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单的事情就不用**心了,刘悦现在也是自己家人了,没必要算得那么清楚,况且这个车行当初也是我送给她的礼物,也是怕她闲着没事儿做。

    店里的导购小姐本来看到我带了一大群美女去看车就很诧异,都纷纷猜测我与众女的关系,再看到我到最后连钱都没付酒把车开走了,再联想到他们的老板刘悦与我那亲密的样子,脑海中不禁蹦出两个字来——二奶!

    而那个男人没准儿就是这家车行的幕后老板。但是这些话也只是在他们心里想想,是不敢说出来的。

    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我的承诺,给何惜缘打了一个电话,提起了给她也买一辆车子的事情,可是小丫头刚刚把父母送回老家,正在埋头苦读准备参加高考,没有心思学开车,于是我想想就算了,明年再说吧。

    好在我的别墅里地下停车场大着呢,这么多辆车也停得开,丝毫不显拥挤。只是在回家的路上,六辆高档新车外加杜小威开的那辆路虎,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来行人纷纷侧目。

    就算在富豪云集的b市,大白天的这么多辆新车像车队一样的前行也属于少见,况且刘悦、夏、于婷、许芸四人开的都是顶级跑车,全部都是刘悦的车行直接进口过来的。

    三天后。曙光完成了对龙腾地收购,过程出奇的顺利。但是外界都纷纷猜测,曙光一个经营电子高科技的集团化企业为什么会对一家贸易公司敢兴趣?如果说曙光想发展服装贸易,似乎说不过去,但要是说曙光想得到龙腾的进出口权更加不可能,曙光的分公司遍布全世界,根本不需要收购龙腾。

    一时间,媒体的猜测声不断。而赵军生只是解释,这是公司高层的决策,商业机密,无法透露。

    “妈的!”雷福柏重重地把手中的报纸扔在了地上,骂道:“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门路,居然和曙光集团搭上边了!本来还想在这个事情上拿捏吴雪萍一把让她屈服呢。没想到人家已经解决问题了!”

    “爸,我看咱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件事儿做个文章?”雷小龙出谋划策道。这几天他跟他的最佳拍档成天研究损人的方法,越研究越觉得自己聪明绝顶,什么损招都能想得出来,一时间得意非凡,跑到老爸面前显摆起来。

    “做什么文章?”雷福柏问道。

    “我听说有些企业收购国有企业时,都造成什么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失,我看曙光和龙腾之间肯定有什么猫腻!”雷小龙自作聪明地说道。

    “猫腻个屁!龙腾集团什么斤两老子最清楚了!曙光明显干得是赔钱的买卖,你他妈脑袋里的脑浆剩一半了还是咋的,想出这么白痴的主意来!”雷福柏正生气呢。听到儿子出了这么个傻逼招数,顿时气愤无比!

    雷小龙听了表面上虽然唯唯诺诺。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心里又开始思量起自己的那个计划来。

    忙完手头的事儿。我清闲了几天,陪老婆们在家里给新车做装饰。这时候还不流行给车体上面贴膜,但是其它的小细节还是要做的,刘悦特意从店里找来了一个做汽车装饰的师傅到家里来。

    这些天我都已经快忘记我还有其它地事情要做了,每天美女相伴,生活悠闲自得。可是潇洒没几天,丁文峰就找到了我,说是让我去r国参加个国际大学生自由搏击交流赛。

    我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我上次为了敷衍他答应了他这件事儿,本以为这么长时间了这事儿肯定黄了。没想到丁文峰倒是记得清楚!

    我和众位老婆们说了一下,她们都沉迷于新买的汽车当中,只是嘱咐我早去早回,没有再说什么。

    在学校里地一栋旧校舍的地下室里,我见到了丁文峰。这里也是“华夏武术协会”地办公和活动地点。

    我作为这个协会唯一的会员,第一次来到这里,看着这破旧的场地以及简陋的办公室,我不禁有些纳闷:“这就是你的武术协会?”

    “大概就是了!”丁文峰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破旧了一些,不过谁让我们社团规模小呢,学校给我个地方就不错了,还挑剔那么多干什么!”:

    “行了,我看咱俩还是上去吧,这里面怎么阴森森的,不会闹鬼吧?”我看了看有些慎人的地下室说道。虽然我不怕什么鬼,但是这种感觉不怎么好。

    “呃……你还别说,听说这里真的闹鬼,不然学校也不能把这里给废弃了。”丁文峰点了点头说道。

    我和丁文峰并肩走出了校舍,迎面碰见了正要进来地杨威,杨威见到我后一愣,然后有些不自然地笑道:“咦,这不是刘磊吗!”

    “哦,是杨社长,你好。”我礼貌的对他点了点头。

    “你们也要参加r国地友谊赛吗?”杨威装作很随意的样子问道。

    “是啊,我们正商量这事儿呢。”丁文峰见杨威说话很客气,也就如实回答道。

    “哦,我也准备去呢,倒时候我们有可能就是对手了啊!”杨威友善的笑道。

    “还请杨社长手下留情啊!”丁文峰客气道。

    “好说,好说,大家都是华夏大学的嘛!”杨威点头道。

    我和丁文峰走出校舍后,杨威脸上露出一丝阴冷带有恨意的冷笑:手下留情?哼哼,正愁没有机会除掉你,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敢抢走我应得的东西,那我就弄死你!反正你现在的身份还没有对外宣布,打死你也可以推托说是误伤!倒时候外公能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