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屁孩儿征用一种无比崇拜的目光看着我。丁保三居然管我叫老板!

    “老板,您就是传说中的……郭老大?”其中一个小屁孩儿问道。

    “呃……不是,但是郭庆是我朋友。”我说道。

    “那……三爷为什么管你叫老板?”小屁孩儿问道。

    “呃……因为我是他的老板,所以他叫我老板。”我说道。

    “那你也是黑社会大哥了?”小屁孩儿兴奋的问道。

    “貌似不是,我要是黑社会大哥还能让你们抢劫吗?”我笑道。

    “啊!对不起,我们三个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三个小屁孩儿以为我要报复他们,连忙道歉。

    “没什么,你们三个叫什么名字?”我摇了摇头。

    “我叫王伟。”

    “我叫于飞超。”

    “我叫张宇亮。”

    “看你们三个的年纪应该还在上学吧?”我问道。

    “我们……被学校开除了。”三个小屁孩儿说道:“再说我们也不想上学了,没什么意思。”

    “上学是为了学知识,怎么能说没用呢!”虽然我承认条条大路通罗马,行行出状元这个道理,但是毕竟像他们三个这种年级走上社会还是太早了。很有可能混混谔谔地混一辈子。

    “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被开除了!”王伟指着张宇亮说道:“他原来是我们班级的前十名!”

    “前十名!”我有些莫名道:“前十名怎么也被开除了?”

    “我们两个成绩也不是太差,只是我们三人把教导主任的儿子给打了……”王伟说道。

    “把教导主任的儿子打了?你们打人家干什么?”我嘴上问道,心里却已经判定了,这个教导主任的儿子在学校肯定是飞扬拔邑那伙的,我也是从他们这年纪过来的,刘科生那家伙就是个典范。

    “他调戏于飞超的女朋友,我们和于飞超是好兄弟。我和张宇亮一生气就把他给打了,本来想吓唬吓唬他就算了,没想到他把实情告诉了他爸,结果事情闹大了……我们三个都是单亲家庭,父母都不要我们了,教导主任见我们也没什么背景。就把我们都开除了。”王伟说道。

    我看了一眼于飞超,这小子长得还真是帅,有我年轻时候地样子。“这么小就有女朋友了……”我此话一出,自己都有些哑然。曾几何时,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有赵颜妍和陈薇儿两个女朋友了。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一样。

    如果,当时我不是认识赵叔,不是身怀异能,可能也会像他们一样被人欺负吧?估计我要是没什么背景。当时刘科生没准儿也会把我搞出学校去。

    于飞超不好意思的一笑道:“我俩是青梅竹马……可是,现在我也不好意思去找她了。”

    “如果能回学校的话。你们还愿意回去吗?”我问道。其实是想看看这三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无药可救了。如果他们自暴自弃,我也没办法。随便派给丁保三让他安排一个场子叫他们当小弟去。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终于点了点头。

    “可是,我们还能回去吗?”看得出来,于飞超是最想回到学校地。他应该是还记挂着他的小女朋友。

    “当然。”我笑着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们都想回去念书,我可以替你们安排。但是去了学校,就不要想社会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这些还不是你们该想的,好好读书。以后可以到三猴子的公司上班。你们看他虽然是走黑道的,但也在往白的方向发展。所以你们这种从社会底层混起的想法是根本不可取的!”

    “这样吧,既然你们的父母都不要你们了,你们就跟着三猴子吧,让他给你们安排个住处,监督你们学习!”我说道。

    “三爷……”三个小孩儿对丁保三还是有些惧怕。

    “什么三爷啊,就叫他三哥吧!”我说道。其实丁保三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

    我将他们交给了丁保三,然后给叶伯伯也就是叶潇潇地父亲打了个电话,很容易就把事情办妥了。那教导主任再牛x,干。知道于飞超三人找到了大靠山,也消停了不少。而他儿子,看到于飞超三人每天都有黑衣保镖车接车送,跟黑道少爷似的,更是不敢造次了。

    这两天安排好这一切,我也该回b市上学了,我可是答应丁文峰去加入了他地那个什么武术学会,结果一次活动都没参加,他打来电话,说是年底有个国际武术交流赛,想和我商量一下。当我问他为什么和我商量时,丁文峰苦笑道:这武术学会除了我这个会长,就你一个成员!

    临走时,丁保三亲自开车到机场送我,我把许二的事情和丁保三说了一下,丁保三也很是担心,埋怨许二有事情不和自己说,也帮不上什么忙。

    正说着许二地事儿,我的电话就响了。竟然就是许二打来的。

    “刘总,我是许二。”许二道。

    “许大哥,你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我问道。

    “刘总,让您费心了……”许二有些犹豫道。

    “许二,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有的话就直说,只要帮的上忙的,一定尽力而为。”我听出许二四化有什么话要说。

    “……我想让您和丁总商量一下,帮我说说,看看能不能先把我以后地工资支付了……”沉默了一会儿,许二才说道。

    “工资?你缺钱?”我问道。

    “嗯……我妹子闯了点儿祸,对方要我赔偿五十万元……”许二苦涩的说道。

    “五十万?怎么要你赔这么多?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详细和我说说!”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