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了凌晨两点多,横路径八那儿还没传来任何的消息,我不由得焦急起来。终于,横路径八的一个小弟,从运京大厦附近的一个清洁工的口中得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据他称,当晚他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两个男人从运京大厦的后门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手提箱,然后上了一辆黑色的尼桑面包车。

    当时他以为这两人是运京大厦的内部人员,也没在意。因为知道大厦后门的人不是很多。当横路径八的小弟询问他记没记下车牌号时,他则是摇头,但是有一条重要的线索是,那辆黑色的尼桑面包车侧面,贴着大大的“hks”车贴,而且车尾部经过改装。

    在得知这条线索之后,横路径八立刻让手下的小弟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到所有的hks车辆该装工厂去查询有没有黑色尼桑面包另一部分人直接搜索水原市停放的车辆。

    根据那个清洁工的描绘,横路径八的小弟找到了三辆与其相似的黑色尼桑面包车,并且分别拍了照片拿回来给那个清洁工辨认,很快就把目标锁定在了城郊的一所废弃工厂门口。

    而且这个地方也完全符合绑匪藏身的需要,当得到这个消息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和郭庆、丁文峰、横路径八带着一千小弟。拿着武器前往那个废旧工厂。这里反正也不是华夏,闹翻天了也没有人能找到我地头上,而且听郭庆说,这个横路径八在水原市很罩得住,而且最新成立的三石组已经申请了合法的社团手续,属于r国当地法律保护的黑社会组织。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一行人停在了离工厂有一公里处的垃圾场附近,由于有很好的掩体。再加上所有人都没有开汽车的大灯,所以工厂那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我远远望去,那座废弃地工厂里,闪着若隐若现的灯光,而且门口人头窜动,似是有人在看守。

    “我先过去看看。按照我们事先说好的,你们等我消息!”我对郭庆鹤丁文峰说道。

    “老大,还是我去吧……”郭庆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

    “呵呵,不用了,我知道你是怕我有事儿,可是你想想,我如果都应付不了,你去有什么用?”我对郭庆笑道。他这个人总是这样,前世也是,现在也是。有事儿了就喜欢冲在前面。

    郭庆听后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嘿嘿,是啊。我从来都没有能打过你的时候。”

    这话丁文峰听了倒是无所谓,因为我的强悍实力他是清楚地。但是横路径八就不一样了,郭庆之所以能顺利地让他俯首称臣,雷霆手段是其一,最重要的还是实力,郭庆的实力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就连他小弟的实力也不是横路径八原来那些人能企及的。

    而此刻听到神一样的人居然声称从来没能打过眼前这个老大的老大,不禁暗叹,从华夏过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简直就是超级恐怖,亏了自己当了日奸。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到这里,横路径八不禁得意起来,想到水原市原来那个和自己平分秋色地神蛇帮,妄想着和郭庆这个过江龙死磕到底,结果现在不得不东躲西藏逃避追杀,而自己呢,虽说当了日奸,给华夏人当走狗,但是却比原来自己单干更加风光,三石组的老打郭庆不可能整天留在水原市,他不在地时候这地下一哥的位置还不是自己地?

    想当初神蛇帮的老大川峰次郎还嘲笑自己是懦夫卖国贼,卖他妈拉个x啊,识时务者为俊杰,横路径八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为明智的决定。

    我的异能之一,就是让时间变慢,从而获得相对其他人更加快的速度。占了这个优势,我可以悄然无息的来到工厂的附近。

    果然不出我所料,门口有两个看门的绑匪正在闲聊。

    “刚才抓那个小妞儿真是靓啊!”看门人甲说道。

    “就是阿,妈地,也不知道川峰老大怎么回事儿,居然把人抓回来不让碰,那么靓个小妞只能看不能干,真是可惜了!”看门人乙说道。

    “嗨,你不知道么?川峰老大爷是帮着别人干得这票买卖,人家雇主没开口,咱们哪能碰得啊!”看门人甲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唉,想当初咱们神蛇帮何等威风,如今却沦落到帮人做绑票为生了!”看门人乙说道。

    “谁让老大不开窍的,当初华夏人可是先找地咱们神蛇帮,结果被川峰老大一口回绝了,他们才扶植的横路径八,说起来横路径八的实力和我们差远了,连个正经的社团名都没有,虽然看起来和咱们的地盘差不多大,但是他们那片儿却不是商业区,哪有咱们油水多?而如今呢?横路径八要多威风有多威风,我们却要在这儿受苦!”看门人甲抱怨道。

    “行了,别说这些了,当时你不也是瞧不起那些华夏人么!”看门人乙摇头道。

    “此一时彼一时么!”看门人甲不好意思地说道。

    当地的黑帮?我听他们的对话大致也判断出了个大概,他们受到某个人的委托才对王舒进行了绑票,听他们的语气,似乎并没有把王舒怎么样,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你是什么人……”看门人甲一愣,指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惊骇的问道,但是他的声音还没等全部跑出喉咙,就被一记手刀切在了脖子上,倒在了地上。

    看门人乙对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一愣,刚想喊人,他自己也晕了过去。

    我对我的速度还是比较有自信的,我看着地上晕倒的两人一笑,蹑手蹑脚的来到工厂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