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才认识多长时间,喜欢,你知道什么叫喜欢么?”关洋瞪着发红的双眼问道。

    “我敢肯定,我非常喜欢他!”许雪筠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一直压在心头的难题终于被说破了,许雪筠也有些放开了:“我们两个在开学报到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正被人欺负,很多人都在围观,只有他挺身而出,帮我解决了困境,从那时候起,我应该就开始喜欢他了!难道你没听说过一见钟情么!”

    “哼哼,听起来还挺浪漫的啊!”关洋神色一凛,有些森然的说道:“许雪筠,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也知道我关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告诉你,我可是个狠人,你说我狠不?”

    “你……你狠……”许雪筠听完这句话,忽然有些害怕起来,关洋是什么样的人,几年来她很了解。

    “你既然知道我狠,嘿嘿,我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那个男朋友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伤害的,你可别后悔!”关洋嘿嘿笑着威胁道。

    我这时候,在餐厅里肺都快笑炸了,我靠,这家伙还是个狠人呢?还要给我来个意外伤害,我倒是想看看他怎么伤害我。

    可是许雪筠并不知道我有多厉害,上次我帮她解决那件男雇主花瓶案。只是用了智取,并没有动武,所以许雪筠对关洋地话非常担心。

    关洋在高中可是有名的打架狠人,在学校可是称王称霸的主,据说当时和社会上的人还有点儿关系,有几个招惹了他的学生,都被他打成了残废,其中有一个双腿都被打折了。在医院躺了半年,回家养了一年才回来上学,关洋的父亲只是用钱把那个学生家里和学校的领导摆平了,关洋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照样是班长,照样每天当老大。

    “关洋。你……你怎么这样,你可别乱来,现在你也是成年人了,你做这些事儿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许雪筠说道。

    “负法律责任?哈哈,雪筠,你上大学了,懂法律了?嘿嘿,我告诉你,我关洋只要不把人弄死,我想怎么样都行!不就是钱多钱少地问题么!”关洋放肆的笑道。

    这一刻。许雪筠忽然觉得,关洋与自己好陌生。好遥远!原来,她还可以把关洋当作是自己的异性朋友。好同学,但是现在,关洋居然这么对自己说话!许雪筠真为这次来参加同学聚会而后悔!

    “希望你做什么事儿,要考虑清楚,如果你要是敢伤害他,那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许雪筠摇了摇头,转身向餐厅的方向走去。

    而餐厅中,我正接受着其他人的盘问。

    “哇。好帅阿!”其中一个长得比较花痴的女孩子地围着我左看右看,她身旁的男朋友甚是尴尬。

    “你是校花的男朋友?”另一个女生夸张地张大了嘴巴问道。

    我今天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别人把许雪筠称作是校花了。其实细细品来,许雪筠的姿色的确可以被称之为上等了,当一个高中的校花绰绰有余。

    而我,身边美女云集,看到许雪筠自然没有什么特别惊艳的感觉,现在看来,我还真有点儿小瞧她的魅力了!

    “是啊,我就是传说中的校草了……”我也开着玩笑说道。

    “哇,校花配校草,不错哦,传说中地天作之合!”花痴女生羡慕的说道。

    “呵呵,你们也都很漂亮啊,你们高中不会就小雪一个校花吧?”我随口夸奖了她们几句。

    “呵呵,你可真会说话!”又一个女孩子说道。

    这时候,餐厅地门被推开了,许雪筠脸色很差的走了进来,正在说笑地几个人的声音嘎然而止,他们都知道关洋的性格,知道他肯定对许雪筠说了什么,所以也都很默契的选择闭嘴,避免引起什么不愉快。

    我对刚才门外发生的一幕了如指掌,也听到了许雪筠那近似表白的心声,如果我之前只是把冒充作她男朋友这件事儿当作一种普通的朋友间的帮忙,现在既然知道了许雪筠心中所想,那么帮她解决关洋,基本上就属于一种责任了。

    “你那个同学关洋呢?”我并没有问许雪筠关洋和她说了什么,只是问她关洋哪儿去了。

    许雪筠也有些奇怪握为什么不问她出去干什么了,反而关心关洋地去向,脸色也稍微好了一些,对我说道:“我也不清楚,可能去点菜了吧。”

    我知道关洋此刻正在外面的角落里打着电话,许雪筠既然回来了,我也没心思去注意他到底在干什么,他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只要保护好许雪筠不被伤害就可以了。不过貌似他还没有到狗急跳墙那一步。

    “你怎么不问我他和我什么了呢?”许雪筠终于有些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说什么了?难不成他让你和我分手不成?”我笑着说道。

    许雪筠可是笑不出来,无奈的点了点头。

    “哈,果然被我猜中了,那你怎么说的?”我问道。

    “我还能怎么说!自然说不行了!”许雪筠有些娇嗔的看了我一眼小声说道:“装样子当然要装到底了!”

    “哦哦!”我心想,只是装样子么?不过嘴上也没问。“所以阿,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问不问也没什么影响!”

    “可是,可是关洋他……他说他……我怕他对你……”许雪筠一着急,吞吞吐吐的说道。

    “什么他呀我呀的,该不会是他说他是个狠人,然后威胁你和我分手,不然就揍我一顿吧?”我笑道。

    “嗯?”许雪筠听后一愣,因为“狠人”这个词语是关洋特有的词语,她纳闷我怎么会知道,不过也没多想:“是的,他是这么说的……”

    一提到“狠人”这个词,我就想笑,因为我想起了一部电视剧,里面有个角色就总说他自己是个狠人,然后还问别人他狠不狠。

    “狠人怎么了,王天来还有爆发的时候呢!”我随后说道。

    “什么?王天来是谁?”许雪筠纳闷的问道。

    我这才反映过来,现在是1999年,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