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磊,这是你二舅!”我爸笑呵呵的对我说道。

    “二舅好。”我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大腹便便,在我记忆中不占有一丝印象的男人。淡淡的问好道。

    “是刘磊啊,哈,转眼间就长这么大了,那时候看到你,你还穿开裆裤呢!”一个长得还可以的男青年迎了过来,对我大咧咧的说道。想来就是我那个表哥张志松了!

    我很讨厌他这种对我说话的语气,好像比我大很多似的,我的心理年龄可是和你爸差不多大了!我对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是你未来的嫂子,怎么样,大哥比你有眼光吧!”张志松得意地指着身后一个打扮洋气的女人说道。

    “唉,松哥,这就是你说的国内的那个表弟啊,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吗!”那个女人又看了看我身旁的赵颜妍,似是嫉妒赵颜妍的美貌似的,故意说道:“哎,这位妹妹长得倒是不错,就是不会打扮,穿得也太土气了!”

    穿得土气?!赵颜妍全身上下穿的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都是与曙光有合作关系的那些国家的权势人物聘请一流的设计师设计制作的,有些还是皇室专供的,这女人居然说赵颜妍土气。我对她也懒得解释了。

    但是赵颜妍却不高兴了,不冷不热地说道:“我老公不喜欢风骚地女人。你觉得清纯是土气,那就是土气吧。”

    “呀,松哥,你看这丫头嘴还挺厉害的,你弟弟将来一定吃亏呀!”那女人一脸惊讶的对张志松说道。

    “是啊,表弟,大哥告诉你,这找你大嫂这样的。你以后就知道了,你现在还太小,审美观不一样,看女人首先就要看身材,看性感!黄毛丫头哪有什么味道!”张志松附和着说道。

    “就是呀,我说妹夫。你们家现在在华夏也算是个小康水平了吧?找儿媳妇也得找个柔顺的,看这刁丫头,一点儿眼力健儿都没有!你们家和我家比还是有差距的,但在华夏而言,也能找个不错的儿媳妇了!”二舅开口对我爸说道。

    “这……”我爸这个老好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尴尬的笑着。

    “哎呀,公公,您别跟他们乡下人一般见识了,咱们都是上流社会地人家!”那女人瞥了赵颜妍一眼冷言道。

    我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没有发作。这毕竟是我妈的哥哥,我也不好太不给面子。

    “来。表弟,这是大哥送你的礼物。劳力士金表,怎么样!没见过吧?”张志松炫耀的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向我递来。

    “谢谢。”我随意的接过小盒,放在了一侧地茶几上。劳力士,呵呵,我上辈子都已经对它没有兴趣了。

    “怎么不看看,很贵的!”张志松以为我不知道劳力士的价值,特意提醒道。

    “哦,一会儿再看吧。”我没有再说什么。我也无话可说。

    “我说小姑子啊,女人到了咱们这个岁数就得多穿点儿。多美点儿了!”我的舅妈看到我妈那么年轻漂亮,就有些酸溜溜的炫耀起自己身上的穿戴来。

    “呵呵,二嫂,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打扮什么啊,让小辈笑话了。”我妈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话可就不对了,钱是干什么的?!钱就是花的,要学会享受,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不用给他们攒钱的!你看我们两口子,有多少花多少,儿子有好工作,根本不用我们二老地钱,那日子,别提多潇洒了!”舅妈特意又把自己的儿子拿出来说事儿,意思是我现在还在上学,只能花家里地钱。

    我妈与我相视而笑,并没有反驳,我看出我妈笑容中的意思,让她炫耀吧,都是亲戚,忍忍就是了!

    “赵颜妍是吧,我是alice杨…:.].耀去了。

    “嫂子……”赵颜妍对她点了点头。

    “哎呀,你怎么能擦这种低档的果香香水呢,你看我,夏奈尔5,这才是女人擦的香水。”alice杨伸出手来在赵颜妍面前晃了晃说道

    赵颜妍很无奈的笑了笑。赵颜妍我对香水味很敏感,只偏爱果香味道,所以我的女人都只擦这一类的香水。其实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上辈子的赵颜妍比较偏爱这个味道地香水,我也爱屋及乌。没想到这一世却是赵颜妍爱屋及乌。

    而赵颜妍身上擦得这个果香香水虽然味道很大众化,却是法国那边与曙光有业务关系的一个大家族地私家设计师调制的,造价甚至远高于毕扬、第凡内、夏奈尔这些国际品牌。

    “我老公喜欢这个味道的。”赵颜妍解释道。

    “哎呀,你又不是只为他一个男人活着,女人就要个性要独立,总不能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吧!你看我,随身的包包里还带着安全套,我难保不会碰到让我心动的男人,尝试一下一夜情,会让我们女人活得更加滋润!”alice杨说道。

    alice杨就在客厅中说的,虽然听到。我爸我妈包括我二舅和舅妈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张志松的脸已经变成绿色的了,看来是绿帽子戴多了,脸都被染成着种颜色了。

    “alice!”张志松赶紧给她使.个女朋友为人很开放,但是,她父亲是公司的副总裁,为了自己的前程,张志松只能一次次的视而不见。但是现在,当着自己的父母,当着自己的亲戚,她这么说,太让自己下不来台了!

    “干什么!”alice杨不满张志做个快乐的女人,你不要打扰我们!”

    “不好意思,我就是为了我老公活着,而且我也只会对他心动。”赵颜妍一笑,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