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面,一个中年女人正端坐在老板椅上。正是我在美国见到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夏的母亲。

    “阿姨好!”瞬间我就恢复了平静。毕竟我现在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想当年面对赵军生我都能大谈条件,别说现在了!

    夏的母亲“哦”了一声,似乎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如此的镇定。在她看来,像我这样的学生应该没有这么镇定自若才对,她手下的员工见到她都是非常拘谨的,更何况我了!

    “坐吧。”夏的母亲指了指办公桌一旁的沙发对我说道。

    “谢谢。”我也没客气,直接坐到了沙发上面。

    夏的母亲招呼我坐后,就没在看我一眼,自顾自的看起了桌上的文件。

    我暗自一笑,这种小把戏也能糊弄得了我这种重生回来的牛人?你不理我,我也不着急,看咱俩谁先忍不住!

    既然夏的母亲不理我,我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翻看起茶几上的一本企业简介来。

    龙腾集团,国有制股份公司,经营项目五花八门,涉及地产、食品加工,但主要是以服装进出口贸易为主。

    随便翻看了一下彩页,大概估算了一下,龙腾集团的年利润大概在一亿五千万到两亿左右。在国内中小型企业中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在这个大多数国企都不是很景气地年代,夏的母亲能做出这个成绩,也算是领导有方,商场中的女强人了,怪不得有她骄傲的资本!

    “呵……刘磊是吧,不好意思,刚才急着批阅一份文件,比较着急。不介意吧?”夏的母亲笑了一下摘下戴在脸上的金丝眼镜,放下手中的文件对我说道。

    “没关系,呵呵,我正在看阿姨您公司的彩页。”我点了点头说道。嘿嘿,终于忍不住了吧?什么着急批阅文件,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我前世也是当老总地人。当我不知道么,约了人还批文件,哪有那么重要的文件阿!见我不说话,你就批阅完文件了,当我不知道你是在给你自己找台阶下吗!不过这话我当然不能说出来的。

    “王秘书,倒一杯茶水送进来,顺便搬一张椅子过来。”夏的母亲对内线电话说道。

    过了不一会儿,门外就进来一位女孩子,向来就是王秘书了。她给我搬了一张椅子放在了夏母亲的办公桌前,然后递给了一杯茶水。

    王秘书走后。夏的母亲对我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雪萍。是夏地母亲。你可以叫我吴阿姨。”

    “吴阿姨,您好。我叫刘磊。目前是夏的男朋友!”我坐下后,礼貌的说道。但是“男朋友”三个字却特意的加了重音。

    “男朋友?呵呵,你也说了,你们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没见过父母的。”吴雪萍淡淡地说道。

    “夏已经见过我妈了,我这不也被您召见了么!”我笑着说道。

    吴雪萍看了我一眼,估计她没想到我会如此说,不过吴雪萍也是大人物了。哪能这么容易动怒。那天在婚礼上和雷福柏互相指责是因为夏突然的逃婚让她气晕了头,如今冷静了不少。

    “呵呵。我见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离开我女儿!”吴雪萍开门见山的说道。

    “为什么?”我反问道。

    “为什么?恕我直言,因为你和夏不是一个世界地人,你的家庭我已经调查过了,虽说也算得上是中等家庭了,但是你和我们家比起来,还是差得远了!”吴雪萍直言不讳地说道:“而我希望夏的丈夫可以给他幸福!”

    “幸福?你认为什么是幸福?”我有些恼怒地说道:“难道你把夏嫁给雷小龙就是幸福了么?有钱就是幸福了么?”

    “在我看来,这就是幸福,一个女孩子一辈子追求什么?还不是安逸的生活?浪漫的爱情,在我看来都是不现实的,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吴雪萍说道。

    “安逸的生活?难道我就不能给夏吗?既然你调查过我了,那你也应该清楚我的父母虽然不是数一数二地大富豪,但也是富甲一方了!”我并没有说出我自己的事情,而是说了我地父母,这是因为,我想将我自己的事情在实在不行的时候才公布出来。

    “是的,但是有更好的,谁还会退而求其次呢?”吴雪萍反问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这个人的作风问题,据我所知,你现在还和很多个女孩子保持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你认为,我会把女儿交给这么一个花心的人么?”

    “是,我承认,我除了夏之外还有其他的女朋友,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对她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而你就能保证雷小龙以后不会出去找女人吗?你就那么肯定雷小龙能给夏爱情吗?奢华的生活固然重要,但是你就忍心让夏嫁给她不喜欢的人?”我问道。

    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吴雪萍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女人了,难道在商场中大拼的女人都有这种想法么?不过刘悦也不是这样啊!

    “他找不找我管不着,我就知道夏以后起码会锦衣玉食!而你,女朋友那么多,花钱的地方也会很多,况且你的家庭也不是很有钱,按照你这么挥霍下去,不出几年,就会把家底都赔出去!我可不希望夏人老珠黄嫁不出去时还跟着你吃苦!”吴雪萍毫不在乎的说道。

    我虽然气愤,不过吴雪萍说的确实也有道理,如果按照我这么花钱的速度,我父母赚那些钱根本就不够!

    不过我决定再激她一下,于是道:“我没有钱了,你不是有钱吗?你可以给她锦衣玉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