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关洋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只是想着怎么才能把这笔债转移到别人的身上!

    王玉刚才就看关洋不顺眼,这时候听到关洋想赖帐,有些讽刺地说道:“不知道是谁说的,要算在他的账上!”

    “这……”关洋一想似乎真有这事儿,刚才他喝高兴了的确是这么说的,但是当时的前提是酒水免费的情况下,他哪里知道这红酒还另外收费的,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言多必失啊!不过这时候他哪里肯承认,这要是承认了,就是四十多万出去了!

    他家里有钱但是不代表他也很有钱,关洋这个学期的零用钱和生活费一共才三万块钱,关洋认为来度假村连吃带玩的也就一万块钱顶天了,所以钱包里就带了一万多块钱,再加上卡里面还有一万多,但是打死他也弄不出四十多万阿!要是告诉他老子一顿饭吃进了四十五万,他老子还不弄死他!

    万洋企业虽然不小,但是也就几千万的资产,而且很多还是固定资产,流动资金也就一千多万,这些还都是公司的钱,关洋家里真正也不是非常有钱,这个新江首富也是他自封的,其实新江作为松江省的省会城市,有钱人何止一二!

    “呵呵,这个我只是客气一下而已,怎么好夺人所爱呢!”关洋有些讪讪地笑道:“刘磊已经说了他请了。我要是抢着花钱那就是不给他面子,他也不能同意,你说是吧?”

    关洋此刻想的就是赶紧的推托掉,完全没有考虑我会不会接受。他也不想想,如果把这四十多万的酒钱转嫁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谁会同意呢!

    “你们到底谁付账!”女服务员现在已经确定关洋想要赖帐了,语气也变得不客气起来。从三石帮接手九鼎以来,还没有人敢在这里吃霸王餐呢!女服务员到想看看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他付!”关洋和卢佳一致指着我叫道。

    “先生。是您么?”女服务员转身对我问道。

    “如果一个和你不是很熟的人买完东西让你付账,你会给他付么?”我反问道。

    “这个,应该不会。,”女服务员摇头道。

    “这不就得了!他说我付就得我付么?”我笑道。

    女服务员冷着脸对关洋说道:“关先生,别怪我没提醒您,你想在九鼎吃霸王餐。后果恐怕有点儿严重!”

    “严重?怎么严重了!刚才的酒明明是他们叫地,凭什么算在我头上!我告诉你,你少威胁我,信不信我上消费者协会告你去!”关洋气急败坏的说道。

    “余经理,我是小张,二楼这里有人想吃霸王餐,您来一下吧!”女服务员掏出对讲机说了几句。

    关洋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耿着脖子一副不关他事儿的模样。

    过不多时,刚才的那位余经理就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黑衣大汉。

    “怎么回事儿?”余经理皱着眉头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关先生他们地包间叫了三瓶罗马康帝的红酒,可是结帐的时候。关先生以红酒不是他叫的为由,想拒付酒钱。”叫小张的女服务员解释道。

    这时候。屋里的同学也都感受到了这里紧张的气氛,纷纷闪到了墙边,怕给自己惹祸上身。

    “关先生,希望您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这样对谁都不好,您说呢?”余经理听后点了点头。对关洋说道。

    “余经理,刚才要酒的时候你也在场。你看见了,是他们叫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关洋平时牛惯了,所以这时候对身前地几个大汉并不害怕,他不信这些人能把他怎么样。

    “谁叫的只是你们内部地事儿,我关心的是你们谁付账,我只知道酒席是您关先生订下地,所以我理应对您说话!”余经理的语气开始变得生硬起来。

    “你这是强买强卖还怎么的!本少爷说了,不是我叫的就不是我叫的,我没钱,你能把我咋的吧!”关洋也开始横了起来。

    “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认不认帐?”余经理有些生气的问道。

    “不是我叫的,我凭什么认账!”关洋哼道。

    “那好,既然你们搞不清楚是谁要地,你们就在这里商量,商量不出结果来,谁也别想离开这里!”余经理不客气的说道。

    “怎么地?你还想软禁我们不成!你算什么啊,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度假村的经理而已!你知道我是谁么?!”关洋怒道。

    “我的确只是个经理,那请问您是?”余经理一愣,心道,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厉害背景不成?不过这b市的贵公子哪个会在乎这几十万的酒钱?这些贵公子们唯恐别人说他们小气呢,根本不可能赖这几瓶酒钱!

    “城北区的李大麻子认识么?”关洋底气十足的说道。心想,刚才自己怎么没想起他来呢,这人可是个狠主!一般情况下,提他肯定好使!

    “李大麻子?”余经理想了半天才说道:“是三石帮的李康么?”

