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赵颜妍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张志松和alice杨看着我们夫妻经挤兑的我够多了,所以此时就没再说什么,只是咧嘴笑了笑。

    新江国宾大酒店,原来是张国平的产业(张国平,详见《追美》上部146章),后来因为他儿子想强奸我的明星老婆,被我让郭庆把他搞得在新江市呆不下去了,而国宾大酒店也归入了三石娱乐集团。

    经过重新装修以后,已经变成了新江市,甚至松江省乃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及餐饮娱乐住宿为一体的大型五星级酒店。

    明天的饭局就安排在国宾大酒店,我已经让赵叔订了房间。国宾大酒店现在几乎是天天爆满,包间必须要提前预订。其实就算不提前预约房间,以我的身分也可以在用餐前的一分钟拿到包间,因为国宾大酒店里有几间vip].

    只是我这次回来并没有通知丁保三,这时候也就没搞得那么麻烦。既然能提前预定到,何必多此一举。

    第二天一早,二舅一家人就到机场去接alice杨的父亲去了。们在当地没有车,特意租了一辆加长劳斯莱斯,我也没有多说什么,你也没管我借车。我也没必要上赶着把车借给你。

    “磊磊,你叫小赵也来不太好吧?”我爸有些担心地对我说道。我爸就是这样,老好人一个,总是怕别人丢了面子,却不想想二舅一家怎么数落我们的。

    “怎么不好!”我妈虽然和二舅是一家的,但却不像我爸那么好性格,昨天已经隐忍的够呛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出气的机会。哪能就此错过:“哼,一个分公司的副总裁,到了小赵面前,那还不什么都不是啊!要不是磊磊不准我把他的事情说出去,我昨天就想告诉张志松和那个什么阿里斯杨了,你们都是给我儿子打工的!”

    “唉。都是一家人,到时候你少说两句吧,咱家要不是磊磊,我还是下岗工人呢,哪能和你二哥家地条件比!现在咱家虽然比以前好了,也不能看不起人家啊!”我爸说道。

    “看不起他?我还就看不起他了!自以为攀上个美国亲家就牛了?我儿子是世界首富我还没说什么呢!”我妈反驳道。

    “行了,行了,就你厉害行了吧!你到时候就乱吹去吧,把儿子的事情都说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就开心了是吧?”我爸不高兴的说道。

    我妈这回不说话了,她也只是出于女人的好胜心理。真要把事情都宣扬出去,事情就大了。

    我看了看。赶紧打圆场道:“好了,爸,妈!到时候就算咱们不说什么,二舅他家的面子肯定也会挂不住的,何必再雪上加霜呢!”

    “嗯,说得也是!”我妈自从知道我地身份之后,也开始对我的话奉若神明了,也不再反对我的一些事情。因为在她看来。我现在确实长大了,不需要她再啰里啰唆的管教了。

    赵颜妍在一旁只是笑。这种场面她也不好插嘴什么。

    快到中午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汽车的声音,二舅一家回来了。我们一家人也都到了客厅中,不一会儿,门铃就响了起来。

    我妈上前打开了大门,张志松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然后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道:“杨总,请进!”

    我靠,敢情这小子把我家当成他自己家了!

    张志松身后,跟着进来一个穿着西装,身材有些富态的中年人,有些秃顶,不过脸上却没有多少皱纹,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副学者的模样。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见到他,我还以为他会是某个大学地教授!

    中年人对张志松摆了摆手,走进客厅,见到我们,微笑着走过来对我爸伸出了右手,道:“您好,鄙人是杨宏海,不好意思,这次来华夏公干,打扰诸位了,本来想住酒店的,但是志松这孩子说有亲戚在这里,非要我住过来。实在是抱歉了,如有什么不便,还望见谅。”

    本来我们全家之前还在商量怎么挤兑这位表哥岳父一番,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如此地彬彬有礼,不卑不亢,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倒是让我爸有些不知所措了。

    “咳!”我假意咳嗽了一声,我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没有我爸那样短路地时候,于是赶紧提醒我爸一下。

    我爸这才反映过来,伸出手来与杨宏海一握道:“刘仁山。呵呵,不打扰,不打扰,快快请进!”

    “幸会,幸会。”杨宏海微笑道。

    我怎么看,这个杨宏海也不像alice杨和张志松一家子那样是那种市侩的人啊?本来我还想让赵叔事后找机会撤了他的职,但现在看来,他似乎是个很谦逊的人。

    “姑父,这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岳父。”张志松在一旁谦卑的介绍道。

    我摇了摇头,张志松和alice杨真是.=为人还不错。看来今天就算不和赵叔一起吃饭,也可以避免很多不愉快了。

    而此刻,我却有点儿后悔起来,一会儿吃饭赵叔也去,是不是对杨宏海有点儿……不过一想到昨天张志松一家子地嘴脸,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这些人吃些瘪,以后才不会太嚣张。

    我看着张志松那狗仗人势的模样,心中冷笑道,那一会儿就看看到底是谁地岳父更牛吧!

    “爸,您饿了吧,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对了,松哥的表弟的岳父请客,据说也是个计算机公司的小老板,看在松哥的面子上,您到时候有什么项目就提携提携他吧!”alice杨说道。

    “alice,,,大家是同行最多互相切磋,根本说不上谁提携谁!”杨宏海有些不悦的训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