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门,许二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我焦急的问道:“刘总,您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您说我妹妹就要给他当情妇了?丁总不肯借给我钱吗?”

    看着连珠炮一样问我的许二,我拍了拍他得肩膀笑道:“你放心吧!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我这回要让那个陆宝强赔了夫人又折兵!”

    “赔了夫人又折兵?”许二纳闷道。

    “是啊!从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来看,陆宝强对你妹妹已经有点儿走火入魔非得到不可了!不然也不能处心积虑的弄出个花瓶事件来!陆宝强既然能出五十万来包养你妹妹,就说明他誓在必得。”我继续说道:“而我们正好可以利用他这一点,反过来搞他一下子!”

    “利用?怎么利用?怎么搞他一下子?”许二奇怪的问道。

    “呵呵,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让杜小威他……如此这般的……”我解释道。

    “啊?这样能行吗?陆宝强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许二不太相信的问道。

    “呵呵,肯定会!估计他现在已经猴急猴急的精虫上脑了!”我笑道。

    与此同时,陆宝强的家中。

    陆宝强正在屋里转来转去,有些犹豫不定。他没想到许二居然找了这么个人来。看来事情有点儿难度啊!虽然事情不能像以前那么顺利了,但是也不是不可为。

    陆宝强来到了书柜边上,打开了书柜地玻璃门,从书柜的最下层拿出一个盒子,用钥匙打开了盒子的小缩头,看着里面的一个瓷器花瓶,有些不舍,又有些犹豫。

    不过最终。陆宝强还是将花瓶拿了出来,一咬牙,举过了头顶。他感觉自己的汗珠已经开始往外沁了,手也有些发抖!这个花瓶可是真正的崇祯官窑品啊,价值何止五十万啊,自己当年买来的时候就已经三百万了。现在市价最少在千万以上!

    不过千万对陆宝强来说,虽然不能说多,但也不少了。起码也是公司一年的收入了。此时,陆宝强地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许雪筠婀娜多姿的身影,那性感的小屁股,凸凹有致的身材……

    许雪筠每次来做家务的时候,陆宝强总是在背后盯着她的小屁屁想入非非。每次她走了以后,陆宝强都会飞快地跑到卫生间去用手解决问题。陆宝强也不是没见过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就算再漂亮也不过是素质低下的小姐,一点儿品味都没有。像许雪筠这样既漂亮,又清纯的大学生可就不好找了。陆宝强每次都能在意淫中得到一点点儿的满足,他太想实实在在的拥有许雪筠了!

    想到这里。陆宝强终于下了一个决心,手一松,花瓶落下,掉落在地,“啪”的一声,摔成了碎片。

    看着满地的碎片,陆宝强笑了,笑得是那么的淫荡……

    陆宝强将原来的那些碎片倒进了垃圾桶。把地上的碎片装入了盒子中,又放回了书架。

    做完这一切。陆宝强满足地坐回了沙发上,闭上眼睛,开始幻想起来……

    ……………………

    第二天,我们三人准时地来到了陆宝强的家里,与我们同去地,是一位来自权威鉴定中心的专家。

    “陆先生,这位是b市xx古玩珍宝行地专家,杨先生。”我对陆宝强说道。

    “杨先生,您好!”陆宝强也属于上流社会的人了,自然听说国杨先生的名头。

    “好了,陆先生,你可以把碎片拿出来给杨先生鉴定一下了吧?”我说道。

    “好的,好的!那是自然!”陆宝强很是镇定的说道,与昨天那警惕的表情截然不同。

    陆宝强将那个盒子拿了出来,放到了我们面前。杨先生取出放大镜,仔细地对那些碎片查看起来。

    陆宝强则是泰然自若,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倒是许二,满脸地紧张,忐忑不安。

    “怎么样,杨先生?”陆宝强笑着问道。

    “不错!这正是崇祯年间官窑的花瓶!”杨先生放下放大镜,很是自信地说道。

    “杨先生,您确定?”我故意问道。

    “没错,我确定!”杨先生点头道。

    “哈哈!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我都说了没有必要检验的!”陆宝强脸上笑着,心里却在滴血!价值连城的花瓶啊!不过换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也值得了!

    “哦,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本来应该履行约定的……”我拿过那些碎片的盒子,看了看以后,对陆宝强说道:“不过,我偶然间得到了一份录像,不知道杨先生有没有兴趣看?”

    “录像?什么录像?你什么意思?”陆宝强莫名其妙的问道。

    “呵呵,这个录像自然和陆先生您有关了,当然,还有这个花瓶!怎么,陆先生,你不想看看么!?”我似笑非笑的问道。

    “哼!你还要耍什么花样?花瓶的碎片已经经过杨先生鉴定了,你拿个什么录像有什么用?”陆宝强不满的说道。

    “这个录像自然有它的用处了,而且没准儿还是关键性的用处呢!杜小威,把笔记本拿过来!”我对杜小威说道。

    “好的!”杜小威应了一声,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台笔记本放在了茶几上面。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们,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我一会儿还有个重要的会议!我一分钟就几千块上下,你们耽误得起么!”陆宝强有些不悦道。

    “不要着急,陆先生,一起看看就知道了,何必那么着急呢!”我说道。

    “哼!反正许雪筠已经是我的了,你们搞这些有什么用!”陆宝强哼道。

    “未必吧?”我按下了播放键,冷冷的对陆宝强说道。

    “你说什么……!?”陆宝强的话还没说完,就愕然的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