    “不错!那是我的兄弟!怎么样,你还准备留我在这里么?”关洋得意的说道。

    “哈哈,就是李康本人来这里吃饭也得付钱啊!”余经理笑道:“别说李康了,李康的老大来

    样得付钱!”

    李康是三石帮在城北区的一个小头目,余经理作为三石帮的核心人物自然彼此见过。但是李康的地位远远比不上余经理,只有三石帮非常信任的成员才会委以看场子的重任。

    “来人哪!看住了他们几个!到天黑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来就给我每人卸掉一只胳膊!”余经理冷冷的说道。

    “经理,这不关我们什么事儿啊,我们只是被他叫来的!”杨益群此刻不干了,抢先说道。

    “那不好意思,你被牵连了!”余经理面无表情的说道。

    杨益群狠狠地瞪了关洋一眼,愤愤地坐了回去。他可不敢跟这些大汉来硬的,不然他很可能会变成第一个牺牲品。

    “关洋,你的意思是,许雪筠点的酒,就要我来付帐是不是?”这时候,我才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是的!没错!是她点的!”关洋停后赶紧点头道。

    “那也就是说,我和许雪筠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我继续问道。

    “没有!”关洋看了许雪筠一眼,然后咬着牙说道。他知道,自己如果说出这句话以后,肯定再无追求许雪筠的机会了。但是现在徐经理和那些大汉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他要是敢说有关系,那这帐可怎么逃啊!

    “好吧。既然你说你和许雪筠没关系了,那就希望你以后能遵守你说地话,不要再来骚扰许雪筠了。”我走到关洋面前,低下头,满脸嘲弄的看着他说道:“不要动不动就以为你自己是个狠人,比你狠的人多了,就比如我吧,我也挺狠的。但是我从来不说我是个狠人。”

    关洋听后想发作,却又不敢,只好默不作声。他此刻企盼着我能替他扛下这笔钱,怎么敢随便说话呢。

    我点了点头,然后来到余经理身前说道:“不就是三瓶酒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的对,是我要的没错!”

    “呵呵,好啊,既然你承认了,那就好办了,您请付款吧,三瓶红酒总共四十五万元!”余经理说道。

    “付什么款?你刚才没听我说么,我比他狠~!”我根本不在乎这点儿钱,只是做个姿态让关洋消停一点儿,我通过刚才用异能偷听了他和许雪筠的对话之后。发现他又偷偷地打了一个电话给那个什么李大麻子,让他找了一些人准备在回去的路上教训我一顿。

    “你……”余经理有些无奈了。今天遇见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学着关洋的样子问道。

    “那请问您是谁?”余经理机械的问道。

    “丁保三认识么?”我继续问道。

    “丁保三……什么?丁……总……?!”余经理张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丁保三现在是整个三石帮地老大。余经理自然认得!但是在这大的人,更少!如今面前的人居然能提到这个名字,那么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您认识丁总?”余经理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同时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的那几个大汉退了出去。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说道:“三猴子。我在你的度假村喝了几瓶酒,没带钱。人家不让我走呢。”

    然后我把电话递给了一脸错愕的余经理。

    余经理战战兢兢地结果电话,然后唯唯诺诺的说了几句话。恭敬至极地把电话还给了我,心里震惊之极!

    居然敢管丁保三叫“三猴子”,而丁保三不但没生气,还叫自己一定要对面前的人绝对听从!

    此时,不但余经理傻了,关洋也看傻了!他没想到许雪筠找地这个男朋友的社会力量居然比自己还大,自己刚才是想方设法的赖账还没成功,而他却是正大光明的一个电话,就能让余经理改变态度!

    “刘先生,对不起,刚才多有得罪了!丁总交待了,您的一切消费都是免单的。”余经理低着头说道:“不知道刘先生还有什么要交待我去做的么?”

    “等等!余经理,你还是把饭钱先结了吧!”我对他说道。

    “饭钱?刘先生,您别开玩笑了,我哪敢收您的钱啊!”余经理以为我生气了,赶忙陪笑地说道。

    “什么开玩笑!”我摇头,看了关洋一眼道:“这位关先生已经说了,他和我没关系,所以酒钱算我的,但是饭钱可是要他自己付哦!”

    “是了!我知道了!”余经理点头,然后转身对关洋皮笑肉不笑地道:“关先生,既然酒钱的事情搞清楚了,那么饭钱您就付了吧!小张,一共多少钱啊?”

    “一共是六千八百二十元!”小张立刻说道。

    “哼!”关洋听后,从钱包里数出七千元来,递了过去,然后说道:“不用找了!”

    “还是别的了,关先生,您这么省吃俭用勤俭节约的,还是找您钱吧!小张,去找给关先生一百八!”余经理嘿嘿一笑说道。

    “好的!”小张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留下一脸铁青色的关洋,又不敢发怒。

    气氛被搞成了这样,众人自然没有心思再继续玩下去了,之后的项目也都被取消了。其实就是即使众人还想玩,关洋也没有心思玩下去了,他看到余经理和我似乎关系很不一般,如果继续在这

    去,很可能被宰,哪里还敢呆在这里了!

