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本来我参加比赛就是因为我答应了我的一个朋友,不得不来。但是现在正好有了不参加的理由,我为什么还要继续比下去呢?”我笑了笑说道:“我并不在乎这些名次上的东西。”

    “哦,是这样啊,那太遗憾了!”高亚军摇了摇头说道:“你回去再考虑一下吧,毕竟机会难得!”

    “好的。”我点了点头,虽然我心里已经决定不再参加了,但是出于礼貌还是这么说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我房间的内线好码是1010高亚军说道。

    ……………………

    “老刘,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没去开房啊!”丁文峰酸溜溜的对我说道。

    “拉倒吧,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开什么房,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龌龊啊!”我关上房间的门,鄙视的对丁文峰说道。

    “不信!对了,我还饿着肚子呢,现在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了,宾馆不负责供应食物了!”丁文峰说道。

    我们住的宾馆算不上什么豪华的地方,我不知道r国酒店评定星级的标准河国内一不一样,反正拿到国内也就是个二、三星级的标准。

    估计这种大学生的比赛举办方也不可能联系太好的地方。

    “正好。我这儿还有些没吃完地烧烤,你将就吃了吧!”我把拎回来的塑料袋递给了丁文峰,这家伙立刻像饿死鬼似的把塑料袋抢了过去。

    我正想取笑丁文峰几句,就听见我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下来电,见是王舒的号码,以为这丫头已经到家了,于是接起电话说道:“喂,王舒啊。你到家了么?”

    对面没有声音。

    “喂?王舒?”我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对面还是没有什么声音。

    我又问了几句,见依然没有人说话,还以为是王舒开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电话上面的重拨键,也没在意,正要挂断电话,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地男声。用日语说道:

    “一亿日元,我的外甥女,只要你签个字,这张一亿日元的支票就是你的了!”

    “哼!”王舒冷哼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敏锐的听觉还是把它捕捉到了!难道王舒出事情了?等等,那个男人叫王舒是外甥女,难道他就是泽井藤二?

    我连忙对丁文峰做了一个噤声地手势,然后把手机的听筒音量调成了最大,紧紧地贴在了耳朵上。

    只听那边那个男人继续说道:“你手上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我这个价格已经很公道了!你想想。一亿日元,大概就是七百万华夏币!你回到华夏国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七百万华夏币?我原本以为王舒家的公司有多么大。现在看来,就算把整个公司买来。也不超过三千万华夏币!

    三千万华夏币,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连曙光集团一天的利润都不止这些!但是却让一个小人与自己的姐夫反目,把一个老人给逼到了病床!

    虽然我这么想是想,但是我也能明白自己的公司在创业者的眼中意味着什么,就好比当年地苏援朝,就算公司走下坡路,他赚到的钱也一辈子都够用了。但是他却想千方百计地救活公司。

    “你别妄想了,我是不会卖地!你现在虽然控制了公司。但是你的良心将会一辈子受到谴责!”王舒开口拒绝道。

    我摇了摇头,和这种小人讲良心比对牛弹琴还白扯。王舒还是涉世未深啊!

    “良心?良心值几个钱?!这些年来,王东林他管过什么?公司地事情还不是我在操心?他作他的甩手掌柜,得罪人的事儿费力不讨好的事儿都是我做!公司这几年的发展,不都是我泽井藤二的功劳?”泽井藤二慷慨激昂的说道。

    “你……你无耻!”王舒呵斥道:“如果不是我父亲,你能有今天么!”

    “是啊,我就是感谢他王东林的知遇之恩,我才和你谈这些条件地,这一亿日元也算是我给你们王家的一点儿补偿吧!”泽井藤二想了想,又继而无耻地说道:“虽说这一亿日元也这些年我从公司里贪墨出来的,哈哈哈!”

    “你……你……”王舒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舅舅居然如此的无耻,居然早就打起了自己家的主意,而且父亲还一直把他当作是自己人!

    “怎么样?考虑好了么,王舒小姐?”泽井藤二冷笑道:“你可以不卖,不过到时候我可以将公司之前的东西变卖一空,只留下一个空壳,哈哈,那时候你的股份就成了废纸一张了!反正公司也不是我的,卖掉后我再拿钱去开一家新的!”

    “……”王舒没有说话,但是听到电话中她那急促的喘息,显然被气得不轻!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如果你到时候还不合作,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后果你是知道的,舅舅我原来的朋友宫本先生的公司是做什么的你也知道,嘿嘿,最近几个女优退役了,正好没有新鲜的血液。”泽井藤二啧啧两声继续道:“原先还真没看出来啊,几年不见,我的外甥女这身段好的,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

    “泽井藤二,你敢!我母亲不会放过你的!”王舒大叫道。

    “我姐姐?哼哼,她能管得了我的事儿么,她已经不是我们泽井家的人了!”泽井藤二毫不在乎的说道。

    我一听泽井藤二这话,立刻焦急起来,这种丧尽天良的家伙还有什么事儿干不出来的!王舒虽然与我相识不久,即使谈不上喜欢,但是我对她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如果真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发生,我都要后悔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