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于王府井卖手机的销售小姐,显然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到我和许雪筠的穿着,就知道是个有钱的金主。

    我身上的衣服虽然样式很普通,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它的质地不一般,再加上我现在那种成熟的气质,更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而许雪筠,穿着刚才买的夏奈尔时装,让那个销售员眼前一亮。今天她虽然已经卖出了七八部手机,但是都是一些低档次的型号,提成比那些高档机少多了。看着同事都卖出了几台高档机,她不禁有些心急,这时候见到我和许雪筠,就像见到了猎物的狼一样兴奋。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是您想买手机还是您的太太要买?”销售员小姐问道。

    太太?我看了许雪筠一眼,这丫头赶紧低下头去。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挎着我手却没有松开。

    “呵,”我抿嘴一笑道:“是我女朋友要买。”

    “好的,先生,不知道您想买什么价位的呢?”销售小姐知道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男人掏钱,所以摸清底线是关键。

    “买一个便宜一点儿的就行了……”许雪筠听到销售小姐发问,立刻想到了自己的初衷,于是赶紧说道。

    “那就买一款差不多的吧。”我听许雪筠这么说。于是对销售小姐说道。

    销售小姐听说要买个便宜一点儿地,不禁有些失望。她刚才本想介绍几款高档的机型,看来现在不行了,于是叹了口气道:“这款摩托罗拉心语t2688今年刚上市的新机型,机身非常的小巧,适合女孩子使用,而且有多种颜色可以选择,比如这款枣红色。就非常的漂亮……”

    失望归失望,卖一台低档机总比不卖的好,于是销售小姐开始专业的介绍起来。

    许雪筠看到那2180的标价,又有些经很昂贵了。

    “有点儿贵吧?”许雪筠小声说道。

    不过我倒是没觉得什么。这个年代地手机我都见识过了,和未来的那些智能彩屏手机简直没法比,看到这个t2688,了,回想了半天,这个年代大概只有摩托罗拉的v998++和诺基亚的8850较好。

    而v998++比较适合女孩子用,8850有些男性化了。于是我打断了销售小姐的话道:“不用介绍了,我们不买这个。”

    销售小姐刚才也听到了许雪筠的那句话,听到我说不买这个,还以为太贵了。有些失望地想转战那些更低档的机型。

    “你这儿有摩托罗拉的v998?”我有些不确定的问到。因为我也记不清这款手机具体上市的时间了。

    “啊?”销售小姐一愣,这才明白。敢情是人家嫌那个2688不好啊,于是赶紧应道:“有的。我们这里有今年刚上市的v998双加改进版,比以前的v998加了录音和编辑铃音功能,内置电话本可以储存……”

    “这些功能就不用说了,都有什么颜色的?有珍珠白色么?”我记得这款手机的白色比较好看。

    “呃,不好意思,没有白色地。这款手机就有蓝色、黑色和灰色三种颜色,不过深海蓝色也很漂亮,非常适合女孩子用。我去给您拿真机看一下。”销售小姐有些兴奋的说道。这款手机地提成可是很多的啊!

    我不记得白色是什么时候出地了,但是肯定是出过这个颜色。也许现在还没有。不过蓝色也比较漂亮。

    当销售小姐把真机递给许雪筠的时候,小丫头简直对它是爱不释手。我记得这款手机可是摩托罗拉的经典,销售量远远大于摩托罗拉的其他畅销机型,这个历史一直到摩托罗拉推出v3列才有所改变。但是v系列一直是摩托罗拉的经典系列。

    从许雪筠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这个年代,有多少人为这款机型痴狂。

    我不用再多问什么,就可以确定许雪筠的意思了,于是对销售小姐说道:“我们就要这款手机了,多少钱?有什么赠送品么?”

    “这款手机4380元,可以赠送您一来电闪和一个水晶套。”销售小姐说道。

    “哦,好吧,你开票吧。”我只是随口问问,并不在意松的那些东西。这种东西我也懒得去讲价了,我随便和曙光或者东亚能源地技术人员说几句话所创造的利润几万个手机都不止了。

    “啊?四千多?刘磊,是不是太贵了?我看刚才那个手机就行了!”许雪筠一听价格,连忙把手机放了回去。

    “刚才地不好看,我不喜欢。”我知道这时候必须对许雪筠严厉点,不然这个丫头总是想得太多了。不过这点倒是和陈薇儿比较相似。看来她能跟陈薇儿做很好的朋友。

    销售小姐比较精明,一听这话就知道最后决定的肯定是我了,于是二话不说就把票子开好了地给我说道:“先生,您到前面交款就可以了,我给您的太太试手机……对了,您需要办理手机卡么?我们这里有新到的本地通卡,可以现场开机的!”

    “哦,那就选一个卡吧,你们这里有号码单吧?”我问道。

    “有的,而且在我们这里预存壹千块话费就可以免费选那些加钱的号码!”销售小姐说道。

    “行,你这里卡多少钱,我再存壹千块的话费,你把单子开好,我一起去交款!”我点了点头。

    “好的,卡费事200,一共是1200元。我这就给您开票。”销售小姐连忙说道。

    许雪筠又想开口说什么,不过还是忍住了。她心里想的是,这回越来越分不清了,他给自己花了这么多的钱,自己要怎么还呢?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