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提着大包小裹的与许雪筠从夏奈尔专卖店走出来,许雪筠才发现我居然一气儿把试过的所有衣服都买了下来,心中高兴又有些忐忑。常言道,无功不受禄,拿人东西手短,许雪筠怕我会要求一些她无法做到的事情,不过随后又觉得不可能,我现在办不到的事儿,她就更办不到了。

    那为什么会给自己买这么多衣服?许雪筠脸红红的想着,该不会是他喜欢自己吧?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自己会答应他么?

    其实我买这些衣服根本没有什么复杂的理由,仅仅是见到她没有几件像样的衣服,而我们又是朋友了,所以就顺手都买了下来。这点儿钱在我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即使换到我的前世,这种消费方式我依然可以负担得起,就更别说现在了。赵颜妍她们每次上街花得钱比这多多了,许雪筠自然不知道,如果让她陪着我的老婆们购一次物,不知道会不会把她吓坏呢?

    我让许雪筠把那件黑的晚装换在了身上,把原来的衣服收了起来。

    好在衣服都具有柔韧可压缩性,勉强放在后背箱中。直把许二看得目瞪口呆,有些不相信似的看着那些个塑料口袋,还有那些购物小票。许二终于知道平时报纸上那些花边新闻所写,某某富豪为追求一些女人而一掷千金这些事情是真地了!

    这可是八万多块啊!难道刘总真看上我妹妹了?许二开始yy起

    “走吧。我们继续买其他的东西!”放好衣服,我对许雪筠说道。

    “啊?还买?”许雪筠奇怪的问道:“不是已经买了这么多衣服了么?”

    “这是衣服,还要买鞋子什么的……”我说道。

    “还要买?”许雪筠有些不好意思道:“没关系的,我现在穿的这双运动鞋也很不错……也算是个品牌的吧……是上大学的时候买地。”

    我哑然一笑道:“运动鞋怎么能配刚才买的衣服穿呢,运动鞋配上你原来的休闲学生装还好,但是如果和时装穿在一起就有点儿不伦不类了,就像男生穿西服再配上运动鞋一样!”

    “啊?这样啊,我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说道。那就听你的吧……可是别买太贵的了!”许雪筠说道。

    “当然啊,我只是你地假男朋友,怎么会给你买太贵的呢,那样你颜妍姐她们还不吃醋了?”我笑着说道:“再说我可是穷人一个,太贵我也买不起!”

    “啊?那就好……”许雪筠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脸色一红。不过心中却像,如果是真的男朋友那他还会给我买什么呢?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瞬间的,她想的更多的却是,赵颜妍她们怎么会吃醋呢?正如他所说,要是吃醋,还不吃起来没完了啊!

    路上经过一家手机店,我忽然想到许雪筠还没有手机,这样彼此联系起来也实在太不方便了,于是不由分说地拉起许雪筠的手向手机店走去。

    我拉起她的手,只是个无意间的举动。自从我重生以后,几乎每次出门都是与我的女人一起。所以很多动作都成了习惯。而我现在,正是无意识地举动。并没有其他什么想法。

    许雪筠猛然间被我拉住了手,吓了一跳,本想立即抽开,可是忽然却又有些不舍,见到我那丝毫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许雪筠心想,也许他是无意地吧!不过既然假装就假装到底吧,现在是他的女朋友。被牵一下手是很正常地。

    想归想,现在许雪筠走起路来仍是如履薄冰。身子微微的有些颤抖,害羞、激动、胆怯、兴奋的心情,如同几道小河流如江海一样,交织在一起,复杂而又新鲜。

    我走了两步,就感到身边的许雪筠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停下脚步,转过头去,看着她那红扑扑的小脸,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啊,没有,没事儿……”许雪筠连忙摇头。

    我虽然很纳闷,但是也没觉得什么,忽然觉得两人紧握着的手心是热热的,而许雪筠地手心上,早已密密麻麻的全是汗水,我这才反映过来,尴尬地松开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习惯的以为你也是我的女人了……”

    “没什么……”许雪筠又是摇了摇头,默默地跟着我进了手机店,她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许雪筠似乎可以肯定了,自己对他是有好感的,但是喜欢了一个有女朋友,而且还不止一个女朋友的人,这种感觉是很微妙又很痛苦的,理智上许雪筠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没结果的事情了,但是另一方面,许雪筠的侥幸心理却在告诉她,那么多的女孩子都能和平共处,自己有什么不能的?

    我自然不知道许雪筠在想些什么,看着她沉默的样子,我还以为她生气了,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许雪筠是个很保守的小姑娘,不然当初也不能和那个雇主发生冲突了。我把人家的手摸了,对我来说没什么,似乎还占了便宜,但对许雪筠来说就不一样了,我不希望她有什么负担,于是开解道:“我们一会儿不是要扮演男女朋友么,到时候肯定要有一些亲密的举动,不然别人不会相信的!不如趁现在排练一下,到时候别露了馅了!”

    “呵呵……好啊!”让我没想到的是,许雪筠听后居然笑着答应了,而且更大胆的是,居然主动的把手跨在了我的手臂上!

    其实许雪筠刚才也是在矛盾中,明明喜欢这种感觉却不敢去做,而我的话,等于让许雪筠找到了一个可以放纵自己的理由,所以行为也变得大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