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报警了?”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向楼梯这边冲了过来。

    “我,我报的!”大堂经理快步跑了过去。

    一个警察见到许二举着把砍刀站在那里,立刻冲上去给许二一警棍喊道:“把凶器放下,不然不客气了!”

    许二心中冤枉,这警察怎么非得这是后来阿,早来一会儿着砍刀不就在胜子手里了么,自己白挨了一警棍。

    “警察同志,我是受害者啊!”许二赶紧解释道。

    “哪儿那么多废话?受害者拿着砍刀?再不老实我就不客气了,蹲地上别动!”说着又给了许二一警棍。

    “警察同志,你们都看见了,这人殴打我们!”胖子鼻青脸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

    “对啊,你看我都站不起来了!”胜子也连忙说道。他们这群人圆滑着呢,一见到警察立刻装成无辜者。

    “孰是孰非我们自会判断,用不着你多嘴!”那警察不耐烦的说道。也是,这都大半夜了,还有人闹事儿,他们不得不被队长抓来出警。

    “喂,你是干什么的?”那警察一回身儿,发现了站在一旁的我。

    “我和他是一起的。”我指着许二说道。

    “哦?那你一起跟我们走吧!”那警察说道。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我说道。

    “你!”那警察刚要发火,就看见自己地队长走了过来,而且……

    “钟哥,又看见你了!”我冲钟阳挥了挥手道。

    “刘磊,你怎么在这儿呢?”钟阳见到是我,笑道。

    “和大兴帮的人发生了点儿冲突,这胖子调戏我女朋友,被我哥们给揍了!”我指着地上的胖子说道。

    许雪筠听了我说“女朋友”三个字。没来由的一阵心跳,小脸儿也红了起来,那个胖子最先调戏的可是她啊,那我说的“女朋友”岂不是包括她了?

    其实我倒是没注意,只是见这胖子对女孩儿们垂涎,随口说的。也没注意到许雪筠的表情。

    刚开始冲过来地那个警察基本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再加上我和钟阳熟识,立刻对我们改变了态度,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许二说道:“你看,刚才我没弄清楚状况,你别介意啊!”

    “好说,好说!”许二也是个性格直爽的人,不在乎这些,于是摆手道。

    那警察见我们似乎并没有想在钟阳面前告他一状的意思,也开始表现起来。走到胖子跟前,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道:“给我站起来。别蹲在那儿装蒜,跟我回去!”

    看着钟阳将胖子他们带走。我们也离开了酒店。大堂经理再三给我们道歉,并送了一张vip贵宾卡给我们,我随手给了杜小威。

    可是我做梦都没想到,这次的一点儿小摩擦,居然会成为大兴帮覆灭的导火索!

    我们先把许雪筠送回了学校,而许二,因为这边地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想要回新江去。我考虑了一下,对许二说道:“许大哥。你觉得市怎么样?”

    许二一愣答道:“还可以阿,比新江繁华一些!”

    我对许二这回答有些哭笑不得,我本是想把许二留在身边,我身边除了杜小威外,再没有放心的人了,所以我想让许二过来帮我,但是这家伙脑袋不转弯儿,听不懂我这种隐晦的说法,没办法,我只得直截了当道:“许大哥,你留下来专门给我开车怎么样?”

    “啊?我留下来?”许二有些莫名道:“新江那丁总那边怎么办啊,他对我有救命之恩,虽然刘老弟你也对我有恩,可是我也不能不守信义啊!”

    “呵呵!”我笑道:“其实丁保三也是我的手下,我才是他的顶头上司,你说你过来给我开车是不是也在帮他?”这个许二真是有些太耿直了。

    “是这样啊!那敢情好了!那没问题,在b市还能经常看到小妹,只是你嫂子那边……”许二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

    “这好办,明天你去找套房子买下来,我出钱,你和嫂子直接住过去就行了!”我说道。

    “您花钱这怎么行啊,我们还是租房子吧!”许二连忙拒绝道。

    “那这样吧,这套房子就算是我借给你的,什么时候你不想跟我干了,就把房子还给我!”我摆了摆手说道。

    “刘总……”许二虽然耿直,但也知道我这么说就等于把房子给他一样了!以他的性格,断然不会背叛我转投他人门下。

    “别叫我刘总,以前怎么叫现在就怎么叫!”我说道。

    “那怎么行,原来是原来,现在你是我的老板了!”许二说道。

    “那我以老板的身份命令你,以后还叫我刘老弟或者刘磊!”我说道。

    “呵……好地!”许二也笑了。

    我给许二送到了他住的旅店里,然后和几女一起返回别墅。

    还没等到家,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钟阳。

    “喂,钟哥,有什么事儿么?”我问道。

    “刘磊,你这回可是立了大功了,这次可真是歪打正着啊!我们刚才抓回来地那几个人,从那个胖子身上搜出了一包毒品,足有五公斤!那个胜子身上也藏有大量的摇头丸!看来这是一桩大案了!”钟阳有些高兴地说道。

    “那就恭喜你了,对了,那个胖子比较窝囊,你们审讯的时候主要多针对他一下,没准儿还能吐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我提醒道。哼,死胖子,这回看你还嚣张不,敢调戏我老婆,让你下地狱找我老哥聊天去。

    “我知道了,呵呵,改天请你吃饭!”钟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出什么事儿了吗,老公?”赵颜妍见我在那儿贼笑,好奇的问道。

    “呵呵,当然出事儿了,司徒家看来有麻烦了,估计这回你们两个的未婚夫也基本上完蛋了!”我看着刘悦和于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