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送行的队伍和给丁文峰送行的队伍简直成了反差!

    来送丁文峰的只有王进一个人,也就是丁文峰的跟班。而送我的人就多了,出了赵颜妍她们一众女孩子,还有楚高、黄文静等寝室的朋友,就连许二也是表情凝重,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神情。

    “我说你们都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笑着说道。

    当我和丁文峰走进机场安检的一霎那,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欢呼声,领头的居然是赵颜妍!

    “耶!终于可以尽情的开车上道了,没有人约束着了!”

    其他女孩子也纷纷的附和。我一个不小心差点儿没跌地上,人生不幸啊!做老公做到这种程度,真是失败啊!

    丁文峰也看出了我和女孩子们的关系,刚开始有些奇怪,不过后来也就平常了。此刻看到我的窘样,不禁偷笑起来。

    至于日语,我虽然认为没什么用处,但是前世的我作为公司负责亚洲区的总裁,为了开展业务,不得不学习了一些。没想到这次出国居然用得上了。

    由于我和丁文峰来的时间比较正好,换登机牌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最后一批了,所以没有连续的位置,我也无所谓。

    上了飞机,我旁边地位置是空着的。坐在这里的人可能还没有登机,而丁文峰就比较倒霉了,身旁坐了一个大概能有两百斤重的胖女人,浓重的汗味夹杂着狐臭味直接把这小子熏得五体投地。丁文峰与我苦苦哀求了半天要和我换坐,我愣是没搭理他。最后,这家伙不得不拍着胸脯保证,这一趟r国之旅无论是吃饭还是住店,都由他负责。我才与他换了个位置。就当做好事儿了。

    正当丁文峰解脱似的往我的座位走的时候,一个穿着青春时尚漂亮地女孩子走了过来,拿起手中的登机牌看了半天,才有些犹豫的对我身边的那个胖女人说道:“-#%#……—*”

    我靠,居然是个r国人。狐臭胖女的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你说啥?”

    “不好意思,我是说。9~|=.出了手中的登机牌递给了狐臭胖女人。

    狐臭胖女人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女孩子手中的登机牌,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然后又从手提袋里拿出了自己的登机牌来,一看之下才恍然大悟道:“不好意思,我这是6排e,.了身来,给女孩子让出了位置。

    看着那个胖女人走向6排e,~.去了,我原来的座位就是6~|.u劫,没想到还是没躲过去。

    丁文峰眼见那女人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吓了一跳,以为这女人是看上他了。跟着他过来的,顿时大声喝道:“你跟着我过来干什么!”

    那胖女人像看神经病似的看了看丁文峰道:“小伙子,你没病吧?我跟着你过来?你好好看看我地登机牌的座位是哪里地!”

    丁文峰一看之下顿时灭了火儿,像个瘪了肚子的蛤蟆一样,连脾气都没有了。看来该着自己倒霉了,本来坐原来地地方坐的好好的,换个什么座呢!再看到刘磊那小子身边的那个美女,丁文峰真有从飞机上跳下去的冲动了。

    这时候。飞机上的人上的差不多了,空姐正在前方示范紧急逃生的方式和注意事项。我是坐在靠窗口地位置。中间是那个女孩子,女孩子的边上是一个头发染成绿色地小青年,一上来就不停的嚼着口香糖,还不停的“啪啪”的吹着泡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刚开始我也没在意,飞机起飞以后,这个小青年就和我身边的女孩子攀谈起来,那小青年说一口日语,两个人唧唧瓜瓜的说了半天,开始的时候,女孩子还与他说几句,到了后来,就是那个小青年一个人在说了,我听得懂日语,也就听明白了那小青年在说什么,无非就是他家多么多有钱,上过多少个女孩子,性能力多么多么的强,还在av电影里客串过男优,连久经考验的女优都对他的能力赞不绝口……

    女孩子越听脸色越差,可是那个小青年依然恬不知耻的在夸夸其谈,甚至什么参加过女王俱乐部,**俱乐部的事情都讲了出来,还当作是光荣的历史一样。

    “-#!-#-%……”女孩子对我说了一句日语。

    虽然我会说日语,但是我还是用华语答道:“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呃……你是华夏人?”女孩子随即也说起了华语:“对不起,请问我们可以换个位置么,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我知道她是为了躲避边上那个溅男的纠缠,所以也不点破,只是说道:“当然可以,没有问题。”

    说完,我就打开身上的安全带,站起身来。

    由于经济舱的前后两排座位之间的空隙比较狭窄,不可能容纳两个人同时站在一起,所以女孩子想要和我调换位置,就必须与我有身体上的接触,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接触,两个人会紧紧的贴在一起。除非这一排的三个人全部都出去,然后再按顺序坐进去。

    但是目前的情况,让那个小青年起身显然也不太现实。女孩子急于离那个小青年远点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从我身前很费力的向里面挤去,而我也在向外面努力。

    只感觉女孩子那丰满的臀部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弄得我一阵心痒……

    不过我在心中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要有什么非份之想啊,要不你和那个溅男小青年还有什么分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