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刚才的尴尬,换过座位以后女孩子低着头,不敢再看向我,也没有如她所说去看风景。其实现在飞机的高度,已经飞到了云层之上,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景色了。

    而我旁边的那个小青年就不爽了,一脸遗憾愤慨的样子,似乎在为自己失去一个猎艳的目标而恼怒不已。

    我也没搭理他,独自拿起飞机上免费提供的杂志翻看起来。这是一本航空公司自己办的一本内部杂志,上面大都是一些航空新闻和空姐风采之类的。

    看到一则新闻,我不禁一愣,看来苏援朝着几个月的生意做得不错啊,触角都伸到了航空领域来了。新闻的内容是:世界上很多家航空公司已经飞机制造商准备启用东亚动力的新型动力系统,并且为以往的旧型号逐一替换核心动力系统。新闻上,苏援朝满面春风的与世界飞机制造业的几大巨头亲切的合影,这也是这几大制造巨头多年来出奇的为了同一目的和平的站在了同一阵线上。

    “嘿,这位兄弟,我们换个座位怎么样?”那个小青年终于忍不住了,和我说道:“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闹别扭了!”

    女朋友?闹别扭?当我是二炮人啊!由于他是拿日语说的,所以我也装作没听懂的样子,疑惑的对他摇了摇头说道:“我听不懂你再说些什么!”

    那小青年见我不是r国人。闷地坐在那里,无法沟通这是最倒霉的一件事儿了。那女孩子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对她点了点头,继续看起了手中的杂志。

    昨夜和女孩子们依依惜别,不禁多缠绵了一会儿,六个人啊,虽说许和夏还没有真刀真枪的上阵,但是也抱着亲了半天。等我想睡觉的时候一看表已经早上六点多了……此刻困意连连,但是在飞机上睡觉我还是不习惯,本来从这里飞到r国也没多长时间,睡着了再起来的话更难受。所以索性我就不睡了,反正飞机上提供有免费的咖啡,多喝几杯就挺过去了。

    但是咖啡喝多了也是要上厕所地。就在我上完厕所,回到座位上时,发现那个小青年已经坐在了我的那个座位上,正眉飞色舞的对女孩子白话着什么,而且手口并用的,两手也在空中比划来比划去的就像说相声的似地。

    当我走了过去,拍了拍那个年轻人的肩膀,这家伙居然一脸不耐的用手指了指他原来的座位,唧唧瓜瓜的对我说了几句日语,意思是让我坐在那里。

    你算个鸟啊。让我坐哪儿我就坐哪儿啊?!我二话不说,直接拽住了这家伙的脖领子给他从座位上拎了起来。正好被安全带卡住他的小腹部,把这家伙难受的不行。连忙自己用手将安全带拉开,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之类的日语。

    我鸟都没鸟他把他给拎了出去,扔在了飞机地过道上,然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坐回了我地位置上。而那个小青年被扔在了地上,挣扎了半天才坐起来,灰面土脸的坐回了自己地座位上,用眼睛瞄了瞄我。本想嘀咕两句,可是一想到我刚才那把他提起来的恐怖的力气。立刻又蔫了。

    女孩子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不过目光中更多的是喜悦,刚才她还在想办法怎么可以摆脱这个缠人的家伙呢,赶是赶不走的,自己一个女孩子也不能硬来,正在发愁呢,没想到那个人回来三下两下的就把他给解决了,连半句话都没说。

    看着那家伙吃鳖地样子,女孩子轻轻的捂着嘴笑了。

    “谢谢你。”女孩子小声对我说道。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道:“谁让他占了我地位置。”

    “呵呵。”女孩子轻笑道:“对了,你去r国做什么,是旅游吗?”

    “差不多吧。”我随意说道。我和她并不熟悉,所以只是敷衍了一下,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对r国人没什么好感,看这女孩子的穿戴打扮和那一口流利的日语,大概也是个r国的女孩子。虽然很多的r国人还是很友善的,但我这种民族情结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

    “哦。我是来华夏的留学生,这次家里面急着找我有点儿事情,所以就回国了。”女孩子点了点头说道。

    “原来你是r国人啊。说再多什么,说过这句话后就是点了点头,继续拿起了手中的杂志。

    “呵……”女孩子可能看出了我语气中冷漠,于是解释道:“我的名字叫做王舒,是华夏人哦!只是我的父亲早前到r国留学,后来和当地的一个女子也就是我的妈妈相爱了,于是就留在了那里。”

    王舒?王叔?我忍不住笑了一下,道:“呵呵,那就算你是半个华夏人吧。”

    王舒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和这个人说这么多自己的事情,要知道刚才自己在哪个小青年面前可是什么都没透露啊!难道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冷言冷语?还是其他的什么呢?总之王舒觉得面前的这个人虽然语气淡淡的,但人却很好,而且样子酷酷的,如果到了学校里面肯定是个很有女人缘的男孩子。

    “是哦,所以我的父亲才把我送到华夏去留学。”王舒点了点头说道。

    点了点头。虽然王舒长得很美很甜,但是我也不是那种随便沾花惹草的人。像这种萍水相逢没必要说的太多。

    王舒见我不怎么愿意多说,也就不再说话,自己也找了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一直到飞机快要降落,我和王舒都自顾自的看这手中的杂志,而我边上的那个小青年一副死了妈一样不爽的样子,估计在心中骂我破坏他的好事儿呢吧!

    不过他心里骂,嘴上可不敢说,估计是怕我再揍他一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