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眼前的运京大厦,足有三十多层高,也不知道泽井藤二的办公室在哪一层。

    这时候虽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但是大厦里面亮着灯的房间还真不在少数,看来不论是哪个国家,都有一群被老板压榨出来的工作狂人。

    我和丁文峰苦笑了一下,显然丁文峰也是有些为难。不过我看了看大厦里面还没有下班的门卫,问题立刻迎刃而解了。

    原本我和丁文峰计划的是怎么偷偷的潜入大厦里,但是现在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必要。因为在我们面前,已经有好个人进入了大厦,门卫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了一些东西,简单的做了个登记就放行了。

    丁文峰见我抬腿就要往里冲,吓得连忙拽住我的衣服道:“老刘,你要干什么!人家问你你怎么说?”

    我笑了笑,道:“你跟着我就是了!”说完便抬腿进了大厦。

    “你们找谁!”门卫见到我和丁文峰,立刻上前问道。

    丁文峰正不知所措,只听我对门卫说道:“我们是泽井先生的客户,请问他还在么?”

    “哦,是泽井藤二先生吧,他还在公司里,我刚才还看到他了呢!”门卫一听是来找人的,立刻放松了警惕对我们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做一下登记……就是这里!”

    我接过门卫递过来地登记本。在上面随手写了个“后滕进三”,我记着当时李博亮好像是和这么一个假洋鬼子合伙坑我来的吧!

    丁文峰这时候也会意了,在上面写了个“龟田太郎”。

    我看了一眼本子上丁文峰的假名字,然后对他说道:“龟田,你给泽井先生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间办公室。”

    丁文峰一愣,他哪里知道泽井藤二的电话,不过还是很配合的拿出手机来。作势要拨打电话。

    果然,那门卫上钩了,和颜悦色地看了我一眼道:“不用麻烦了,泽井先生的公司在十六层,你们直接坐电梯上去就可以了!”

    我心中大乐,不过嘴上却很严肃的对门卫说了声谢谢。就拉着丁文峰向前走去。

    “我靠!这也行啊!”丁文峰佩服的说道。

    “这么好地资源不用多浪费,我们自己盲目的去找得找到什么时候去!”

    “哈哈,刚才让我写名字的时候,我想了半天,一激动差点写成个**太软,哈哈哈!”丁文峰淫荡的说道。

    我心中一阵恶寒,这家伙,我初次见面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世外高人,没想到是个色魔级别的人物。出口成章啊!

    “这样吧,你去十六楼抓泽井藤二。我去地下室解救王舒。”我对丁文峰说道。

    “不行,凭什么费力不讨好地事儿我去做。你去逞英雄?”丁文峰听后大摇其头。

    “那咱俩换。”我倒是无所谓,谁去救王舒都是一样的。我对王舒虽然有些许好感。但是也许她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简单的相逢、相识。

    或许很多年后,我还会记起今天与她一起在海滨度过的温馨与浪漫。变成记忆中一个永久的回忆。

    丁文峰见我同意他去解救王舒,为了怕我反悔,立刻走马上任找地下室的入口去了,我则是一笑,大摇大摆的上了电梯,按下了标有16按钮。

    上了十六楼,走出电梯。我四处环视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监视系统存在。想了一下随即明了。这座大厦里面每一层都是独立的私人公司,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地商业机密,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大厦的保安室给他们装监视器地。

    不过这正好方便了我办事儿!

    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这层楼里亮灯地房间只有最里面的社长办公室。而像泽井藤二这种急功近利的人也绝对会在社长的办公室中。

    我猜测的果然不错,泽井藤二自从用计夺得了社长的位置,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办公地点搬了进去。此刻,泽井藤二正得意地抽着小烟儿,而自己的那个亲信也已经把王舒给关到地下室里以后回到了这里,两个人正聊着以后公司地未来。

    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泽井藤二与亲信对视了一眼道:“这么晚了,谁会来公司?”

    “不知道啊,应该没人了!”亲信也很疑惑。

    “刚才你做事儿的时候没有被人看到吧?”泽井藤二小心的问道。

    “绝对没有!我四下里都看了,而且走的是楼梯,并没有坐电梯下去!社长您放心,咱们大厦里没有监视器,别人不可能会知道的!”亲信拍着胸脯小声地说道。

    “那就好!”泽井藤二虽说胆大妄为,但是也怕会在作案的时候被警察来找麻烦!

    “社长,我去看一下,应该没什么事儿的!”亲信说道。

    “嗯,好的。”泽井藤二说完就打开了文件夹,装作正在办公的样子。

    亲信刚打开门,还没有看清来人,就被一拳击中面门,直捣得他眼冒金星,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哼都没哼一声的倒在了地上。

    泽井藤二正装模作样的低头翻着手上的文件,过了半天不见有人说话,奇怪的抬起头来,可是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人!而再一看,只见自己的亲信已经不知死活的倒在了地上!

    泽井藤二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俗话说得好,好人怕坏人,坏人怕横人,横人怕不要命的人!泽井藤二最多就是满肚子坏水的小人,眼见自己的亲信此刻都翻白眼了,他哪里知道亲信只是昏迷过去,还以为让来人给杀了呢,立刻吓得不轻!

    “你……你……要干什么?”泽井藤二结结巴巴的说道,还以为自己是遇到了谋财害命的大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