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也不敢隐瞒,而且这种事儿瞒也瞒不住,还不如坦白了争取个痛快。

    “丁先生,对不起,我的手下是刚分来的,不懂事儿,您别见怪!您的车尾被花掉一块漆,我让他去补漆去了……”张勇低着头说道。

    “掉漆?!”丁保三就算现在脾气再好,也不能允许别人挑衅三石帮的尊严。奔驰车被花掉块漆,这本是小事儿,但是这车是老大的老大的,这就不一样了!丁保三的脸色一沉,看了张勇一眼:“你们弄掉的?”

    “应该是他们拖车的时候不小心弄的……”张勇解释道。

    丁保三觉得这事儿必须有必要通知一下自己的老板,于是拿出电话打给了我。

    当我听到我得车子被拿去喷漆了不禁哑然,这也太搞笑了吧!我的车后面确实掉了块漆,不过并不是被他们的人弄掉的,而是之前就掉了!我这段时间都没有摸车子,今天从库里倒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在了院子里的花坛上,把车尾弄掉了块漆,我还准备过几天去补点儿漆,没想到被人抢了先了!

    我把这件事儿说给了丁保三听,丁保三心里差点儿乐冒烟了,不过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出来。挂断了电话,他对张勇说道:“我们老板说这事儿就算了,这样吧,咱俩先把罚款地事儿办了。等车回来了,喷漆钱该多少就是多少。”

    张勇看了边上的大队长李迈一眼,见他对自己摇头,赶紧说道:“罚款的事儿就算了吧,弄花了车,这事儿本来就是我们的错,怎么还能管您要修车钱呢!”

    “这不太好吧?”丁保三看了一眼身边的李迈说道。

    “没事儿,张勇。修车的钱记我账上吧!”李迈说道。

    “小伙子,不错,有前途!”丁保三得知了车漆不是他们弄掉的之后就松了一口气,又给我打了电话,见我似乎很开心,所以他也很开心。于是就拍了拍张勇的肩膀。随口表扬了张勇几句。

    你可以想象一个不到二十地年轻人拍着一个快四十的人的肩膀,对他说:小伙子,不错,有前途!是一番什么样的滑稽景象。

    不过张勇却丝毫没觉得滑稽,能得到丁保三的赞许,一般人还没有这个待遇呢!张勇受宠若惊的点着头:“谢谢丁总夸奖!”

    李迈不知道丁保三为什么会突然夸奖张勇,还以为他很看好张勇呢,正捉摸着是不是该给张勇提拔提拔。

    城管大队地副大队长今年年初就退休了,这个位置就空了出来。而要论资格,一分队的队长张勇和二分队的队长张大年都是城管队的老人了。岁数也差不多,两个人的资历也都够了。

    提拔谁。剩下的都会不服气,李迈也很为难。但是正因为这样。才造成了现在张勇和张大年水火不相容的局面。两队之间互相勾心斗角栽赃陷害的事儿最近越来越多,而今天的这件事情,就是张大年的手下想要陷害自己地。

    但是让张大年万万没想到的是,张勇居然因为这件事儿而升职了!没多久,张勇就兼任了大队地副大队长,张大年得知以后,气得费都要炸了,自己害人没害成。居然成全了人!

    张大年心里不服气,也捉摸着想来这么一次偶遇。与三石帮的人搭上关系,于是就带着几个手下,成天在三石集团地大楼附近转悠,无奈丁保三的车每次都停到公司的地下停车场里,让张大年无从下手!终于有一次,皇天不负苦心人,让他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一天丁保三正准备出去办事儿,走到了一半忽然想起来文件还在办公室没有拿出来,于是就调头赶回了公司,因为着急,就随便把车停在了公司对面的路边。

    等到丁保三刚进入公司,张大年就带着几个手下开着一辆破拖车飞也似的奔向了丁保三的奥迪拖走了。车的后保险杠都挨到了地上,张大年也丝毫不在意,还想弄得动静更大一些,于是拐歪儿地时候故意紧靠着路边,把奥迪a6侧面也刮掉一大片漆。

    张大年是个粗人,文化水平也不高,什么事儿只是懂得蛮干,在他看来,张勇上次把丁保三的车给刮掉块漆,然后掏钱修好了,就让丁保三青睐有加。自己如今把车弄得这么狠,修车费肯定是更大一笔数字了,自己要是也花钱给他把车修了,那丁保三还不更加的青睐自己!

    当丁保三走出公司,发现自己的车居然没了!今天丁保三急着去市领导那里商量改建游乐园的事宜,车没了,能不着急么!

    丁保三气急败坏的询问了路边一个书摊的老板,得知自己的车居然被城管拖走了!看看这条街的前后左右,停的到处都是车,这么多车不拖,偏偏拖他的车!丁保三这次可真是急眼了,二话不说,直接打电话给了李迈,李迈一询问得知,车子被张大年的人给拖走了。丁保三挂了电话就打车直奔城管大队,当他在停车场里看到自己那辆面目全非的奥迪a6时,面部表情都接近扭曲了!

    而张大年还邀功似的跑了过来,笑呵呵的对丁保三说道:“丁总,我手下的人做事儿比较毛脚,不小心把您的车花了,我这就让他们给你找地方喷漆,肯定用德国原厂漆!您放心,这钱我花!”

    不小心?丁保三围着车子转了一圈,不小心能划成这样?!丁保三抡起巴掌就给了张大年一撇子,把张大年打得满眼冒金星,还不知所措的问道:“丁总,您打我干啥啊,张勇给您修车,不但升了官,您还把他当成了朋友,我这次修车花得钱肯定比他还多,您怎么不高兴了呢!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