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越想越气,人说酒能壮胆,色却也能壮胆。暴发户虽然知道自己不能把那个小妞怎么样,但是嚣张一下发泄自己的不满还是可以的。

    等杜小威把车开出去后,暴发户一踩油门也跟了上去。

    “刘总,后面那辆本田雅阁跟过来了。”许二说道。

    “不管他。”我没怎么在意。

    却没有想到,那辆本田雅阁却狂踩油门一下子窜到了我们的车前面,很是嚣张的别了我们一下,杜小威吓了一跳,赶紧踩了一脚刹车。

    那辆本田雅阁超过我们之后,绝尘而去,只留下一串嚣张的笑声。

    “怎么办?”杜小威脸色有些铁青。刚才下去理论的时候杜小威已经够生气的了,不过当时还是忍着没有发作,而此刻真的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知道杜小威不出一口气的话心里也不会舒服的。

    “好的,刘总,你们抓紧了。”杜小威换了档,一踩油门桑塔纳2000飞了出去。

    那开着本田雅阁的暴发户正开着收音机听着“得意的笑”兴奋着呢,忽然看到身后那辆桑塔纳2000又出+向自己飞驰而来。而且,有着要超过他的迹象。

    自己地本田雅阁怎么跑不过他的桑塔纳2000!暴发户有些郁闷。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车子像火箭炮发射似的戈登一下子窜了出去。

    而杜小威丝毫不甘示弱,紧咬着本田雅阁不放的跟了过去。杜小威加大了档位,桑塔纳2000嗖的一下子超:

    暴发户使劲地踩着油门,脚丫子都要踩出血泡来了,可是愣是追不上人家的桑塔纳2000,气得直骂娘。

    “嘟嘟。”桑塔纳的报警器响了起来。

    “前面一千米有警方的测速系统。”杜小威看了一眼报警器说道。随即放慢了车速。

    而那暴发户见桑塔纳2000放慢了速使劲踩着油门,这回终于刺溜一下子超了过去,风驰电掣地向前方驶去。

    “傻逼。”杜小威骂了一句。随即又把车速降了一档。

    果然,我们没开多久,就在前方看见了两个警察,旁边摆着摄像机、测速仪等设备。而那辆本田雅阁正停在路边。那个暴发户垂头丧气的接受着检查。

    杜小威故意放慢了速度,经过那个暴发户身边时,还特意咳嗽了两声,气得那暴发户咬牙切齿的骂道:“我x你妈!”

    “你骂谁呢?”那交警听见暴发户骂人,立刻来气了。自己处理过这么多违章的司机,哪个不是虚心的陪着笑脸,这家伙居然还敢骂人!刚才看他还低声下气的,自己刚转过身去就变了副嘴脸,虽然声音小,但是自己还是听得真切。本来还想放他一马。这回立刻决定按规章上面最重地制度处罚他。

    “我……”暴发户正想解释,却发现那辆桑塔纳2000已经开的没影了。

    “驾驶证拿出来!”交警怒道。

    ……………………

    我把夏先送回了我的别墅。赵颜妍和夏算是老朋友了,而其他几女也都知道我前一段时间去美国的目的。所以对夏也是格外的亲热。

    我让夏先在别墅呆几天,然后我和她一起去拜访她的父母。

    然后我和许二来到了书房里,许二才把他没妹妹的事情告诉给我。

    原来,许二的妹妹在b市上学的时候,勤工俭学,在一个有钱人家当钟点工,那家地男主人经常在女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但是被她严辞拒绝后。男主人倒也老实了许多,不过嘴上却不闲着。总是想提出一些非份要求甚至想包养许二地妹妹。

    许二的妹妹对男主人虽然很是厌恶,但是看在很高地薪水的面子上,也忍着没有发作一直做了下去。但是最近的一次意外却打破了这个平衡。

    许二的妹妹在擦柜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上面的一个花瓶等到了地上,然后摔碎了。其实事后许二的妹妹回忆才发现,那个花瓶放的位置很不合理,只要稍微地不小心就会碰到。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想这些也没有用了,许二的妹妹就想赔他地花瓶,但是男主人却指着花瓶碎片的底部一个小小的印章说,这花瓶是崇祯年间官窑出来的,价值连城,最少要五十万!

    许二的妹妹听后都吓傻了,她从小到大,最多才见过几千元,也就是她带来的学费,五十万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一辈子可能都无法赚得到的数字。

    这时候,男主人就换了一副嘴脸说,只要她跟着他,给他做二奶,做十年,就把这五十万给顶了。许二的妹妹吓得都哭了,跑出来给许二打电话,结果许二来到b市以后,和那个男主人谈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那个男主人就一口咬定花瓶值五十万,要不就赔钱。

    男主人是当地人,又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有钱有势,许二根本就无计可施。许二在b市人生地不熟的,谁也不认识,:_必会赢,无奈之下只得给我打来电话。他不敢直接和丁保三说,知道我和丁保三关系很好,想让我帮着给他说说,看看能不能提前支付他的薪水。于是就发生了他给我打电话那一幕。

    “那花瓶的碎片你有没有拿到手?”我问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这种事情,在后世德报纸上屡见不鲜,很多人弄一些假的古玩放在家里,故意让家里的佣人或者保姆打破,好讹诈钱财。其实那些古玩根本就是赝品。虽然我不敢保证这个男主人用的也是赝品,但是就冲着他这样有所预谋来看,他肯定是没安好心,所以花瓶的真伪也就变得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