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和王舒同时把手伸向口袋,结果掏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出来。

    而王舒的手机铃声居然也设成了和我的一样的!我奇怪的看了王舒一眼,我记得当初在飞机上的时候她用得不是这款手机啊!

    王舒见到两个人都把手机拿出来也是俏脸一红。当初她回到家里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弄掉在了地上坏掉了,之后到了商店,看到和我一模一样的手机,王舒鬼使神差的居然买了下来。

    只是无意中的举动,但是此刻却无法解释,所以王舒尴尬之极。

    我看了一下,是我的手机在想,于是接了起来。

    “老刘,我是丁文峰,你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涉嫌强奸少女被警察抓走了,我刚想给警察局打电话问问呢!”丁文峰在电话那头说道。

    “靠了,你才被抓了呢,我在海边儿吃烧烤呢!”我对丁文峰说道。

    “吃烧烤?!我还没吃饭呢,你倒是好了,又吃又喝还有美女相伴把我自己扔在宾馆里!”丁文峰抱怨道。

    “哦,全都是生鲜,你要吃的话我给你带回去一些!”我嘿嘿笑道。

    “那算了,我这肚子……”丁文峰叹气道。

    “我一会儿就回去了。你自己在宾馆里要点儿吃地吧!”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原来的手机坏掉了……”王舒有些尴尬的说道。这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呵呵,这款手机挺好用的……”我无意义的说道。

    “是啊,功能不错……”王舒也无意义的说道。

    “哎呀,你看,肉都糊了!”王舒忽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连忙拿起筷子给铁丝网上地实物翻个。边翻边说道:“快吃吧,都可以吃了。不然一会儿该不能吃了!”

    我此刻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于是就对王舒说道:“剩下的就不要考了,装起来带走吧,我也有些吃不下了!”

    “好啊,那你拿回去吧,正好当做明天的早餐!”王舒对我说道。

    此刻天色已晚。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于是对王舒说道:“我们回去吧,这么晚了,你家人该担心了!”

    于是我和王舒将地上的东西收好,然后上了车子,往市区的方向驶去。

    “谢谢你能出来陪我,今天是我回到r国以来,过地最开心的一天!”王舒嘴角微微翘起,真心的对我说道。

    “不用客气。要说谢谢的是我呢,不是你。我怎么能迟到这么美味的大餐呢!”我笑着说道。

    “那好啊,你要是还想吃。就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出来吃!”王舒说完,忽然又想,如果他不给自己打电话了怎么办呢,于是连忙又加了一句:“我要是想吃了,也给你打电话!”

    “好啊!”我倒是没有太多在意,点头应道。

    车子先到了我住的宾馆,但是我却对王舒自己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开车回去不怎么放心。虽说现在的街上人还是很多。

    “这样吧,你载着我你先回去。然后我打车回来就可以了!”我对王舒说道。

    “没关系的!”王舒见我关心她,很是高兴,但还是拒绝道:“你快上去吧,我到家后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还向我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坚持,毕竟这里是r国有名地不夜城,人还是很多的,街道两边地店铺都还在营业,霓虹灯发出璀璨的光芒。

    我目送着王舒地车子离开,随后进了宾馆。刚进宾馆,就见一个人迎着我走了过来。

    “你好,是刘磊同学么!”走过来的一个中年人一身的西服,用华语对我说道。

    “是的,请问你是?”我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我似乎并不认识他啊!

    “你好,我是比赛举办方的工作人员,我们到那边坐下来谈吧!”中年人指着不远处的一张沙发说道。

    “好吧!”我点了点头,虽然摸不清来人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看他地样子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况且在这宾馆里面他也不可能把我怎么样。

    我和中年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中年人又向服务生要了两杯饮料,递给我一杯,才对我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高亚军,是这次大学生友谊赛的总裁判员!”

    “你好。”我礼貌地说道。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你和杨威的那场比赛我事后又研究了一下……”高亚军还没说完没就被我打断了。

    “高先生,昨天的事情我不想解释什么,我的参赛资格已经被取消了,所以请您不要打扰我了!”我不客气的说道。其实说来说去我和杨威的事儿也算是自家的事儿了,我也不想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

    “刘磊同学,这其实是我们的不对,我们应该向你道歉!”高亚军的话让我一愣,只听他继续说道:“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和杨威原本在抽签的时候根本没有交集,是我手下的一个工作人员私下里收了杨威的贿赂才给你们弄了一场临时的加赛,我们已经把那个工作人员撤职了,所以我想和你道个歉,这事儿是我们举办方的疏忽了!”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会在中午的时候比赛!”我恍然大悟道。

    “是的,所以刘磊同学你的比赛资格也可以恢复,可以继续参加比赛!”高亚军说道。

    “呃……比赛我看还是算了吧。”其实我本来就对这种比赛不感兴趣,当初也纯属是陪着丁文峰来的。

    “为什么呢,我看了比赛时的录像,也看到了是杨威先用匕首刺你的。所以这件事儿根本就没有你的责任,你是可以继续参加比赛的,况且以你的身手很容易就可以取到名次的!”高亚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