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赵军生的关系,丁保三已经知道在国宾酒店订包房的人是我了。于是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屁颠屁颠的跑到酒店每口,和赵军生一起迎接我们的到来。

    丁保三现在已经与最初的形象有了天壤之别。最初的黄毛绿头发的小混混早已经变成了西装革履,整齐的小平头。长时间的高位历练让丁保三的脸上也充满了成熟,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成功人士一样。

    赵军生和丁保三以前就有过照面,不说十分熟悉,但关系还是不错的。赵军生作为世界级企业的总裁,丁保三作为地方的权威人士,两个人平时的交集还是很多的。

    而让赵军生很奇怪的是,丁保三每次见到自己都非常的客气!丁保三是干什么的赵军生很清楚,像他这样的身份,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总裁毕恭毕敬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父亲的缘故?可是自己的父亲今年年底也要退休了啊!

    赵军生不知道,丁保三对赵军生的身份却很清楚,自己老大的老大的岳父,作为小辈,自然要尊敬有加了!

    “丁总,您怎么也出来亲自迎接了呢?”赵军生并不知道我和丁保三的关系,自然很奇怪。丁保三在松江省的真正影响力其实要比他这个总裁还厉害,这点赵军生很清楚。

    “什么丁总啊。赵叔,您就叫我小丁或者三猴子就行了!”丁保三摇了摇头恭敬地说道。

    “三猴子?”赵军生更纳闷了,像丁保三这样的地方老大,都很忌讳别人提起他原来的小名或者外号,这个丁保三居然自爆外号。而且每次见面的时候都叫他赵叔!

    赵军生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儿,我们的车就到了。丁保三见到我的车开过来,笑眯眯的迎了过来,把一个正要给我指引车位的保安推到了一边儿。然后亲自上前引导着我停车。

    把那保安看得目瞪口呆,这保安也是三石帮地底层外围人员,很清楚丁总是干什么的,见到他居然亲自上去给别人停车!要知道,这是从来就没有过的事儿啊!就连社会名流省市领导都没有这种待遇!

    丁保三亲自给我打开车门,笑道:“刘哥。您来了咋不打个电话告诉我呢,我好给你接风啊!”

    “这次回来是见几个亲戚,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没找你。”我下了车说道。

    丁保三又将后门打开,让我的父母下了车。这时候,那个保安已经引领着后面那辆劳斯莱斯停好了车,二舅一家也走了过来。

    赵军生这回更是奇怪了,丁保三居然给我开车门?

    “赵叔!”我对赵军生招了招手。赵军生也迎了过来。

    “爸!”赵颜妍早已笑着向赵军生跑了过去。

    “你这孩子,白养你了。回来新江也不说来看看我和你妈,两家的别墅离得那么近。开车用不了十分钟的!”赵军生抱怨道。

    “刘哥,包间已经准备妥当。上去就可以直接走菜了!”丁保三做出了一个请地手势。

    “刘哥?”赵军生一愣,然后问我道:“刘磊。他怎么管你叫刘哥?”

    这些称呼都是我与丁保三约定好的,在帮派里面可以叫我魁首,在我的一些生意伙伴和朋友面前叫我刘总,在我家人面前叫我刘哥。

    “哦,三猴子是我原来的同学,我当时随便收的一个小弟!”我随口解释道。

    小弟?赵军生木然,随便收的一个小弟现在都变成老大了!早就看这个女婿是个金矿,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怪不得他对自己这么尊敬。原来是这么个缘故啊!

    “这是我表哥张志松!”这时候张志松和alice杨先走了过来,杨宏海和我二舅他们并没有下车。

    “张先生你好!”丁保三礼貌的对他点了点头。

    张志松听后微微皱眉。刚才叫我刘哥,却叫他张先生,明显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张志松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心中却不满道,你牛逼什么啊,表弟的一个同学而已,看你对我表弟那种谦卑的态度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一个拍马屁地跟班而已,一会儿借机把你也讽刺一下!

    张志松先看了一眼赵军生,然后不屑的道:“这位就是表弟地岳父吧?什么电脑公司的小老板?”

    赵军生因为我地关系,也不好发作,只得苦笑的点了点头道:“鄙人赵军生,不是什么老板,就是个打工的而已!”说完还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打工的?哦,职业经理人啊。”alice杨嘲笑的说道。

    “可以这么说吧。”赵军生点了点头。她说的也没错,自己的确是职业经理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好生气地。

    劳斯莱斯那边,我的二舅为了托大,死活拉住了杨宏海不让他下车,在车上和他莫名其妙地嘘寒问暖聊着家常。

    在亲家面前,杨宏海也不好太不给面子,心中虽然觉得不下车不怎么礼貌,但表面上还是和我二舅应付着。

    其实一方面也是因为杨宏海在美国的地位比较超然,虽然他本人没什么架子,但是某些场合却不得不拿出些架子来。所以此刻虽然觉得不礼貌,但也没有多想什么。

    而张志松和alice杨再大胆也不.=|话,所以在我二舅的安排下,故意先下了车,好能过过嘴瘾。

    赵军生事先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曙光分部的职员,只是把他们当作了我的一些小人得志的亲戚。心中不悦,也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赵颜妍却听不下去了,她人好不代表别人可以任意地去欺负她。从小就在优越环境中长大的她平时也就对我和我的几个老婆比较热情,对别人依然是那副不冷不热地漠然表情。听到张志松和alice杨:越过分,忍不住反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