许二哪儿去了?这事儿你来了咱俩再说吧,我着急!你快点儿啊!”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好了,等着吧!”我说完,悠闲的坐到路边儿的花坛上去了。

    张天海也诈过一些人的钱,不过那帮人在叫人来送钱的时候,都吓得不得了,张天海见面前这人居然悠哉悠哉地,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也打起鼓来,这人儿该不是有所持吧?如果他刚才是打电话叫人地话,那自己岂不是要吃亏了?

    张天海对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手下立刻会意,拿出手机拨通了狼哥的电话。

    在张天海看来,无论新江市道上的人还是小混混,没有一个不认识狼哥的,自己如果把狼哥找来,如果对方玩花招,不论找的是谁,狼哥都可以帮自己都能摆平。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辆解放大卡车载着一车人奔驰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辆213普车。

    这丁保三不会弄这么大的阵势吧,吓唬一个夜总会的老板不用整得这么大的排场吧?

    不过,那辆213普停下车以后,就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三十多岁叼着烟卷的小伙子,张天海连忙迎了过去说道:“狼哥,您来了!”

    “张总啊,这次灭谁啊?”狼哥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次……”张天海把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担心说了一遍,不过这二十万里面,十万块钱就变成了狼哥的。

    狼哥听了张天海答应自己的出场费,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事儿包我身上了,不行咱就直接灭他们!”

    张天海看着狼哥这么多的小弟,也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