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我还想继续摸,但是我就是再大脸,也不好意思再把手伸到王舒的胸口。那和流氓有什么区别了呢。

    “咳咳!对了,如果泽井藤二报复你的话,你就找小八就可以了,他会帮你摆平的。”我为了避免场面继续尴尬下去,赶紧转移了个话题。

    舒的脸更红了。我这句无意识的嘱咐,在王舒看来反倒成为了我对她的关心!

    我看王舒那红的像火烧云似的脸,心中想,这丫头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那个,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明天你就不用送我了。早些处理完家里的事儿,你也得回学校上学呢!”我说道。

    “好的。”王舒点了点头。忽然小声问到:“那个……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吗?”

    “当然是啊!”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想,把“好”字去掉个“子”就更好了。不过我也只是想想,我老婆够多了,虽然不在乎再夺这么一个,但是一想到赵颜妍在甲壳虫上对我说的那番话,我不禁有些犹豫。算了,顺其自然吧!

    “那我回去能给你打电话么?”王舒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这句话。王舒这十多年来,头一次对一个男孩子动心,不想失去了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当然可以。这是我地电话号码。”我拿出一张我的私人名片递给了王舒。上面只有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并没有头衔和职务。

    “好啊,那我一回到华夏就给你打电话!我们还去吃烧烤好么?”王舒笑着接过了名片。

    “没问题!到时候那就是我的地盘了,保证招待周到!”我点头道。

    ……………………

    第二天,我和丁文峰踏上了回国的旅程。

    机场,郭庆和横路径八都来为我们送行。

    “八嘎!就是他,替我教训他!把文件抢回来!”正当我和丁文峰走进机场大厅的时候,迎面过来了一伙人,为首的正是泽井藤二。

    泽井藤二身边的那几个黑衣人听后立刻冲了上来。

    “住手!”横路径八见后立刻迎了过去。伸手喝道:“怎么回事儿!”虽然他不认识面前这几个黑衣人,但是他们地装束肯定是三石组的成员了。

    “老大!”横路径八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不可能不认识横路径八,见到横路径八突然出现,立刻换了一副谦卑的态度。

    “怎么回事儿!”横路径八怒道。自己的手下居然敢冲到机场来要教训老大的老大,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一样么!

    “老大……是他要我们来教训……教训这位先生地……”一个黑衣人解释道。

    “刘先生。您看怎么办?”横路径八赔着笑脸问道道,生怕我迁怒于他。而刘先生这个称呼也是我让他叫的,老大的老大实在是别嘴。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以后不想看到这个人了。”我淡淡的说道。我不想给王舒留下这么个后患。我相信横路径八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然他也没资格做这个位置了。

    果然,横路径八的脸色一沉,对身后来送行的几个亲信手下说道:“你和他们几个把那个人弄回总部去解决掉,找个地方埋了。”

    那几个亲信点了点头,立刻走了过去捉住了泽井藤二,而之前的那几个黑衣人看到老大发怒了,他们虽然和泽井藤二有些交情。此刻也知道保不了他了,反而还会触怒老大。索性来个大义灭亲,一记手刀将泽井藤二砍晕。和那几个亲信一起把人拖走了。

    对于这种人,我没有丝毫的怜悯。虽然一句话就判了他的死刑有点儿过份,但是我深刻地明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

    弄死个人在横路径八眼里,简直太正常不过了,这家伙也没放在心上,只是看到老大的老大并没有因为自己地那几个不开眼的手下而迁怒于自己,也恢复了笑容。

    我与郭庆拥抱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彼此都可以感觉到彼此地那份挚热、那份友情,那份兄弟之情。除了高一时的朝夕相处。以后的日子,我和他都各忙各得事业,他为了开拓黑道,而我为了我的泡妞事业。彼此很少相见,偶尔见到,也是因为一些事情,匆匆的分离,而且往往有外人在场,真正相聚的单独相处能够谈心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这简单的拥抱,却饱含很多说不出地关心和。

    随即,我们就分开了,毕竟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有点儿太那个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同性恋呢。

    ……………………

    飞机上,我还在回忆昨天在咖啡厅里王舒那柔软地胸部,不可否认,在我接触过的所有女人中,王舒的胸并不是最大的,但却是手感最好的,莫非真是家花没有野花香?

    还有那个苍井优香,r国纯种女人啊,有培养成性的准备,不过人家好歹也是个青春偶像,这事儿似乎不太可能。

    所以基本上我这次r国之行还算是比较洁身自好,没有带回来其他的女人,赵颜妍应该不会生气了吧!

    ……………………

    机场附近,一辆黄色的丰田小跑车停在路旁,王舒怔怔的看着冲向天空的飞机。他为什么不让我送他呢?他是喜欢我呢,还是对我根本就没有那层意思?

    那他昨天为什么要摸自己那里呢?还捏了两下……难道只是不故意的吗?

    哎!王舒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彻底沦陷了。

    王舒转身上了车,幽怨的看了一眼他临走时留给自己的手机号码,一颗心不知道飘向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