    关洋拿着找来的一百八十块,又不敢不要,只得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我则和许雪筠的同学一一告别,这时候,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有些不同了,有羡慕的,复杂的,还有嫉妒的。包括杨益群在内,都过来主动与我攀谈起来,我没有时间应付他们,只是草草的敷衍了几句,就带着许雪筠告辞了。

    ……………………

    而关洋,则是一出门,赶紧给李大麻子打了个电话。

    “喂,李哥么?您在哪里”关洋看了看四下无人人,才拨通了电话。

    “哦,小洋啊!我带着兄弟们在彗星网吧附近呢,怎么,要教训什么人?”电话里传来了李大麻子那慵懒的声音。

    “李哥,没事儿了,您叫兄弟们都回去吧!”关洋说道。

    “什么?!回去?你***耍我呢?以为我是什么人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兄弟几个出来一趟,光是打车费就花了四五百,这事儿又怎么说?”李大麻子一听就不愿意了。

    “李哥,平时我找你办事儿,哪次亏待过你们?你还和我算得这么细,是不是有点儿不讲究了?”关洋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听到李大麻子居然还和自己算计,顿时有些不高兴。

    “草!你他妈地和谁说话呢?活腻歪了吧?我***还告诉你了。要不你拍出五千块钱来,咱俩没事儿!要不你***给我小心着点儿!”李大麻子当时就怒了。

    “要钱没有!爱咋咋的!”关洋气得啪的一声关上了电话。

    话说李大麻子听到关洋敢摔他电话,气得火冒三尺高。对手下一挥手,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赶往了关洋的学校门口。

    这个李大麻子是关洋的初中同学地哥们的朋友的曾经的老大,通过这么一层关系,两个人才认识的。关洋找过他办过几次事儿,教训过几个同学,每次事后都请李大麻子及其手下大吃大喝一顿外加几千块的小费。所以李大麻子也甘愿为他办事儿。但两个人地关系也仅仅建立于金钱的关系。

    这时候李大麻子已经把关洋当成了个肥羊,见他居然敢顶撞自己,气得不行!

    可怜的是,关洋还一直把李大麻子当成是兄弟,哥们!他打车回到校门口,刚一下车。就被自己的哥们及其哥们手下打成了血葫芦。

    ……………………

    许雪筠并没有多问什么,因为她觉得问多了,是一种对我的不信任,所以一直到回到了许二的车上,许雪筠都没有问我是怎么解决的这件事儿。

    不过许雪筠可以肯定地是,面前的人很不一般,很有能力,似乎没有他做不成的事儿。

    因此许雪筠没有说什么。

    而我则是因为知道了许雪筠心中的所想,不敢随意开口说话,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处之。难道和她说,我也喜欢她。让她当我地老婆?

    不过似乎许雪筠为人比较矜持,我说出来。万一被她拒绝了,事情就会变得糟糕起来。所以我决定还是顺其自然。有句话怎么说的来地,叫桥到桥头自然直。水到渠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车子到了我所在的别墅,我与许二打了个招呼,然后叹了口气对许雪筠说道:“我先回去了,有事儿地话再给我打电话!”

    “嗯……啊?”许雪筠一愣,忽然说道:“刘磊……”

    “还有什么事儿么?”我低下头,扶住了车门。

    “我……没……没什么……”许雪筠看着我。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摇了摇头。

    “呵呵,没关系的,你想到了,再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也可以!”我知道许雪筠想说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没说出口。

    许雪筠能当着关洋这个外人的面直言喜欢我,但是真当着我这个当事人的面却开始胆怯了。其实这也是正常的,许雪筠之所以当着关洋的面说喜欢我,一方面是因为她当时的情绪很激动,二是想要让关洋对她死心!

    而现在,她毕竟是还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小女生,怎么能让她说出口呢!

    我忽然想到我给许雪筠买了手机,所以暗示她可以发短信息,有些说不出口地话,可以打字说么……

    “好……好的……”许雪筠看着我地笑容,忽然有些紧张,慌忙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逼得太紧,于是也不再继续说什么,对她点了点头,走回了别墅。

    许雪筠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气恼,自己明明可以说出口的话,却因为一时的犹豫而错过过了,以后,还能有这么恰当的机会了么?

    ……………………

    孙四孔和徐庆伟的新发明逐步提上了东亚动力发展的议程。

    沙漠绿化、海水转化淡水、空气净化等一直困扰着世人的问题,东亚动力居然宣布已经可以完美的解决了!

    在一个新闻发布会过后,东亚动力再次成为了媒体的焦点,而这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了……