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大山费尽周折终于给李奎勇带了一句话,让他自己把罪名抗下,司徒家会善待他的妻儿。

    李奎勇听了这句话,顿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很多,连日的审讯已经让李奎勇心力憔悴了,他之所以什么都没说,是因为司徒家也没个确信过来,他怕自己被司徒家所遗弃,他怕自己的妻儿以后的生活没有着落!

    现在,既然司徒家给信了,那自己也就解脱了!李奎勇这些年干的那些勾当,没有几样不是要杀头的,所以自己也算是死有余辜了!

    让钟阳意外的是,李奎勇突然之间似乎想通了一样,把所有的罪名都揽在了自己身上,而且声称大兴帮是他一手建立的!

    交待问题的详细程度让钟阳都有些震惊,李奎勇把这几年大兴帮具体做过的事情全部一一交待清楚,但是对于自己与司徒家的关系却只字不提。

    钟阳不管怎么问,李奎勇翻来覆去的都是那句话,司徒家只是大兴帮白道产业的股东,至于其它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虽然钟阳明知道司徒家就是幕后主使,但是也无可奈何。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却没有确凿的证据。

    在李奎勇及其手下的交待之下,大兴帮的帮众基本上被一网打尽,而司徒家却以受害者的身份出面了。声称这些年大兴帮一直威胁着司徒家里给他们地白道产业投资,而李奎勇也对司徒家的这些指责点头认罪。

    司徒家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些大兴帮的产业弄回自己的名下。而钟阳方面也对这种事情很是无奈,一切都等着法院的最后判决吧。

    当我收到这些消息之后,差点儿没乐翻了!我靠,这也太戏剧性了吧?大兴帮就这么完蛋了?当然,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呢,我立刻让三石帮地人控制了原来大兴帮的地盘。

    我回到b市十天gt;|安全工作出身的。很快就联想到了夏当年的出走,派人到新江一打听,就问到了夏这些天来找过我地事情。

    “刘磊是吗?我是夏的母亲。”对方的声音很平淡,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是的,我就是刘磊。夏伯母您好。”我不卑不亢的说道。

    “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我们有必要出来谈一谈了!”夏的母亲说道。

    “好的,没有问题。我现在正好有空。”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因为就算夏的母亲不找我,我也会去拜访她的。

    “这样,半个小时以后,华夏大学门口,蓝色地别克商务车,牌照为baxxxxx,你到了以后直接上车就可以了,司机会带你来见我!”夏的母亲说道。

    “好地,夏伯母。”我答应道。

    “别叫我夏伯母,叫我阿姨吧。”夏的母亲淡淡地说道。

    “哦……好的……”我心中一冷。难道夏的母亲对我的印象很不好?貌似是的!看来这次去了可不好应付阿!

    我挂断了电话,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但是我又不明白夏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意思。目前夏还住在我家里,但是她却只字未提。她就那么确定我和夏还没发生什么?她怎么不让我和夏一起去呢?

    夏知道我要见她母亲也很焦急,她想陪我一起去,被我拒绝了。如果我拿夏出去当挡箭牌,夏的母亲只能更加地鄙视我。至于这些天夏的母亲为什么允许夏一直住在这里,我从夏这里也找到了答案。原来夏从小就和父母地关系不是很好,矛盾不断,从夏这么多次的离家出走就可以看出。而夏的母亲肯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也知道强迫夏去做某一件事儿肯定是徒劳。说不定还适得其反!

    我看了一下手表,离去赴约的时间还早。于是我叫上许二,让他开车拉着我先去b市百gt;.|b.的事情,这次这个经理可是认识我了,不但主动给我打折,而且还送了我精美的首饰盒。

    当我到达华夏大学门口时,时间刚刚好,而那一两牌照为baxxxxx的蓝色别克商务车也恰巧刚到,我让许二先回去后,就上了那辆别克商务车。

    本来我想从司机的口中套出一些事情来,可是这家伙守口如瓶,我问了半天,一点儿有价值的东西都没问出来。这家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刘先生,这些我也不清楚,您去了就知道了。”

    他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得坐在车上,等着与夏母亲的见面。

    车子在市区行驶,并没有给我带到什么偏僻的地方,而是商业区的一幢大厦门口。

    我下车看了一下大厦门口的牌匾,是龙腾集团,也就是夏母亲所在的那家企业。

    “刘先生,你跟我来吧。”司机停好车子,与我一同下了车,引领着我走进了龙腾集团的一楼大厅。

    可能是因为司机的缘故,一楼的前台小姐并没有对我加以询问,我随着司机直接进了电梯。这家龙腾集团的规模以及内部建设也算得上相当不错了,但是与曙光集团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不少!

    电梯一路来到大厦的最高层十八层,可能是集团高层的办公所在地了!

    果然不出所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什么经理、主任的办公室,最里面的一间是董事长办公室,我想这大概就是夏母亲办公的地方了!

    司机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道:“请进!”

    “刘先生,你可以进去了!”司机对我点了点头。

    我深吸了口气,怎么有点儿第一次去赵叔的办公室时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