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王舒在我起身取行李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对我说道:“我们可以互换一下联系方式么,在r国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女孩子就是这样的,你对她越是冷漠,她究越好奇。

    没办法,我只得说道:“好吧,我的电话是……你等等,我看一下。”我从口袋里拿出来那个电信局临时分配给我的号码的单据,把上面的号码告诉了王舒。

    王舒把号码输入了自己的手机里,然后给我拨了一下,才满意的把手机收入提包里。

    丁文峰见我和王舒说着话,有些眼热,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刘磊,你磨蹭什么呢?”

    “哦,原来你叫刘磊啊!”王舒像知道了一个大秘密一样兴奋的叫道。

    我鄙视的看了丁文峰一眼,这家伙,典型的重色轻友,居然和王舒攀谈了起来!

    不过貌似王舒好像不怎么愿意搭理他,和他说话,完全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丁文峰聊了一会儿,发现王舒说的最多的就是打听我的消息,于是索然无趣的道了别,与我一起下了飞机。

    本以为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曾想到,刚出了机场,就看见了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年轻人,身后跟着几个黑衣大汉。见我出来,那年轻人指着我用日语大叫道:“就是他,坏了本少爷地好事儿,帮我教训他!”

    那几个黑衣人看了我一眼,就向我走了过来。

    “我靠,我们不会遇到传说中的打劫的了吧?”丁文峰不会日语,不知道那家伙在说些什么,不过看这阵仗。很容易联想到打劫的。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家伙还挺难缠的,居然有人在机场外面接应,看来一场打斗是难免的了。

    “上吧,正好热热身。”我对丁文峰说道。

    “小意思,一人两个!”丁文峰满不在乎的对我点了点头。

    结果毋庸置疑。这四个大汉根本就不是我和丁文峰的对手,我俩根本都没怎么动手,几乎都是秒杀。瞬间这四个人已经躺在地上只有呻吟地份儿了。

    “快闪,有警察来了。”我对丁文峰说道。这时候,我已经看到机场维护治安的警察已经向这边赶来。我并不想多事儿,所以让丁文峰赶紧离开。

    我们走的时候那小青年根本不敢阻拦,还给我们让出身来让我们过去。

    显然,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机场的警察对他询问了几句就离开了。

    “怎么回事儿啊?”丁文峰事后才有些回过味儿来,觉得那伙人好像是冲我来的。

    “没什么大事儿。这小子就是坐飞机时我边上的那个,调戏王舒让我教训了一下而已。没想到这家伙出了机场还能认出我来。”我说道。

    “靠!你小子惹地事儿让我帮你去打架!”丁文峰因为自己没能在王舒面前表现一下,而感到不爽。

    “你也可以不打啊。我还没觉得怎么样呢,那两个人已经躺地上了。”我说道。

    “嘿嘿,我就是说说而已,我也没打够呢,真是不经打啊!”丁文峰笑道。

    我们按照大赛的邀请函上的地址找到了大赛统一安排的酒店,看起来设施还算不错,一进宾馆,就有举办方走过来对我们用英语说道:“你们好。这个酒店已经被包下了,如果住店的话请另做选择吧!”

    我们把参赛的邀请函拿出来递给了他。那人看了看我们,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邀请函,才对我们微笑道:“你们跟我来吧,先去做一下登记,然后给你们安排房间。”

    我和丁文峰来到了房间,放好了行李之后,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两点多钟,时候还早,于是丁文峰提议出去转转。

    而我也不想这么在宾馆里面呆着,于是一拍即合,丁文峰拿了相机和信用卡,和我一起出了房间。我自然什么都不用带了,因为丁文峰已经保证这趟出来的费用全部由他负责。而他得到的代价却是跟一个狐臭的胖女人相处了大半天!

    我们离开宾馆地时候,大赛的工作人员递给了我们一张酒店地联系方式以及他私人的名片,上面有他地联系电话,并嘱咐我们,如果迷了路一定要给他们打电话。

    其实根本都不需要这个,我随身携带的掌上电脑就内置了gps系统,可以随时知道自己的方位,但是我还是礼貌的接过名片,道了谢,毕竟人家是一片的好心。

    r国.:.济是相当繁荣地,大街小巷商铺林立,我前世的时候来过几次,所以没觉得什么,但是丁文峰却没有来过,拿着手中地相机不停的拍来拍去。

    而让我意外的是,街道两旁的路牌广告以及大厦上面的led屏动广告居然大部分都是曙光、东亚动力、苏式产品!

    这不禁让我有些啼笑皆非,前世的时候r国可是数码产品的老大啊,如今居然让苏式的数码相机、dv以及液晶产品充斥着市场。

    而重工类的发动机也都由东亚动力所取代。

    一种自豪感从我的心底油然而生,我的重生带给这个世界太多的改变,虽然各国的政局还是与我前世的一样,但是商业格局却大不相同了,几乎所有高科技的巨头公司都在华夏,而这些巨头公司的幕后老板,都是我一个人!

    丁文峰拍了半天,大概也累了,于是我们在路边找了一家料理的饭馆,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两位,需要点儿什么?”服务生拿来一份菜单礼貌的对我们说道。

    “我们先看看。”我用流利的日语回答道。直听得丁文峰目瞪口呆,没想到我还会说日语,于是抱怨道:“你怎么不早说阿,我刚才还想找人打听一下拍摄av的公司在什么地方呢,我想去拍摄现场看一下,只是不会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