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丁保三这狐疑的目光,顿时大汗!刚才还在谈论这女的背后的靠山是谁呢,这下子他肯定把吴当成我的情妇了!

    尤其是吴一句“你答应送我的跑车什么时候给我呀”更坐实了这件事儿了。一个和你没啥关系的女人凭什么张口就要跑车!

    赵颜妍倒是没什么,一来她也认出了吴,知道是吴胖子的姐姐,二来她现在已经没什么醋好吃的了,家里姐妹成群,不在乎再多一个。

    丁保三想到这里,立刻对那个巡场说道:“误会,误会,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大家都散开吧……”

    那巡场能从荷官干到巡场,也不是一般的角色,看到丁保三对我的态度,哪能不明白其中的利害!赶紧跑到那个开大小的荷官身边,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那个荷官脸色一变,立刻点了点头。

    果然,吴这把押的依然是小,结果骰子开出来的还真是小!这下吴兴奋起来,把手中剩下的筹码全部押到了小上。

    那荷官已经得到了巡场的指示,心里有了底,也不怕赔钱。于是开出来的骰子又是小。

    赔出去的这些钱在丁保三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何况这个赌场按理说就是我的产业,三石娱乐的董事长就是我,所以赔钱赔出去多少都无所谓。

    好在吴也不贪。赢了一百多万就收手了。高兴地对我说道:“你一来我的手气就好了!”

    “是啊,呵呵,你赢了这么多钱了,不会再让我给你买车了吧?”我笑道。

    “一百万怎么能够呢!当然还要你买!”看吴的样子分明就是已经明白她为什么会赢钱了,她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我知道这赌场的老板是你的朋友,我也不能贪得无厌,所以只赢了一百多万,你要是不给我买车我就继续赌。看你怎么办!

    “好吧!那你说什么时间去就什么时间去!”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倒真不在意吴继续赢钱,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赌场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我。

    丁保三让手下去给吴把钱转到了卡里,那暧昧的表情分明就是,果然是你地情妇啊!换个人还真不敢这么在赌场里闹!而且闹完了还得故意让她赢钱!

    不过让丁保三纳闷的是,赵颜妍大嫂怎么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生气地表情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妇风范?怪不得魁首会这么喜欢她,什么事情都不瞒着她。

    见到了吴。我自然就不能继续在赌场里面乱转了,我和赵颜妍一起与吴来到了赌场里面的休息台,点了几杯饮料,坐在一起闲聊了起来,等着其他人玩完过来找我们。

    “你怎么来这里赌钱了?”我奇怪的问道。吴虽然性格火爆,不过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啊。我比较了解她,知道她本身还是个十分保守的女孩子。

    “还不是因为你!”吴嘟囓着嘴说道。

    “因为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奇怪地问到。

    “自然有关系了!过年的时候我的跑车给人撞烂了,你答应我给我买台新的,可是人却没影了!没办法,我只得攒钱自己修车!你也知道。我现在读研究生,没有多少钱。我爸也很少给我钱,我好不容易打工赚了五万块钱。可是我那辆跑车修下来至少要十万!我听朋友说这里有家赌场,就想来试试看能不能赢点儿钱回去,哪知道这里分明是坑人的!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来!”吴恨恨得说道。

    “坑人?”我苦笑,赌场当然是坑人的了!看来这丫头根本不懂得赌博的乐趣,只是把它当成了发家致富的途径了!这些来赌博的人,有几个是真正为了赢钱的?!

    “是啊,真坑人!”吴说道。

    “呵呵,那以后就不要来了!”我笑道。赌博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一旦上了瘾,就完蛋了!

    “嗯。我肯定不来了,要来地话我得带上你一起来!”吴贼兮兮的说道:“要是我没钱了,就不得不再来提点儿款了!”

    我脸色巨变,我靠!这样也行!

    吴见我这副表情,嘿嘿一笑:“开玩笑地了,看你吓得!”

    我和吴又聊了几句关于吴胖子的事情,知道吴胖子因为上次地事情已经转业了,那件事儿也平息了。等我回到b市再去看他。

    之后吴就和赵颜妍聊起了女人的话题。女人的话题永远是最多的,从化妆品到时装再到怎么拴住男人的心……总之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

    过了一会儿,张志松和alice杨我得父母却都是试试新鲜,有输有赢,筹码还剩下了不少。出乎我意料的是,杨宏海不但没有输钱,居然还小赢了五万块钱!

    这说明他不是个贪财的人,并且有很好地自控能力,很睿智,很冷静。难怪美国那边的业务会蒸蒸日上!

    杨宏海和我地父母以及赵军生都不是在乎这些钱的人,所以也没有让服务生将剩下的筹码兑回现金,都还给了巡场。丁保三也没有说什么,他也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你要是非要把这钱给人家,那就是瞧不起人家。

    因为碰到了吴,所以我和赵颜妍就不打算和我父母他们一起回家了,与所有人打了个招呼,我的父母乘坐赵军生的车子回去,杨宏海他们依然乘坐之前的劳斯莱斯。

    正好杨宏海也找赵军生有事情,所以赵军生也就一起回了我家的别墅。我则是单独开着车带着吴和赵颜妍离开了国宾大酒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