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下室到十六楼,就算走楼梯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儿,我和泽井藤二在这儿商量股份的事情都有半个多小时了,丁文峰怎么可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就算不上来,也会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啊?

    我赶忙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丁文峰的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不可能啊!按理说丁文峰不可能关机的,我不禁怀疑的看了泽井藤二一眼。这家伙正沉浸在发财的美梦中,见我看他,忙不迭的说道:“大哥,请问还有什么事儿吗?”

    “地下室没有你的人埋伏在那里吗?”我问道。

    “没有啊,就是我的那个亲信送王舒过去的,他已经被你打……”泽井藤二不知道亲信的死活,不敢妄言,不过现在死活跟他也无关了,只要有钱就可以了。

    我听后走到那个亲信身边,用脚踢了踢他。这亲信本来已经醒了,但是见我过来,以为我要继续兴师问罪,赶紧不敢出声的躺在地上装死。

    我见到他没有动静,抬起脚,冲着这家伙的裤裆部踹去……

    “嗷……”随着一声震撼性的惨叫,亲信一蹦三尺高。双手捂着裆部在屋里乱跳。

    而泽井藤二此刻自然已经把我当成了他的衣食父母,而他的股份已经转让完了。这个公司里地亲信也与他再无关系,看到他跳大马猴似的滑稽样儿,不由得哈哈笑出声来。

    那亲信心中恼怒,不过怕被我继续施暴,不敢多言,只是恶狠狠的看着泽井藤二。

    “你***看我干什么!”泽井藤二见亲信居然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的吼道。

    “泽井藤二,当初如果没有我。你能这么容易取得公司的控制权么!嘿嘿,可是现在,你对我的死活不理不睬,还耻笑我,我他妈死了也得拉上你垫被!”亲信听泽井藤二这么说,也顾不得许多了。恼羞成怒的就要冲过去和泽井藤二拼命。

    泽井藤二有些害怕地动了动身子,他可是怕这个亲信真的和自己来拼命,自己可是有大笔的金钱等着挥霍呢,和他同归于尽那就太不值得了!

    “行了!”我一把拽住亲信的后脖领子,把他拉了过来,道:“你要是想找他拼命,等一会儿也不迟,但是你现在如果不老实的回答我的话,恐怕你现在连命都没了。”

    那亲信知道我地厉害,自然不敢再造次。他敢去打泽井藤二。但是在我面前却连个屁都不敢放。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当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拼命就是找死。

    “您有什么尽管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那亲信恭敬的说道。

    “我问你。王舒是你送到地下室的?”我看着那个亲信问道。

    “是,是,我这就把钥匙给你!”说完,亲信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我。

    “地下室没有别人了?”我接过钥匙问道。

    “没有了,没有了!”那亲信连忙摇头。

    “好吧,我下去看看,如果王舒出了什么事儿,你就自己联系殡仪馆吧。”我松开了那个亲信。转身出了办公室。

    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厮打的声音,想来是那个亲信对泽井藤二不满。对他大打出手,果然,紧接着就听见了泽井藤二的嚎叫。

    我也没空理会这两个人了,赶紧来到地下室的楼梯口。我并没有急着下去,而是先侧耳听了听下面的动静,当我确定下面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下了去。

    地下室地门微敞开着,门锁已经被人用暴力破坏掉了。

    难道丁文峰已经把王舒救出来了,这家伙怕我抢了他的功劳,而单独带王舒先走了?不过这小子貌似淫荡但是还没有这么龌龊啊!

    我地心中没来由的一跳,一种不好地念头涌上了心间。

    我推开地下室的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看来这个地下室很久没有人用了,想到王舒娇滴滴的样子被关在这里面,我对泽井藤二恨意又深了一步。

    地下室里面没有灯,但是由于刚才的适应,我已经基本可以看清地下室里的情景,一些破桌子椅子堆放在一起,还有些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扔在角落中。我绕过门前的这些破烂,向仓库中央走去,赫然发现一个人躺在仓库中间。

    我连忙跑了过去,发现躺在地上的人居然是丁文峰!

    “丁文峰!”我伏下身子试探了一下他地鼻息,还好,呼吸正常,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又粗略的检查了一下他地身上,并没有什么伤,而且现场也没有搏斗的迹象,他是怎么了?

    我在丁文峰的身上一阵推拿,暗暗的用了一些精神能,丁文峰才悠悠转醒。

    “怎么回事儿?王舒呢?”我见丁文峰醒了,连忙问道。

    “有人用……”这是丁文峰醒来后第一句话。

    “!”怎么回事儿?我没听那个亲信说他用了啊?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他根本不会骗我的。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门锁已经被人破坏了,我当时一着急,也没顾得许多,急急的跑进来,忽然感觉到身侧有人,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鼻子里吸尽一股异香味,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丁文峰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按理说他这个身手根本不能遭别人暗算,肯定是当时救美心切,忘乎所以了。

    我也不点破,现在也不是嘲笑他的时候:“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手机?我没关机啊?”丁文峰说着就向口袋里摸去,这才发现,手机已经不见了,连忙低下头去四处寻找。

    “不用找了,肯定是被偷袭你的人拿走了,或许他会通过你的手机与我联系!”我想了想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