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宾大酒店的顶楼是娱乐城,台球、保龄球、健身房等一应俱全。但是最有特色的还是赌场了,赌场这个东西并不是澳门、拉斯维加斯的专利。

    在国内的一些大城市,都存在着几家大型的赌场!当然,这些赌场都不是合法的,也就是俗称的地下赌场!一般都控制在当地的黑帮手中。

    松江省的黑道现在已经被三石帮完全的控制了,所以这里的几家有名的地下赌场全部都是三石娱乐旗下的。

    在这里赌博,首先是安全,其次是信誉!没有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儿,也没有什么人敢在这里出千!原因很简单,三石帮可不是吃素的!所以一些老板社会名流都喜欢来这里赌!冲着的也是三石帮这份名气!

    赌场是很赚钱的,当初国宾大酒店重新装修的时候投资了近五个亿,开业没多久,就连本带利的收回了投资,光靠饭店和住宿当然不能赚这么多!这里面最主要的利润就来自于赌场。十赌九输,是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偏偏还有人对此流连忘返废寝忘食。

    那些个富豪每次来到赌场都是输钱,但是下次依然光顾。这就是赌博所带来的一种刺激感!有人曾作过分析,赌博时所产生的精神快感甚至超过作爱时所产生的**快感!

    国宾大酒店地赌场规模相当大。这也是松江省最大的一家地下赌场。里面的管理人员与荷官大部分都是从澳门聘请过来的,十分的专业。而且赌博的项目繁多,丝毫不逊色于澳门的大赌场!这也是客源不断地最主要的原因!

    这些个富豪虽然热衷于赌博,但是却不可能经常地往返于澳门和新江,而国宾大酒店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一样的服务、一样的感觉,何必再让人舍近求远呢!

    ……………………

    用完餐,丁保三带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楼上的娱乐城。这里赌场的规模再次让张志松震惊,赌博在美国是合法化的。张志松和alice杨+为了追求刺激,经常去赌场赌钱,当然,一般情况下都是输。而杨宏海对此也没有什么反感,倒是我地父母,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赌场的样子。现在身临其境,不免有些好奇,所以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到赌场里面转转。

    丁保三一招手,赌场里的巡场立刻走了过来。

    “这几位是我的贵客,你去给每人准备三十万的筹码!”丁保三吩咐道。

    “三十万?”张志松听后有些咂舌,他兜里哪有这些钱啊,不过丁保三接下来的话让他把担心放了回去。

    “这些筹码是送给各位的,大家随便玩玩儿,输了也没关系!”丁保三随意的说道。

    每个人三十万。加起来就是二百多万啊!就这么送人了?张志松和我二舅相视苦笑,本来是想到亲戚家炫耀一番。没想到人家的实力比自己这边强悍多了!

    不过有钱赌,张志松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兴奋的从待者手中接过筹码。跑去玩了。

    我爸知道了我和丁保三地关系,也就不客气了,结果筹码拉着我妈去试试手气。赵军生自然陪着我的父母一起。

    alice杨和杨宏海也分头去玩自gt;.:~个招呼,拉着赵颜妍在赌场里面随意转转。

    我对赌博的兴趣不大,我有异能,从某种程度上可以控制赌局地走向和输赢。当赌博变成了逢赌必赢时,就失去了它本来的乐趣。而赵颜妍作为很传统的女孩子,以前也没来过赌场。所以对赌博这种毒害青少年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只是出于好奇随着我四处看看。不停的问这问那。

    而我也是个半吊子,很多玩法都搞不明白。这时候在我身后充当跟班的丁保三就发挥了他的作用,为我和赵颜妍逐一地介绍赌场内各种项目的玩法以及规则等等。

    “轮盘是一种令人着迷且十分刺激地游戏。它由一个轮盘、一个象牙制小球以及一张赌桌构成。轮盘以转轴为中心转动,并且分成(美式轮盘)细长沟道。36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另外两个绿色沟道分别标为00。赌桌上的数字组合,当所有玩家投注后,庄家会放出一个小球,最后停在那个数字槽那个数字就是最后结果。”正当丁保三为我们介绍轮盘的玩法的时候,赌场的巡场跑了过来。

    “有什么事儿么?”丁保三不满他来打断了自己。

    “那边有人闹事儿,丁总您看……”巡场本来是赌场里说得算的人物之一,如果丁保三不在这里他完全有权力处理这些事情,但是丁保三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而且今天丁总特意交待有贵客在这里,就不好闹出什么动静来了,所以巡场才会跑来请示丁保三。

    “什么人?”丁保三淡淡的问道。

    “一个女人,年纪不大,应该不是常客。丁总,要不要把她轰出去……”巡场问道。

    “不必了,我过去看看。”丁保三沉吟了一下说道。敢在这个赌场闹事儿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背景非常雄厚,另一种是傻子。

    如果是第一种,那倒是没什么,事后给赌场道个歉就算了。如果换成是我的话,就算把赌场拆了,连歉都不必道。但如果是第二种,情节轻的轰出去,列为永不欢迎的客人之一,情节重的那就不是轰出去那么简单了,挨一顿揍是在所难免了。

    所以丁保三听到是一个女人之后,开始有些慎重起来。女人这东西可真不好说了,今天她可能什么都不是,明天找了个有身份的男人那她就野鸡变凤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