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功夫不弱啊,我事先居然一点儿端倪都没看出来!”丁文峰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但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开脱。

    我点了点头,虽然这个色胚想出风头,但是毕竟他的身手不弱,能把他暗算了的人肯定也有两把刷子!而这样一来,事情变得就有些复杂了!

    或许,这不是一起随机的绑架案,也许是有针对性的。而针对的人是我,亦或者是王舒。丁文峰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这家伙自从到了r国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没和什么人发生冲突。

    泽井藤二和那个亲信也可以排除在外,刚才的情况下他们不敢有所隐瞒,看来应该是另一伙人做的!

    我不禁有些着急,这里是r国,我人生地不熟的,和当地的势力也不是很熟悉……等等,我不熟悉不代表别人也不熟悉啊!

    我前一阵子曾听郭庆给我讲了一个什么“大东亚黑社会共荣圈”的计划,r国是他的主要渗透势力之一,不知道现在这个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给郭庆打了个电话。我知道不论郭庆在什么地方,这个号码几乎都可以联系到他,因为郭庆每次出门都会习惯性的把这个号码转移到他当地的号码上。

    “喂?请问你找哪位?”郭庆对我现在用地电话号码不熟悉。所以习惯性的询问道。

    “郭子,你在什么地方呢?”我见电话接通了,迫不及待地问道。

    “啊?老大?是你啊,我在r国和人抢地盘呢……对了,老大,你这个电话上显示的号码怎么也是r国的?”郭庆奇怪的问道。

    “你在r国?太好了!我正找你有事儿呢,我在水原市,你在哪里?”我问道。

    “我现在京东。赶到水原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老大你等我,我马上过去!”郭庆说道。

    “你那边的没问题吧?”我问道。

    “没事儿!”郭庆满不在乎地对旁边的小弟吩咐道:“一会儿三口组地当家来了,就把条件给他讲清楚,不同意就直接弄死,再带人把他们的场子都扫了。给他来个京东大屠杀!”

    ……………………

    半个小时以后,我在水原宾馆门口见到了郭庆,这家伙穿着一个花背心加上一个花裤衩,和出门度假的人没什么区别,谁会把他联想成国际黑帮的头目呢!

    和郭庆一起来的是一个长得贼眉鼠眼具备本土特征的典型r国人,见到我后就点头哈腰用华夏语对我说道:“老大地老大,在下横路径八!”

    横路j8?我靠,这名起的,真有~.阿!

    “这是我新收的小弟,三石帮在水原市的负责人。一个日奸!”郭庆解释道。

    日奸?原来我就听说过汉奸,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又流行起日奸来!

    “嗨!伟大的华夏国的尊贵客人,有事儿就吩咐在下好了!”横路径八谄媚的说道。

    没想到这里也是郭庆的势力范围了。而这个横路径八就是这里的地头蛇,如果找他调查王舒的去向地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

    “横路径八是吧?你好大的胆子阿!”我脸色一变呵斥道。

    “啊?在下……?”横路径八被我突如其来地训斥搞得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恭敬的弯着腰。

    郭庆真以为横路径八得罪了我,脸立刻沉了下来,一把将横路径八提了起来,骂道:“快说,你他妈地怎么得罪老大了?”

    “……”横路径八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过一贯的卑躬屈膝的性格,让他依然满脸的谦卑。

    “好了!”我挥了挥手。示意郭庆先把他放下来,然后说道:“也许我搞差了,不是横路先生搞地事儿呢!”

    横路径八立刻感激地对我嗨呀个不停。

    “我一个朋友,在运京大厦的地下室被绑架了,不知道是不是你手下的人做的?”我看着横路径八的眼睛说道。

    但是横路径八地眼神丝毫没有变化,看来并不是他的人干地。

    “绑架?我的人没有做,不过我现在就叫人全市排查,只要还在水原市,我保证让人翻出来!”横路径八为了洗脱嫌疑,拍着胸脯保证道。

    我点了点头,其实刚才我也是为了诈他一下,让他更加卖力的办事儿,毕竟他这种日奸,如果不给他点儿压力,很难保证他会尽心尽力的去为我做事儿。

    横路径八立刻安排人手进行全市大排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直到了深夜,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毕竟丁文峰和王舒的关系差一些,只有一面之缘而已,此刻就算着急,也仅仅是因为王舒是个美女,而我就不同了,经历了刚才在海边的温馨,我就算不把王舒当成是自己喜欢的人,也是我的好朋友了,她出事儿了,我不可能不管。

    郭庆见我有些焦虑的样子,本来还想与我续续旧,此刻也不敢多说了,只是神情凝重的坐在我身边,紧盯着手中的电话,希望横路径八的电话能尽快打来。

    而我,大脑则在高速的运转着。是谁呢?是谁对王舒动的手?可以说到了r国之后,今天是我第一天与王舒见面,如果说对方是冲着我来的,似乎有点儿说不通。但是王舒何尝不是这样呢,她一直在华夏上学,在r国唯一与她结仇的就是泽井藤二……

    一直以来,在华夏的时候,我都有一种掌控全局的感觉,不论是司徒亮、刘科生还是雷小龙,他们无一不站在明处,即使与我为敌,我也丝毫没有出现过紧张的情绪。

    但是,现在这个躲在暗处的敌人,却让我心惊了!让我真正地感觉到危险的所在了!自从许芸出事儿以后,我就有了这种感觉。我虽然是无敌的,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但是我身边的人却不一样,他们不可能像我一样能够独立面对敌人,所以我加派了人手日夜保护着我的几位老婆,就连远在新江的我的父母身边,我也安插了三石帮的眼线负责他们的安全。

    可是现在,王舒就在与我分开没多久就出事儿了,这说明我的危险意识还是不够。现在想来,既然王舒已经告诉我了泽井藤二对她的敌意,我怎么能疏忽的让她一个人回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