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差不多又十分钟的时间,丁保三的那辆奔驰车才姗姗来迟。

    “这可能是那小子找来的人。”张天海对狼哥说道。

    “没问题,我给你摆平!”狼哥说着就走了过去。

    丁保三的司机小弟从车上跳下来,正要给丁保三开门,丁保三已经自己推开车门跳了出来:“老板,我来了!”

    “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慢呢!”我见丁保三比那个狼哥来的还慢,不禁有些生气。

    “我这不是给您凑钱去了吗!公司今天的收入都存银行了,我跑了好几个场子才凑够这二十多万!”丁保三气喘吁吁的说道。

    我歉意地笑了笑,看来我还误解他了!

    “我x!你就是来送钱的吧!别墨迹,赶紧把钱拿出来!”狼哥边走过来,边对我和丁保三说道。

    此刻丁保三是面向我的,狼哥没有看清他。而丁保三听见有人居然在他老板面前骂人,立刻就怒了,转过身去,连来人是谁都没看清,上去就是一脚。

    “你***敢踢我……!”狼哥骂了半句,后半句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狼哥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丁保三,过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老大,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你小字现在挺牛逼啊。都敢骂人了!”丁保三一看,这人居然是自己地手下,更加气愤,这不摆明了在自己老板面前打自己的脸吗!

    “这……老大,我……”狼哥刚才还威风无限,这时候马上就换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态。

    “我明白了,原来就是你小子敲诈我老板的钱啊!你他***是不是不想活了?”丁保三一看到眼前的情景,旋即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不是。不是我……是他!”狼哥瞬间就把张天海给出卖了。

    张天海在新江市也是个人物了,自然也认识丁保三。但是丁保三并不认识他。张天海见丁保三来了,就知道事情不妙,看丁保三对那个人还是恭敬有加,想来肯定是个大人物。这次真是踢到铁板上了,于是赶紧解释道:“误会啊。三爷,狼哥,我和这位老板开个玩笑的,我哪能随便诈别人钱呢!”

    “张老板哪能诈我钱呢,三猴子,你们误会了。”我笑道。

    “是啊,是啊,三爷,您看,这位老板都会所没有了……”张天海听我说他没有敲诈。顿时松了一口气,但却又为我居然敢叫丁保三为三猴子感到惊讶。不过他更惊讶地是。我为什么会为他开托,不过他马上就知道他自己想得太好了。

    “张老板就是跟我要点儿他手下的医疗费!”我紧接着说道:“三猴子。把二十万给他,张老板小家小业的也不容易,我把人家手下打伤了,赔点儿钱是正常的!”

    三猴子听我这么说,立刻就从把提包拉开了,里面是一大堆百元大钞。

    “张老板,你点一点吧?钱财当面点清,过后概不负责。”我笑嘻嘻的说道。

    “这……这位老板。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我和你闹着玩儿地!”张天海哪敢收这钱!他今天把钱收了,明天还想不想继续在新江开夜总会了!

    “不打紧的,你开玩笑,我可是当真了,你要是不要,人家三猴子不是白跑了一趟?”我撇了撇嘴说道。

    “厄,其实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我的人把这三位小兄弟打伤了,我们应该赔他们二十万的医药费,这位老板误会了我的意思!”张天海词不达意的说道。

    张天海这个撇脚的理由就算是傻子也不会相信的!不过我和丁保三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张天海地意思,这家伙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哦?是吗?”我问道:“看来是我理解错了啊!”

    “对!没错,这位老板,是您理解错了,钱我马上就叫人给您送来!”张天海看我松口,连忙借坡下驴。

    “呵呵,原来是一场误会啊,不过刚才你好像答应这位……狼哥是吧?你刚才好像答应狼哥也给他10万块钱?”我指着狼哥说

    “是的,是地!一会儿我一起拿来!”张天海咬着牙说道。

    说完,张天海就吩咐手下去取钱去了。

    “算了吧,以后你看管好你的手下就行了,这件事儿我也不想追究了,以后做人本分一些,不要有点儿钱自以为认识几个黑道上地人就嚣张了!”我对张天海说道。

    “啊?”张天海听后张大了嘴巴,他不相信我就这么的放过他了。

    “你……是说我可以走了?”张天海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啊,带着你的手下,不过不好意思,医药费你就自己掏吧。我给你钱你也不能要,对吧?”我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能要,我怎么能要您的钱呢,那等于打我的脸一样吗!”张天海接口道。

    “行了,那你走吧,后会无期。”我对张天海说道。

    “谢谢,谢谢!谢谢老板,谢谢三爷!”张天海点头哈腰的说道。然后让其他地手下带着那两个受伤的手下一起离开了。

    “阿狼,这是怎么回事儿?”张天海在这里地时候,丁保三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张天海一走,丁保三立刻严厉的对狼哥喝道。

    “老大……我……那个张天海的夜总会在这条街,是我罩的,他有麻烦都找我……”狼哥解释道。

    “你给他当打手是吗?”丁保三一挑眉毛说道。

    “不是……我……”狼哥想解释,可是这次被丁保三抓个正着,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

    “你自己回帮里面,请帮规处置吧。”丁保三淡淡地说道。

    哥灰溜溜的说道。

    而此刻,我转眼看了看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三个小屁孩儿,正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我……

    “老板,让我们跟你吧!”半晌,这三个小屁孩儿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