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力

    “这有什么,听说刘总监是楚总大学的室友,两人的关系很好!”研发部的经理说道。

    “哼,不和你个书呆子计较了!反正我觉得刘总监的身份不简单!”杨玫扬了扬拳头不满的说道。

    “我说玫玫,你怎么对刘总监这么关心呢,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市场部的经理岁数最大,刘玫比他的女儿也大不了多少,所以和刘玟调侃也放得下脸面。这话别人是万万不敢说的,何况那个暗恋着刘玟的投资部经理。

    “是又怎么样!我决定了,要把刘总监当成我追求的目标!哼哼!”刘玫似真似假的说道。

    大家听了,也是哈哈一笑当成了玩笑话。而投资部的经理听后却是一脸的菜色,酸溜溜的说道:“刘总监也没什么实权,估计收入也是死工资,他能养得起你么?”

    投资部的经理李晓刚其实也不错,名牌大学金融系博士毕业,才三十岁出头就做到了投资部的经理,投资部的奖金和提成很多,所以收入在公司里甚至比楚高的工资都高。

    “哼,本经理就这么败家么,再说了,像刘总监这么帅又有风度的男人,没钱又怎么样,就当……就当本经理包养他好了!”杨玫说完这句话也是满脸的绯红。她本意并非如此,但是为了和投资部地经理李晓刚抬杠。一着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哈哈哈!”市场部的经理带头哄笑起来,跟着会议室的其他人也笑了起来。只有李晓刚听后心中不以为然,刘总监算什么,仗着和楚总关系好,有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不过是个皇帝面前的红太监!

    ……………………

    “怎么是你!”我看着被反剪着双手的孟青青,一脸古怪的说道。

    孟青青见到是我,立刻底气也足了起来,瞪着我说道:“快叫他们放开我!”

    “你们放开她吧。”我对抓住她地那个保安说道。

    “可是。刘总监,她……”那保安还想说什么。

    楚高听后就挥了挥手说道:“按照刘总监的意思做吧。”

    那保安这才将孟青青放开,“你看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都被孟青青给逗乐了,上我的公司来窃取资料,被抓了还问我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捉我?”孟青青无辜的说道。

    靠。我要不是事先知道了实情的缘由,我还真被她给骗了!看着孟青青那无辜在我看来却充满诱惑地清澈眼神,让我身体的某个部位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又让我想起了那一夜的风情,唉!

    我对孟青青这个女人实在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来。愧疚?喜爱?还是与她疯狂的那种感觉?

    “你窃取公司的机密资料,我们自然要抓你!”保安队长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窃取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窃取了!”孟青青哼道。

    “你!我,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保安队长比较憨厚,一着急说道。

    “那你们有证据吗?空口无凭,你说看见了就看见了啊!就算在法庭上没有证据也不能随便定罪啊!”孟青青不屑的说道。

    “我,这……证据被你藏起来了!”保安队长急道。

    “藏起来了?藏哪儿了?”孟青青毫不在意的说道。

    “藏……藏你**里面去了!”保安队长指着孟青青叫道。

    “你!真粗俗!”孟青青听到这个词,红着脸啐道:“哼。有本事你来搜啊,小心本小姐告你耍流氓!”

    “你……我……”保安队长一时无言。只得苦着脸对我和楚高说道:“楚总,刘总监。你们看怎么办。”

    楚高这时候也认出孟青青来了,就是那个让我在拍卖会上屡屡相让的女人。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肯定和我有关系,所以干脆不理不睬的把头转向了我。

    我叹了口气,看来得我出马了。不过,孟青青同学,你既然让我搜,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我坏坏地一笑,走上前去。

    还没等孟青青反应过来。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把手伸进了孟青青地胸口。

    嗯?磁盘?找到了!

    不过我并不急于把它拿出来,而是反手握住了孟青青的波涛汹涌,顺手在上面来回地揉捏了几下。

    嘿嘿,手感还真不错,那晚喝多了,醒来后都差不多忘记了感觉了,现在一摸,真是爽啊!

    孟青青被我这么一摸,彻底的傻掉了。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对她做这些,她就算不出手教训来人,也得拼命抵抗。

    可是现在,孟青青就傻傻的站在那里任由来人轻薄自己。一般来讲,女孩子都对拿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有着极低的免疫力,孟青青也不例外。

    半天,孟青青才反应过来,不过出奇的没吵也没闹,只是恶狠狠的对我说道:“摸够了没有!”

    “呃……”我这才尴尬的把手从孟青青地衣领中抽了出来,顺便把那张磁盘拿了出来。然后自我安慰的解释道:“大家都看见了,我只是拿回公司地资料而已!”

    我说了半天,也没听见人回答,正在纳闷中,只听孟青青“扑哧”一笑,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一回头,才发现,原来整个保安室就剩下我和孟青青两个人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屋子里的那些人,都在楚高眼神的暗示下闪人了。

    “这下你还怎么解释。”我拿着手中的磁盘开始转移话题。

    孟青青瞥了瞥我手中的磁盘,一改刚才被抓时的紧张神色,一副慵懒的表情靠在墙上,用那种倦倦的却在我听来带有无比诱惑的声音对我说道:“你都把人家那样了,偷你点儿资料又怎么样,不给就拉倒,有本事送我去警察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