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卢佳,人家都有男朋友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关洋挥了挥手说道。心中却暗喜,卢佳不愧是自己的哥们,说话真是有时有赏!

    “嘿,哥们,我说你可要加把劲儿了,守着个校花老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噢,随时要提防比自己优秀的男人把她撬走,唉!做男人,难啊!”卢佳故意叹息的对我说道。

    “谢谢提醒哦,不过我相信我和小雪的感情。”我无所谓的笑道。

    “感情,嘿嘿,感情在绝对的金钱面前,什么都不是!”卢佳摇了摇头。

    “别说的那么刻薄,虽说现在这个年代,什么都需要钱,没有钱什么都干不了,但是我们现在都是学生啊,学生就喜欢追求一些虚无飘渺的爱情,等我们毕业了,走上社会了,就知道钱的重要性了!”关洋像是在阻止卢佳继续说下去,实则是他自己继续说了下去。

    “说得到是阿,关洋比我们都强,我们还要自己创业,人家直接就子承父业。”我笑了笑说道。表面上是在羡慕他,其实是指他是靠着父辈的二世祖。

    “没办法!谁让我有个好爹呢!”关洋丝毫不以为杵,反而引以为荣,他觉得这是他的优势所在,是比别人都强的地方。

    “所以说阿,女孩子找老公。先要看看老公公是干什么地!要不那些港台明星怎么都嫁给富豪的儿子了呢!”卢佳振振有词的说道。

    许雪筠自然不笨,也听得出关洋和卢佳的话中所指,但是又不好去反驳,看着在座的其他同学对自己流露出的暧昧笑容,许雪筠很是尴尬。

    她出身贫寒,很小就懂得了钱的重要性,甚至当初上大学的钱都是邻居拼凑而来地,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她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比金钱更加重要。尤其是爱情,根本不可能由金钱来衡量,她甚至从没想过自己将来的丈夫是多么的有能力,多么的有钱,也没有想过要凭借自己的姿色去找一个有钱地男朋友。她无法想象把自己的感情和金钱联系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许雪筠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一个有女朋友而且还有很多女朋友的男人,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少钱,也不知道他的身世如何,但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许雪筠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但是有时候女孩子就喜欢钻牛角尖,明明不可能,却又喜欢义无反顾地去做。这点就和飞蛾扑火是一样的道理。

    想到这里,许雪筠有点儿脸红,她曾经鄙视那些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女人,也看不起那些给男人做小的二奶和情人。但是如今,自己算什么呢?

    关洋看到许雪筠面色微红。还以为自己的言论起了作用,心中一喜。更加卖力地吹起牛逼来:“我都想好了,我未来的女朋友,我首先要给她买一辆车子,然后再给她在b市买个房子,我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地女人!”

    “关洋,听你这么说我都恨不得去做变性手术了!”卢佳不怀好意的笑道。

    “去你地!哪有你的份啊,人家许雪筠可是排在你前面呢!”卢佳的女朋友适时地冒出一句损语。

    这时候,班里的那些与许雪筠关系不错的女生都纷纷的有些看不惯了。原先她们关洋追求许雪筠是因为她们觉得关洋的人不错。学习又好,又年少多金。酷酷的帅帅地而且俨然是学校里的大哥级人物,这样地男生是很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而现在,不管怎么说许雪筠都已经有男朋友了,就不应该再说这些有损同学关系的话了,而且她们发现关洋现在的自尊心季度膨胀,愈发的骄傲自大了,话里话外都带着一股子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味道,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关洋,你喝多了吧!”王玉作为许雪筠的死党,先不悦了。

    “喝酒?我还没喝呢!”关洋举起了面前的空杯子,然后喊道:“服务员,拿点儿酒过来……”说到这里,关洋灵光一现,心中产生了一个实在很不怎么样却是目前唯一能想到的给自己出出气的主意了。

    于是赶紧住嘴,对卢佳耳语了几句,卢佳听后连连点头,又对自己得女朋友说了几句话。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推门走了进来,笑着问道:“打扰一下,请问要点什么酒么?”

    “不要了,我们都是学生,还是不喝酒比较好!”关洋忽然一改刚才的表情,神色严肃的说道。

    “啊?”卢佳夸张地一声尖叫:“那怎么可以,老同学见面,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么能不喝点儿酒呢?”

    “就是啊,明天是周日,又不上课!”其他的同学也都很是奇怪的说道。

    “不行,大学生怎么能喝酒呢!”关洋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劲!”卢佳不高兴道:“不喝酒还有神么意思了!服务员,拿两箱啤酒上来,不用听他的!”

    “不行!你要酒的话我可不掏钱,你自己花钱!”关洋一摆手说道。

    “啊?”卢佳挠了挠头道:“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呢!你说是不是,刘磊?”卢佳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我道。

    “不喝就不喝吧,也没什么的。”我刚才就觉得关洋不太对劲,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还真以为他是五好青年了,现在听到卢佳这么问我,直觉上我认为肯定有什么事儿!

    果然,卢佳和关洋的脸上同时闪过一丝失望,我看着有些好笑,忍不住想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于是说道:“不过你们大家都是同学,而我还有几位都是初次见面,喝点儿酒也是应该的!”

    “就是嘛!”卢佳激动地一拍大腿道:“不过关洋这家伙有些死心眼啊,这酒得咱们自己花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