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宝强的话还没说完,就愕然的愣在了那里!因为那电脑屏幕上播放的人,正是他自己!而周围的场景就是这个客厅!

    上面的陆宝强拿起了那个花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陆宝强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不相信自己干的事儿居然会出现在电脑的画面上!

    “这不可能!”陆宝强惊叫道:“你们怎么弄到的?哦……我知道了,你们在我的房间里装了监控器!”

    “陆先生,你先别管我们怎么得到的这份录像了,呵呵,貌似,这个花瓶是你自己摔破的啊?”我平和的问道。

    “我……我摔花瓶怎么了?我就喜欢自己没事儿摔花瓶玩儿,我自己的花瓶,我想怎么摔就怎么摔,怎么了,我愿意!”陆宝强声嘶力竭的辩解道:“再说了,你凭什么说我摔的花瓶就是你们看的这些碎片?”

    “呵呵,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么,请你继续看下面的几副照片,是昨天我让小威给那些碎片拍摄的照片!”我打开了一组照片。

    “这能说明什么!”陆宝强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了。

    “你仔细看啊!这张照片上面的碎片大小,和你今天拿给我们的碎片大小可是不一样啊!比如这张花瓶底部的碎片照片。你看看,照片上地是从文字的中间裂开的,而你今天拿出来的碎片,根本就没有裂开!”我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你们算计我!”陆宝强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的叫道。

    “我们暗算你?你有没有搞错吧?你自己把花瓶砸碎了还说我们暗算你?”我冷笑道:“我说陆宝强,你想怎么办吧?是打官司呢,还是就这么算了?”

    “你……”陆宝强有些气结,不过人家现在证据在手,自己根本就告不赢。愤恨看了那电脑画面几眼。终于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半晌才说道:“妈的,我认栽了!小子,我记住你了!你以后给我小心点儿!”

    “呵呵,我一直都很小心。”我说道:“那我们走了,噢。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那花瓶虽然碎了,不过这位杨先生他们地古玩珍宝行也能收购的,你可以和他谈谈。”

    “碎片也能卖?值多少钱?”陆宝强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对杨先生问道。现在他的肠子都要悔青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傻逼呢,砸了个真花瓶,却什么都没得到。现在看到碎片还能卖钱,赶紧想减少点儿损失。

    杨先生点了点头。

    “那您看看能卖多少?”陆宝强迫不及待的问道。

    杨先生想了想,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五万?这么少!”陆宝强失望的说道。

    杨先生摇了摇头。

    “五千?我靠,不会吧!我那个假花瓶找人仿造也花了几千块了!”陆宝强此时也不在乎了。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五百!”杨先生说道:“就这个价了!”

    “什么?五百!”陆宝强差点儿没坐地上!千万地花瓶,瞬间变成了五百!不过。这能怪谁呢?

    出了陆宝强的家门,一想起刚才陆宝强吃别的样子。许二就笑得前仰后合,伸出大拇指道:“这方法真是太高明了,不过他不能报复我妹妹吧?”

    “让你妹妹不要再来做工就好了!”我说道:“你这个哥哥也能供得起你妹妹上学了吧?”

    “呵呵,那是!不过我妹妹很要强的,总想自食其力!”许二说道。

    “许雪筠,对了,这个名字我听着这么耳熟呢,你妹妹在哪里上学?”我问道。

    “华夏大学!”许二有些骄傲的说道。毕竟华夏也算是国内最好的大学之一了!

    “啊!我也在华夏大学!”我点了点头说道:“或许以前听别人提起过吧!”

    “刘总。您是学生?”许二惊讶的说道。

    “是啊,怎么了?你不知道吗?”我看着惊讶无比的许二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真没想到,刘总您还是在校的学生!”许二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年少有为啊!”

    “好了,你也不用夸奖我了!你好好的努力,将来也会有发展地!”我拍了拍许二的肩膀说道。

    “嗯,刘总,我会努力地!”许二点了点头。

    “对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还不快去给你妹妹报个喜?不然她该担心了!”我提醒道。

    “是了!我这就去告诉她一下!谢谢您了,刘总,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许二真诚的说道:“以后如果有用得上我许二地地方,刘总您就说话,我许二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好了,没有这么严重!只不过是小忙而已!我也没费什么力气,一分钱也没花!”我说道。

    “那可不行,刘总您帮了我,我一辈子都记得!”许二说道:“刘总您别这么说,没有你,我就要上了陆宝强的当了!”

    “快通知你妹妹吧,我想事情不解决,她都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了!”我说道。

    “嗯,我这就去她的学校找她!”许二说道。

    “她没有手机吗?”我问道。

    “没有,她不舍得买。”许二摇了摇头道:“只能到学校去。”

    “那好吧,我送你去吧,正好我也到学校里去看看!”我说道。

    “那谢谢您了,刘总!”许二说道。

    “以后别叫我刘总了,我和你妹妹可能差不多大,你就叫我刘磊或者刘老弟都行!”我对许二说道。

    “那怎么可以阿,你是有身分的人!”许二摇头道。

    “什么有身份的人,我就是一个学生而已!”我笑道。

    “那好吧,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刘老弟了!”许二说道。

    “许大哥,这才亲切!”我说道。

    “那我也不客气了,刘老弟。大哥就不言谢了!”许二很感动的说道。

    ……………………

    不要说我安排什么大哥老弟的肉麻,这个许雪筠以后成了主角地女朋友,这些都是必要的铺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